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希维亚托夫斯卡诗选(2)

◎李以亮



波希维亚托夫斯卡诗选(2)
【波兰】哈丽娜•波希维亚托夫斯卡
李以亮译


“据说哈丽娜•波希维亚托夫斯卡是一个人……”


据说哈丽娜•波希维亚托夫斯卡是一个人
将会死去,像她之前的许多人一样
现在哈丽娜•波希维亚托夫斯正辛勤
耕耘着她的死亡

她还不太相信,但已开始怀疑
当她将左手伸入梦中,她的右手
便紧紧攥住一颗星辰——那活着的天空的碎片
于是光明,透过黑暗,像血一样渗出

然后她暗淡了,身后拖着一条玫瑰色的辫子
在一个危险而清冷的夜里,渐渐转暗
哈丽娜•波希维亚托夫斯卡——只剩下这点行头
手——不会再感知到饥饿的嘴



“蝴蝶怎么办……”


蝴蝶怎么办?在我疲惫时,休憩于湖边狭窄的林中小路
那只常常坐在我的左脚边的蝴蝶怎么办?我不担心森林或湖水,因为湖水
总是活动的,流动着,起伏着,鱼在里面生活,
还有甲虫,风不时拂过。而蝴蝶
要被独自留下?蝴蝶,再没有人告诉你:你是多么
美丽,在你天鹅绒似的翅膀里,藏着一轮蓝眼睛的太阳,
如果没有它,这林中小路会是多么
黑暗,正是在这里,我的脚和手存在过,
还有我的微笑。如果没有你,我的微笑——我肯定——也会
黯淡无光,所以我担心,我非常
害怕,因为我们的关系是如此紧密,如果没有我的微笑,你也许不能存在。



哲学史笔记


埃利亚的芝诺,数学家,他计算出世界是
一个整体,在太阳底下静止。他如此计算:
他把太阳切片,小片更小的片,直到它们
在他的手里停止发光,天就黑了。埃利亚
惊恐的芝诺揉了揉他的眼睛,然后快速地
将分裂的碎片重新组合成一体,直到它们
发出光焰,又成为他眼里不可分割的太阳。



维特•斯特沃兹


他喜爱面部清瘦的黑皮肤的美人
颤抖的小腿张开的手指。他将她们举起
放置到祭坛上。他雕刻她们的手肘
削尖她们的鼻子磨平她们的眼睛
涂上蓝色让她们向着慵懒的大地述说
沉睡在每个男人和女人梦中的天堂。
然后他装点她们的衣服和笑容恐惧
和悲伤。宇宙的碎片——一轮绿色的月亮,他将
一个女人放置到他的脚下,在头顶设置了肥沃的土壤
——男人们的温柔。她们就这样冻结了
她们的美和永恒,仿佛大树
与翻飞的枝条一起咆哮。当他离开时,
他向木雕的神和涂成金色的叶子眨眨眼
——维特•斯特沃兹,这个异教徒。


————
译注:【1】维特•斯特沃兹(Wit Stwosz 约1450-1533),德国雕塑家。晚期哥特风格与北方文艺复兴之间的过渡性艺术家,也被称为“晚期哥特式巴洛克的艺术家”。他最有名的作品是克拉科夫圣玛丽教堂的祭坛雕塑。



“纽约费城伊丽莎白市大街上的女人……”


纽约费城伊丽莎白市大街上的女人
她们的衣服后面扎着坚硬的装饰结
装饰结的蝴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以小鸟似的轻快节奏护送着她们
绷紧的臀部线条高高低低地起落
这取决于衣服的剪裁高耸胸脯的紧致度

所有城市郊区的黑人妇女都有着修长的直腿
以及穿黑色高跟鞋的细长的双脚
混凝土建筑差不多触及到了山脊
我凝视着远处市中心的侧影
它于我只是一个未来的墓园
耸立着密集的碑林

被遗弃的蜂巢,蜂群嗡嗡之声的记忆
裁剪得很紧的腰围,天鹅绒的礼服



“哈莱姆是一个深奥的城市……”


哈莱姆是一个深奥的城市
生长在一条小河边
石头挨着石头
在窗口里
在朴素的门框里
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面庞的颜色
宛如太阳温暖的土地
哈莱姆盛开着
红色和金色的光泽
少女的衣服上
飘动着鲜花和蝴蝶的图画
嘴唇被口红刻画成
午夜天空升起的
血红的半月
黑人轻盈的双脚
黑人柔软敏捷的身体
低声述说着
伟大的渴望

一个男孩在树上唱歌
他用一只黑色的手抓着
暗中的树枝
他在歌唱
黑暗中他的头向后仰着
他在歌唱
他爬上了一棵四月的树
他在歌唱
哈莱姆以无声的节奏变化着
它在歌唱




“有整整一个世界的孤独……”


有整整一个世界的孤独
只有一小块,你的微笑

有整整一个大海的孤独
你的温柔在海面,如一只迷失的鸟

有整整一个天堂的孤独
只有一个天使
翅膀,如你的话语一样轻



“我切着痛苦的桔子……”


我切着痛苦的桔子
我喂给你一半痛苦
如饥饿的人分享面包
焦渴的人分享水

我是贫困的——我的身体是我的全部
嘴唇因渴望而绷紧
双手——秋天的叶子
透支了离别
我切着痛苦的桔子
我们诚实地——一人一半
我喂给你痛苦的种子



“我的情人并不漂亮……”


我的情人并不漂亮
而且个性难以对付
但是他会在幽暗的黄昏
在我的天空画满彩霞
我让他走开不要再回来

我的情人有着炽热的嘴
在他回应世界的挑战时
微笑着露出一排锋利的牙齿
我的情人有着新月似的嘴
在我的每个夜晚变得丰盈

我的情人并不敏感,他的双眼
在街心广场舞蹈
在姑娘们中间点燃火焰
我抓住他的影子不放
拉住他的头发,我紧紧攥住我的爱

在他的影子里,一片细草
盛开为四月的苹果树



“我依然将我的头发卷成波浪……”


我依然将我的头发卷成波浪
我的吻——迁徙的鸟儿——
在飞抵南方的漫长旅途前
依然落在我的双唇
夏日比往常更短
更凉

我依然对着镜子微笑
事情总会转好——我说——我必须
生起火来,我买面包,
阅读柏拉图
必须想着明天

无论何时,都要微笑
屋子外面落满了霜
一丝云朵在颤抖,继尔消弭
什么也没有留下
没有笑,没有关于明天的思想
没有温暖的抚摸——没有生命



“我是落潮的水……”


我是落潮的水
我是颤抖的树叶
匆匆掠过的风声
触动着我

我是夜晚
无法入睡
以饥饿的眼
怔怔地盯着星星

夜——在蓝色的血管里
在身体的每个组织里
在指尖上
它悸动着,带着未被满足的激情

我本是尖利的声音
却无言地沉默
在我头顶,日子
展翅
飞走了……



“你的双手老了……”


你的双手老了
仿佛多节瘤的树
抚摸我的头发时
它们是春天

大地的低语
穿过清新的秋天
带着
被唤醒的根茎的气味

四月的微风
舞蹈在干燥的手指间
我弯下我
绿色的脖子

更深处——一股欲望
想要攥住
你的手
它温暖的皮肤



“死去的头发不能舞蹈……”


死去的头发不能舞蹈
不能与微风争论
不能落在冰凉的耳轮上
不能吸引鸟儿或手指

在冷寂的枕头上散开
不能以沙沙之声吓退噩梦
不能被银亮的雨水打湿
不能颤抖

在一张白色的床上
又冷又聋

只有一朵花——那么漠然
只有一个笑——那么淡定
太阳从天空中踮足离去
现在已是夜晚



“他们给我词……”


他们给我词
他们说
词语里可以发现玫瑰的花香

而我发现的唯有纸、纸、更多的纸
既没有香气
也没有颜色

我见过
工人们在焊接电车车轨时
火花的飞溅
我们站成一圈
我和两个十岁的男孩
火花飞溅
那光亮
远远超过语言的光亮

我给轮椅上一个四肢瘫痪的朋友递上
一截面包,他咬掉一块
他低头的样子
他双颚的错动
比“生活”一词
有着更多的意义



“天使是我的邻居……”


一个天使是我的邻居
他守护着人类的梦
这就是他回家晚的原因
我听到楼梯上安静的脚步声
听到他折叠翅膀的
沙沙声
早晨,他站在我
敞开的门前
他说:
你的窗口
又亮到了
深夜



一定要活着——你说


一定要活着——你说——你是太阳的光线
花朵的色泽。你是蜜蜂翅膀柔软的抚摸,你是一片
细长的草叶,是甲虫的嗡嗡声——你说——活着吧。
花朵的色泽燃烧变成了不太美丽的果实,但
你的手指需要它,正如你的手指轻摸它温暖的皮肤。
花朵的色泽消失了……蜜蜂的翅膀与风联合
进入蜂巢的阴影,蜜蜂为你
带来蜂蜜。草叶有一种酸酸的余味
沾在你的嘴唇。你为一切辩护,为阴影辩护
为鸟儿辩护因为你需要一切。
你为什么说:在只有你剩下的时候
要像蜜蜂、像鸟儿、像树叶一样活着。
那么,你说吧——为我活着,为了我可以亲吻
你的甘菊味道的手指,你的花儿一样的脖子。
还有叶子一样的眉。还有嘴。
那么,我将用一只黄色的梳子梳理头发,然后靠在
枕头上,让我的双手平静。我将活着!为了你。



“我不怕你……”


我不怕你
你还是活的,依然温暖
我的双足,在讨好你

你最最温柔地
赞美着那些嫩枝吐出的绿舌

你向它们献上
湿润的嘴唇

雨和太阳
回过来,爱上你

我从眉毛的监视哨
窥视着你的存在



“亲爱的……”


亲爱的
我将为你舞蹈
在词语中间、在蝴蝶中间
我将从悲伤的树林中
从月亮镀银的柏油路上
从落进我的手里的
雨中,挑选出闪光的事物 
就像一个被举到嘴边的孩子的玩具
我将不会告诉你
因为你的耳朵不是被用来倾听
我的被俘虏的词语
而是与你的微笑
绑在一起
我将轻轻走过
因兴奋而狂野
然后静静躺在你的脚下
请俯身
那么多的金子,那么近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