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特•艾希诗13首

◎李以亮



冈特•艾希诗13首
李以亮  译
 

清单

 
这是我的帽子,
我的大衣,
我的剃须工具
在粗布包里。
 
白铁盒子里:
我的碟子,我的杯子,
在这轻金属上
我刻上我的名字。
 
是用这枚珍贵的钉子,
潦草刻下的,
我一直藏着它
避开垂涎的眼睛。
 
在我的面包袋里是,
一双羊毛袜子
以及几样我不会
告诉任何人的东西,
 
夜里它被
当作枕头。
一块纸板隔在
我和地面之间。
 
铅笔芯是我
最喜欢的东西:
白天它写下
我在夜间冒出的诗。
 
这是我的笔记本,
我的雨具,
我的细绳,
我的毛巾。
 

偏僻的小农庄


鸭和母鸡
将场院踩踏成狼藉一片。
农家在室内祈祷。
灰泥自墙上剥落。
 
溪流蜿蜒
流过潮湿的草地。
柳树泊在亚历山大港
恺撒在荨麻石头里。
 
这世界伟大人物的名字
在逃于甜菜地里,
为此,蜘蛛编织着罗网,
丝毛狗对着流浪者咆哮。
 
耗子在地窖尖叫,
一行诗句滑过蝴蝶的轻盈,
世界的树液学习着循环,
炉烟升起像一首炽热的诗。
 

16号营地

 
我望着铁丝网外
正向流动的莱因河。
我在地上给自己挖了一个洞,
我没有帐篷。
 
我也没有毯子。
我的外套还在奥普拉登①
当我在我的洞里伸开,
我不会碰到我的同志。
 
我拔苜蓿做我的床。
夜间我跟自己交谈。
星辰在头顶闪耀,
莱因河向我低语。
 
很快苜蓿里就干燥了。
天空将阴沉,
流淌的莱因河将无语
送我入眠。
 
什么也将没有,除了雨——
没有屋顶没有墙壁保护我——
小路上春天的
草地将被踏成烂泥。
 
我的同志们在哪里?
哦,当暴风雨来临,
寻找我的同伴的
只有虱子和蚯蚓。
 
————
译注:
①德国城市名。
 

进步

 
清空记忆,
我只是五块大理石,
没有叶子,没有前途,
昨天便是
适于死去的一天,
因为今天魔鬼正
遭殃。
 

两个


两个西西里王国
和呈黑色与绿色的橄榄树。
两种色泽的葡萄酒,
两个国家:
被叫做昨天的一天
在另一个被叫做明天。
户外
我的朋友经过
带着几种不同的现实,
我的敌人
带着共同的目的。
 

束缚


我到过这里
还有这里。
我本也可以
去过那里
或仅待在家里。
我邂逅老子
在遇到马克思之前。
但是有一个
通用的象形文字
在左边的时刻抓住了我
而右边的,已经离去。

 
语言学


我曾以为我是在为两人写作
可那迷阵似的剧本
绕在松树枝上!
 
你要通过一个考试
而你一起的同学
在上过几轮课后就离去。
 
我在等待,因为我为教师难过。
他独自蹲那在他发出的唇齿音中间,
雪的思想让他发抖。
 

光学


当视力减弱,
你就得采取特别步骤
辨认朋友。
 
架上眼镜,
或戴隐形眼镜,
只为正面
看清
藏在你的敌人的指甲下的
污垢。
 

古老的十二月


一场
无可挽回的降雪,
座座史前的坟茔。
 

埃尔特维勒的雨
 

埃尔特维勒①的雨,
和别处一样,
水珠混着灰尘
从上帝知道什么水库蒸发而来,
同样的雨,但又不同,当我听着它的鼓点,
它是为我而敲。
 
当白铁窗沿与墙的另一侧交相回响
有人正服用二十粒佛罗拿②,
我的心因某人双眸的温存而震颤,
总还会有我侄子细瘦的手臂在柏林。
 
我坐在屋顶下这避风的地方
我可以披上外套出门,
但许久前它打击了我,它会淹没我的,
这疯狂的雨,爱的雨,贫困的雨,
埃尔特维勒的雨。
 
————
译注:
①德国城市。
②一种麻醉剂。
 

计划


背靠在
我的计划
在抑郁的石膏板上;
记住那些牺牲者,
难以辨认的打结的绳子,
了望台,
肉体无知觉的部分,
随玛雅人的
杓鹬漂移
并逐渐忽略科萨人①
的咔嗒声。
 
————
译注:
①居住在南非开普省的牧民,使用班图语。
 

初冬


休息
在喝过热牛奶
在初雪降临后。
有需要你注意的印刷品。
 
牧场,多出几个猫的坟。
我的小女儿在等待冬天,
她长大而开始厌倦滑雪。
我的邮箱大过了我的需要。

明天我将开始我的钢琴课,
他们说这永远不会太晚。
快乐的乡下人
在雪地上整出小路。
 

游牧者


是我
移山的时间
我更喜欢平坦的地。
 
我想:
低地德语①的语句,
游牧部落,
在他们不围毯子的日子到来,
走来走去在我身边。
低诵着《古兰经》
用低地德语。
 
无论谁来
都会被我的错误绊住,
不睬我,就离开。
 
————
译注:
①德国北部方言。
 

冈特•艾希(1907-1972 Günter Eich),诗人、广播剧作家。1907年2月1日生在奥得河畔莱布斯。父亲原为农庄管理员,后在柏林开设税务法律顾问事务所。1925年进入柏林大学学习汉学,并开始创作诗歌。1927至1931年在莱比锡、巴黎和柏林选修法学和汉学。1930年第一部《诗集》出版。1929年发表第一部广播剧《歌唱家卡鲁索的生与死》(与拉斯克合写)。1931年开始为电台编写广播剧。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被征入伍,1945年在前线为美军所俘,1946年获释,定居巴伐利亚州,从事文学创作,成为“四七社”最早的成员之一,也是“四七社奖金”的第一个获得者。1953年与奥地利女作家艾兴格结婚,1963年迁居奥地利。艾希的主要成就是1945年以后创作的诗和广播剧。1956年曾获得毕希纳文学奖金。1972年12月20日在萨尔茨堡病逝。艾希早年的诗歌主要记录自己的经历,弥漫着淡淡的哀愁。战后,他的诗作面向现实,语言简洁明了,开一代诗风。后期诗歌不尚韵律,趋向口语化。艾希在作品中谴责世间一切不公平的、强暴的、罪恶的行为,呼吁人们在幸福中不忘世上还有疾苦。出版的主要诗集有《偏僻的小农庄》(1948)、《地下铁道》(1949)、《雨的音信》(1955)等。《清单》(1945)一诗,通过个人的贫困状况含蓄地勾勒出战后德国一片荒芜的情景,是西德战后“废墟文学”的代表作之一。

               (原刊《诗林》2013年4期)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