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萨拉蒙的诗

◎李以亮



托马斯•萨拉蒙的诗
李以亮  译


————


我记得扎在脚跟的一根刺。
成捆的麦子堆放在田野里。
 
当我爬上父亲的肩膀,
我不知道他会死。
 
蓝毛巾使我害怕。
裸体女人的照片,不停移动
 
朝更高的架子,当我长大。
当父亲干活时,时钟全都一动不动。


————
译注:①原诗没有标题。下同。


雪人


痛苦外加恐惧和厌恶。
我看到巨大的雪球。我看到
巨大的雪球。人们
认为它们包含着世界
隐秘的恐怖。但我知道。它们是奴隶
完成的作品,等着我。
我可以建造一个那样的小家伙
半睡半醒。当我从垃圾箱
拿起一只红色的树根并将它插进最小的
雪球,我比种下一棵树的国王
还轻松。拍下我的姿势的
照片去到展览中心。
不朽总是虚无主义的。


————


忍受你的罪行。


————


女尼把真实的头发
固定到基督的玩偶头顶上——
你是用什么刺穿头皮的?

 

在远处年轻女郎足穿高跟鞋。
男人玩着
一种铜球。
 

————


若非笛卡尔之故,他们就
找到了黄金花!
大草原的马就会用一层尼龙
包裹蹄子。尼龙就会在我
母亲的肉里。
 
我抬起桌子东边的
边沿,让
面包

朝门边
滚去。


————


以舌头,
如一条忠实的
狗,我舔你
黄金的头,
读者。
恐怖的是我的
爱。


————


不只是我。
每一个我抚摸过的人都会变成
这火焰的食物。


怀疑的孙子

 

         “孩子们,在从威尼斯到维也纳的火车上就去睡觉。那一路都没什么可看的。”
              ——《我的祖母》,米拉•古里奇(1891-1978)

 

不要打盹,在
从威尼斯到
维也纳的
火车上,亲爱的
读者。
斯洛文尼亚是那么
小,你很可能
错过它。比喜艾拉山东边的
牧场
还小!
不要打盹,站起来,
把头伸出窗外,虽然规定说
禁止头朝外!
听我的
金口玉言!


开场白(一)


上帝是用木头做的并被淋上了汽油。
我点燃一支香烟烧一只蜘蛛的腿。
 
青草在风中轻轻摇曳。
天堂的拱顶是残酷的。


开场白(二)


我写下这个,给你们,到目前为止我还只是
警告过的你们。
我几乎不能控制我
仆人,他们总以反抗
威胁我。

你们的肉体
烧焦的气味
是我的
生活,他们窃窃私语。
我们太老了
更换不了主人。
 
所以,我警告你们,你们的命运
并不明确。
如果我在这场战斗中
厌倦了,你们就会
烧尽。


耶路撒冷


罪行已被记下:
你们永远不会
遇上一个

爱得像我一样多的
人。


粮食

 

在美国罗斯•肯尼迪每天早上两次
望弥撒。一路上,她吃一个三明治
为了省钱。三个儿子,三个英雄的奖章
在她的蓝色上衣上叮当作响。
这女人吃那东西甚至只为抬高东道主的身价。
所有不吃不抬高东道主的女人溺毙在
查帕奎迪克,或去医院
接受电击疗法。第三代肯尼迪家族
大约拥有十亿美圆。他们比最媚俗的明信片
还甜。泰迪
玩帆船。他尚未打定主意。如果美国
输了,那是因为泰迪被一些
喜欢恶作剧弄破他的风帆的人
气疯。同时,在加州,我的朋友
杰里•布朗正在美美地睡觉。不奇怪
他已休息。我不分白天黑夜地与他做爱。
在某处,在美国的心脏,迷失
在玉米地中,一个普通的农民说:
我受够了这家波士顿的伪精英分子
和他们的外省天主教废话。
见鬼去吧泰迪和他的卫生保健
黑手党!在绿色的田野和
蓝色的天空里我最隐秘的花朵
开放。这也是每个年轻
斯洛文尼亚诗人所应做的,
否则,在本世纪,他们根本
不会有机会。

(据Michael Biggins英译译出)


托马斯•萨拉蒙(Tomaz Salamun 1941-2014),斯洛文尼亚诗人。自80年代起,萨拉蒙的诗歌被译成英语、德语、波兰语等语言后,为国际诗坛所瞩目。他已出版诗集近四十部,被认为是东欧目前最重要的诗人之一,在国内外获得过多种奖项。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