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姆博尔斯卡诗5首

◎李以亮



希姆博尔斯卡诗5首
【波兰】维斯瓦娃•希姆博尔斯卡
李以亮译


走出电影院


梦幻摇曳在白色帆布上。
月亮的外表闪烁了两小时。
那里有忧郁的情歌,
一次快乐旅行的结束和鲜花。

在童话之后,世界是雾蒙蒙的、蓝色的。
角色和面庞在此都不曾彩排。
士兵唱着游击队的歌曲。
年轻姑娘也在演奏哀伤的歌。

真实的世界,我回到了你中间,
拥挤、黑黢黢、充满了命运——
你,大门下独臂的男孩儿,
你,眼神空荡荡的年轻姑娘。

            1945年



在这里


我不能为其他地方代言,
但是,在这里,地球上,一切供应都相当充足。
在这里,我们成批地制造椅子和悲伤,
剪刀、温柔、小提琴、晶体管,
茶杯、水坝,和俏皮话。

别的地方东西也许更为富裕,
由于某些未知的原因,他们却缺乏绘画、
显像管、水饺,以及擦拭眼泪的手帕。

在这里,我们有无数带有郊区的地方。
有一些你可能特别喜欢,
给它们取上昵称,
使它们不受损害。

也许,别处也有可以相提并论的地方,
但没有人,不会对其美丽的欣赏。

好像不存在什么别的地方,或者几乎不存在别的地方,
在这里,你被赋予了自己的躯体,
配备了必需的附件,
为了让你的孩子加入到别人的孩子们中间。
更不必说,还有手臂、双脚,以及常常震惊的大脑。

在这里,无知在加班加点,
总有什么在计算、比较、衡量,
并从中找出原因和结果。

我知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在这里什么都不久长,
因为自古以来自然法则就主宰着一切。
但是请注意——自然法则也会疲劳,
有时还需要长时间的休息
然后,再启动。

而且我知道你接下来在想什么。
战争、战争、战争。
不过在战争与战争之间也还有停顿。
立正!——人都是邪恶的。
稍息——人是善良的。
立正时,废墟产生了,
稍息时,房子被满头大汗地建造了出来
并且很快有人住进去。

在地球上的生活,费用不高。
比如做梦,便无需花钱。
幻想只在破灭时,代价高昂。
身体则自有其分期付款的方式。

此外,补充一点,
你乘坐的所有行星的旋转木马是免费的,
你还搭乘了星际暴风雪的便车,
所有时刻都是那么地令人眼花缭乱,
在这里,地球上甚至没有什么东西都来得及颤抖一下。

请仔细看看:
桌子还立在原处,
纸张仍然摆放在展开的地方,
从敞开的窗户,空气进来,
墙壁上,没有显示任何可怕的裂缝
刮来大风,将你化为乌有。

                      2009年



艾拉在天堂


她全心全意地
向上帝祈祷
让她成为一个
快乐的白种女孩。
如果这样的改变来不及,
那么至少,主啊,瞧瞧我的体重,
至少给我减去一半。
可是仁慈的上帝回复说“不”。
他只是将手放在她的心上,
看了看她的喉咙,摸了摸她的头。
在这一切结束之后——他补充道——
如果你来到我的身边,将给我喜悦,
我黑色的安慰,爱唱歌的胖妞。

                      2009年

*艾拉・简・费兹杰拉(Ella Jane Fitzgerald 1917-1996),美国歌手,人称“艾拉女士”(Lady Ella)、“爵士乐第一夫人”(First Lady of Song)。是与比莉・霍利戴(Billie Holiday 1915-1959)、莎拉・沃恩(Sarah Vaughan 1924-1990)齐名的爵士乐女歌手。



弗美尔


只要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
画中那位安静而专注的女人
日复一日将牛奶从瓶子
倾注进大水罐里
这世界便不会有
世界末日。

                      2009年


形而上学


存在然后消失。
存在,所以消失。
在同一个不可逆转的秩序里,
这是预先决定的游戏规则。
一条陈腐的结论,如果不是
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
千古不易的事实,简直不值得书写,
它适用于整个宇宙,一如曾经和将来,
在消失之前,
某物的确存在
甚至你今天吃过半块油炸食品
这一回事,也是如此。

                      2009年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