大河原 | 诗歌翻译专栏 | 诗生活网

迈拉·司考沃 | 诗与译

◎大河原



《面包与饼》(解锁诗刊第3期撰文)

食粮
迈拉·司考沃

“爱是饼,”他们说。
“爱是盐。
爱就是个苦担子
当寒冬天气来临。”

然而饼是甜的;
盐是必需品。
担子,我们一起背负
无论任何坎坷,
当任何天气来临。

(翻译:大河原)

Sustenance
By Myra Scovel

"Love is bread," they said.
"Love is salt.
Love is a bitter load
come winter weather."

But bread is sweet;
salt is a need.
The load, we bear together
down any road,
come any weather.


诗歌翻译,存在多样化的艺术追求和实践。如果把一首诗歌比作钻石,那么不同人、不同时空、不同手段的翻译活动,就像选择了钻石的某一束光芒,沿着这光芒的路径来抵达诗歌本身。

这里来谈谈我在《食粮》这首诗歌翻译过程中的一点思考。

一个突出的问题是,bread在这里是否要译为“面包”?从中英词典以及生活经验来看,答案是明显的。但我的选择更多考虑了话语场的因素。关于话语场,我们可以大致举例来体会:《红楼梦》的红学研究,话语表述离不开这部著作本身的思想;对莎士比亚的研究,话语表述同样常常涉及莎作里面的典故。话语场可大可小,是客观存在,小至一个对话的场景,大至东西方审美体系的话语传承,或者更大的场。忽略话语场的特殊存在,就很容易导致翻译/理解传递的变形。

这是一首来自信仰生命体验的诗歌。bread、salt、bitter、load、road、weather,都极大承载着圣经的信息。英语世界里面的bread,对于非基督徒而言,就是烘烤出来的面包;但对于基督徒而言,bread,信仰层面对应的是“那个食物”——犹太人的לֶחֶם,希腊语的ἄρτος——他们用自己生活中常见的bread来指示这个食物,这个食物又常常表示耶稣基督的身体,以及祂的话语。在这首诗里,bread尤其指向基督的身体,十字架上的牺牲献祭。

这个概念迁移到中文语境中的时候,同样面临一个选词问题:中文没有现成的、完全一样的食物名词来对等圣经提到的那个东西。于是,中文圣经传统(无论天主教还是新教)选择了一个最相近的词:饼。所以,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英语世界的教会里领圣餐用的是面包,而中文世界的教会里领圣餐用的是薄饼。

那么,在这首诗歌的翻译中,处于当前社会经验和中文体系中的我们,是否要用“饼”来对应bread呢?奈达提出过一个翻译理论:动态对等;这个理论更多考虑目的语言群体会接受到什么信息。中国人眼中的面包,就是超市、商店里卖的各种面包,读者基本上不会想到别的事情。但同样的基督信仰话语场里,一看到“饼”,则会直接联想到“那个食物”——圣经所提及的,全世界基督徒信仰共同指向的食物。

可能有人会说,即使是用“饼”,不了解基督教文化的读者也照样无法理解出原作的信息啊。这个要求和质疑,可能已经超出了翻译的范畴。换个角度思考:体会不到 bread这个东西在这首诗中含义的中文读者,恐怕照样体会不到“饼”的所指。能体会到前者的中文读者,看到“饼”就一下子体会到那个含义;但面对“面包”,恐怕读者非要给个提示才能豁然开朗。这个理解的责任要归于读者,翻译的任务已经达成。

这里顺便也谈谈“坎坷”等地方的处理。第一个诗节提到,爱是受难牺牲、让自己作难/痛苦,难以承受;第二个诗节用食粮的自然特征来提醒读者,爱其实是甜美的,也是必须的,还是大家共同来分担的(没那么孤苦)。any road,在诗中指的是道路情况(尤其是坑洼难行的路),而非道路的方向。所以,如果中文翻译为“任何道路”,涵盖会过大——同样,在作者的话语场里,“道路”不可能指各种方向的路,因为这是人生/真正生命的路——奈达同样有个翻译理论,在面对语义取舍的时候,宁可信息范围小于原文,而不大过原文;更何况,“坎坷”指向的道路其实就是原文要表达的思想。

“任何天气”在中文上,不会带来理解上的偏差;而且由于之前“任何坎坷”的先导,它更不太会把读者带偏。所以,“任何天气”来字面直译any weather,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2020.07.15
-----------------------------------------------------
点燃的蜡烛
迈拉·司考沃

“世上一切的黑暗
都不能熄灭一支小蜡烛的光。”

在这静静的时刻
上帝低握他的大灯
好让我点燃我的祈祷。

闪耀在它们前往的世界,
这里一支,那里一支。
没有“幔帐”能遮蔽它们的光芒;
没有心冰冷得
不能感受到它们爱的温暖。
今晚世界正在被改变。

就着上帝的灯点燃
在这静静的时刻,
祈祷
是各处点燃的蜡烛。

译注:“世上……光”,亚西西的方济各之名言。

(翻译:大河原)

Lighting Candle
By Myra Scovel

"All the darkness in the world
cannot put out the light of one small candle."

In this still hour
God holds his great lamp low
that I may light my prayers.

Shining through the world they go,
one here, one there.
No "curtain" can keep out their glow;
no heart so cold
it cannot feel their loving warmth.
The world is being changed tonight.

Lit at the lamp of God
in this still hour,
prayer
is lighting candles everywhere.


首发刊载:《诗日历》1990期  
https://mp.weixin.qq.com/s/673Z94_5QR8cAYpnD4-WeA

-----------------------------------------------------
奇迹
迈拉·司考沃

一位红衣主教在落日下
着火了。
奇异啊,在那整个的辉煌里
鸟和我都没有
被烧掉。

(翻译:大河原)

Marvel
By Myra Scovel

A cardinal caught fire
in the setting sun.
Strange, that in all that glory
neither bird nor I
was consumed.



屋子静静的
迈拉·司考沃

没有阳光
流淌进窗子里;
没有鸟鸣。
屋子静静的
像墓穴
他睡在其中;

他的身体
像睡在墓穴里。
他是与金色的阳光同活;
他是所有鸟儿的
欢鸣。

屋子静静的
像坟墓
我无法睡在其中。

(翻译:大河原)

The House Is Quiet
By Myra Scovel

No sun
streams through the window;
no bird sings.
The house is quiet
like the grave
in which he sleeps;

like the grave
in which his body sleeps.
He is alive with golden sun;
he is the song
of all birds singing.

The house is quiet
like the tomb
in which i cannot sleep.


 
任何转载请注明译者和出处,并保留如下文字——
转载自诗生活大河原的翻译专栏“解锁”,译者会随时修改专栏中的文字。

若用于商业目的,请务必先与译者取得联系:liuyonghui@grapecity.com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