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关雪 ⊙ 海之歌



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四首

◎欧阳关雪




 《妈妈渐渐老了》
 
妈妈在哥哥家的客厅晒太阳
太阳照着她枣红的棉衣
照着她微微眯起的眼睛
我说,我来了,
她无法看到门口的我
脑出血后遗症像一个魔
令她的脖子无法向右转动
但是她却在问,谁呀,
并且猜着孩子们的名字。
 
我走到她的左侧,
坐下来搂着她
告诉她我的名字,
她说,几天没见你了,
说完后就开始孩子般小声哭泣,
那刻,我的眼也被唤起泪水,
我为她擦去泪水,
告诉她我要给她做混沌吃,
好了,她停止抽泣。
 
哥哥提醒妈妈给我讲以前的经历,
她讲到了自己的舅舅,
讲到了以前村里,把家家户户的锅收走,
一起吃大锅饭的事,
讲起之前,她在食堂帮忙时
那个善良的同事,
讲起谁谁谁曾偷过家里的鸡,
穿着一双皮鞋。
 
那个食堂同事的故事,她重复了三遍,
我说,妈,你变成复读机了,
她说,我老了,啥不啥了。
 
她搂着我脖子,我搂着她腰部
开始练习,没走几步,
她就会急着去找沙发,
或者呼唤家人来帮忙。
右腿已能恢复迈动,
对于我们就是一种惊喜。
尽管她走得异常吃力,
我们告诉她再走几步,
不然以后就不会走路了,
那样一直躺着,会得肺病。
 
午后的妈妈不断重复让我二姐来,
我告诉她大家都各自有事,
今天我不走了,
她说好好。
转而,妈妈对我说,
给你妈打电话让她来,
我说,我是谁呢?
她说你不是佳佳?
你是培培。
我想逗逗她,对着她的眼大声说,
你是我妈,
她吓一跳,接着说,
我咋成这样了?
我说,人人都会老。
我到你这年龄还不知道啥样呢?
哥哥说,妈妈现在天天想着
让这个过来,那个过来。
她说是呀,都在一块多好呀。
 
妈妈说等父亲回来给我们做饭,
我告诉她父亲走了,
她说去哪里了?
我说,去了天堂。
她说,天堂不是好地方,她不想去。
同事说,你每周日都要去陪你妈妈?
我说是呀,见一次就少一次。
 
        2019

《收纳》

你用过的毛巾,杯子,你用过的牙刷
都被秋天细心收纳
在阳光走进房间的某个特定日子

你的身影,声音、你的温度
都被阳光吸收
在秋风起始演变成冬雨的早上

还是把你融入文字里
那些文档被压缩成一个压缩文件
在白发苍苍的黑夜,被你打开

像两艘渔船,缓缓想要靠岸

                   2018.10.5


《看望春天》

重要的事情莫过于在春天陪你去看望春天
我们慢慢走过粉嫩的桃花,纯白的梨花
我们慢慢走过垂丝海棠,红花绿叶的铁梗海棠

在哗哗的流水声中,我们捕捉到脚下无名的紫色落英
一转身,我们的目光抓到了一只旁若无人漫步的灰喜鹊  
还是让我带你去看银黄色连翘围绕的花湖吧

那是带给我惊喜的地方
我们坐下来因一株拥有一片草地的桃树停留
适逢它生命怒放

我们在双色桃花面前慢读,锁定它神奇的容颜
我们慢慢看夕阳在小桥边、柳丝旁律动
我们把夕阳追赶到了湖边

你听,水鸟在昏黄水边的咕咕之音    
我哂笑你把白色的海棠看做了你家的那株老杏树

我为一片昏黄中寂静的苇花停留  
我们穿过自我摇摆的竹林
夹竹桃编制天空的小路
           
慢慢走,我们并未走远
你看,桥上的灯亮了

     2019.4


《午夜大雨,让我开始想你了》

午夜,大雨把我唤醒,有点想你了
想你的念头如荷叶上的晶莹水珠来回滚动

有些想你了,思念的气味如荷叶的清香
从我身体里、心脏里,脑袋里一丝一丝缓缓升起
二十年间我都会断断续续想你
但未料到今夜的思念却如这雨点般稠密

开始想你了,我想我是不是病了,在这阵阵暴雨里
蛐蛐的低音从雨声的缝隙中探出头来
蛙鸣从没有池塘的窗外加入雨夜的旋律

想你的念头如草籽,纤细嫩芽极速破土而出
想你的过程如葡萄发酵,粒粒气泡缓缓炸裂

也许,此刻你正酣睡雨夜
开始想你了,想你在电话那端的阵阵笑语

                  2018.8.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