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明伦 ⊙ 曹明伦翻译专栏

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托马斯•胡德诗二首

◎曹明伦



托马斯·胡德诗二首
   

托马斯·胡德(Thomas Hood, 1799–1845),英国诗人,早年受浪漫主义诗歌影响,出版过诗集《仲夏仙女的请求》(The Plea of the Mid-summer Fairies, 1827),后来以写幽默讽刺诗而闻名,但有评论家认为他的讽刺诗幽默有余,深刻不足。他后期的严肃诗篇颇具人文主义精神,充满了对社会底层平民的深切同情,表达了对社会不合理现象的批判。他1843年匿名发表的《衬衫之歌》(The Song of the Shirt)开了“社会抗议文学”之先河,与他同年发表的《叹息桥》(The Bridge of Sighs, 1844)一道成为“社会抗议诗”的典范。这两首诗都被翻译成了多国文字,并被许多有强烈社会正义感的诗人模仿。

▲ 衬衫之歌

酸痛的手指已磨破,
红肿的眼皮在打瞌,
一弊衣女人正坐着,
针儿在飞,线儿穿梭——
缝哟!缝哟!缝哟!
在贫穷、饥饿与污浊之中
她还在用忧伤的声音
哼着这支《衬衫之歌》:

“缝哟!缝哟!缝哟!
当雄鸡在远处啼鸣!
缝哟—缝哟—缝哟,
直到星光穿透屋顶!
如果这就是基督徒的活路,
那我宁愿去跟土耳其人,
宁愿去做异教徒的奴隶,
那里的女人无需拯救灵魂!

“缝哟—缝哟—缝哟,
直缝得脑袋眩晕,
缝哟—缝哟—缝哟,
直缝得两眼昏沉!
缝纹,衬布,镶边,
镶边,衬布,缝纹,
直到我昏睡在纽扣上面,
睡梦中还在缝制它们!

“哦,陪着亲姊爱妹的绅士!
哦,伴着慈母娇妻的先生!
你们穿破的可不是衬衫,
而是有血有肉的生命!
缝哟—缝哟—缝哟,
在贫穷、饥饿和污物堆里
用一根针穿两条线缝制,
既缝衬衫,又缝尸衣。

“但我为啥要说到死神,
那个骷髅状的可怕影子?
我似乎并不怕它的形状,
它看上去与我酷肖绝似——
它看上去与我酷肖绝似,
因为我总是挨饿忍饥;
上帝哟,面包竟如此昂贵,
血肉之躯却这般便宜!

“缝哟—缝哟—缝哟!
我的活儿永远没完;
可艰辛劳作挣来了什么?
铺草的木床,褴褛的衣衫,
干裂的面包,破旧的椅案,
漏雨的屋顶,光秃的地板,
四壁空空,幸好我的影子
有时候会映在墙面!

“缝哟—缝哟—缝哟!
从晨钟敲响到晚钟声鸣,
缝哟—缝哟—缝哟,
就像囚犯做苦力赎身!
缝纹,衬布,镶边,
镶边,衬布,缝纹,
直缝得心发呕,脑发呆,
双手十指都再也没劲。

“缝哟—缝哟—缝哟,
借着冬日阴暗的光线,
缝哟——缝哟——缝哟,
当春光明媚,风和水暖,
归来的燕子筑巢孵雏,
依附在我家低矮的屋檐,
仿佛让我看晒黑的背羽,
责备我辜负了美好春天。

“啊,多想闻闻春花的芳泽,
多想吸一口樱草的香甜,
多想让蓝天高悬头顶,
多想让青草低伏脚边;
像过去一样自由地感觉,
哪怕只有短促的瞬间,
但我随即想到这愿望之悲,
一次散步可值一顿饭钱!

“哦,唯愿给我片刻时分,
让我喘息,不管多短暂!
不为有暇去爱,或去希冀,
只为有少顷伤心的时间!
哭一场也许会减轻痛苦,
但是从我苦涩的双眼
绝不能滴下一粒泪珠,
因为那会妨碍飞针走线!

“缝纹,衬布,镶边,
镶边,衬布,缝纹,
缝哟—缝哟—缝哟,
像台蒸汽驱动的引擎!
仅用铁架木板做的机器
就这样为贪婪的财神卖命——
没有因思想而发疯的脑,
没有因感觉而破碎的心!”

酸痛的手指已磨破,
红肿的眼皮在打瞌,
一弊衣女人正坐着,
针儿在飞,线儿穿梭——
缝哟!缝哟!缝哟!
在贫穷、饥饿与污浊之中
她还在用忧伤的声音
哼着这支《衬衫之歌》!——
愿这歌声能飘进富人的耳朵!

 ▲ 叹息桥

又一个不幸的女人
厌倦了生命,
终于迫不及待地
了结了一生!

轻轻地捞她出水,
小心地抬她上堤;
她身子那么纤弱,
又那么年轻美丽!

瞧她那身衣裙
恍若裹身的尸衣;
从她浸透的素服
河水还不断下滴;
赶快把她弄干,
要疼爱,不要厌弃!

碰她时别显轻蔑,
想到她应感伤悲,
应显出高贵仁慈,
不去想她的孽罪——
如今在她身上
只剩下女性之美。

无须去过分追究
她离经叛道之罪尤;
死亡已经抹去
她的耻辱和污垢;
如今在她身上
只有美依然存留。

她虽曾误入歧途,
可仍是夏娃的姊妹——
请从她冰凉的嘴唇
擦去渗出的河水。

请替她绾好头发,
那头散乱的秀发,
那头淡褐色的秀发;
趁好奇心在猜测
何处曾是她家?

她的父亲是谁?
她的母亲是谁?
她是否有位兄弟?
她是否有位姐妹?
或是否还有一人
于她比谁都亲,
于她比谁都近?

唉,基督的仁慈
难以普及众生!
杲杲阳光之下
却是一番惨景!
在一座繁华都市,
她竟然无家栖身!

父母双亲不认,
兄弟姐妹翻脸;
凭着不贞的证据,
爱神亦被推翻;
甚至连上帝的庇护
似乎也与她疏远。

但见一河春水
泛着倒映的光波,
高楼低屋的窗口
透出万家灯火;
夜静而无家可归,
她迷茫而又困惑。

三月料峭的寒风
使她瑟瑟发抖;
可她不惧桥洞阴森,
也不怕幽暗的急流。

一生的不幸遭遇
使她精神失常;
她乐于跳进水中,
乐于去探究死亡;
只要能脱离人世,
不管被冲到何方!

她勇敢地纵身一跃,
全不顾水冷流急——
岸上的男人们哟,
放荡的男人们哟,
看看吧,想想吧!
要是你能下水,
就下去浸上一遭,
尝尝那水的滋味!

轻轻地捞她出水,
小心地抬她上堤;
她身子那么纤弱,
又那么年轻美丽!

趁她冰凉的四肢
还没有完全僵硬,
请怀着宽容之心,
把它们摆好放平;
然后再替她合上
那双茫然的眼睛!

那令人生畏的眼睛,
眼珠上还蒙着淤泥,
仿佛在最后一瞬,
她曾用绝望的目光
勇敢地凝望来世。

她虽然悲观地自杀,②
但却是因侮辱欺凌,
因人情世故炎凉
和她错乱的神经③
把她逼到了绝境——
所以请让她的双手
像默默祈祷时那样
谦恭地交叉在胸前。

承认她有污点,
承认她有罪孳,
但仍应宽大为怀,
留她给上帝裁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  在1878年之前,通过横跨泰晤士河的滑铁卢桥需交纳通行费,故该桥行人稀少,许多不幸者因此而将其选作为自杀地点。胡德有感于此,借用威尼斯那座著名的叹息桥为之命名。
②  基督徒认为生命乃上帝赋予,自杀是一种犯罪。
③  法律规定精神错乱者的行为可免负法律责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