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结的诗(8首)

◎李以亮



拉结的诗(8首)
【以色列】拉结•布鲁斯坦茵•塞拉
李以亮

我的国家

我还不曾歌唱你,我的祖国,
我还不曾以英雄的伟大事迹
或者从战场赢来的战利品
给你的名字带来荣耀。
但是,在约旦河的岸边
我的手,种植过一棵树,
我的脚,穿越过
你的田野上的小路。

谦逊是我带给你的礼物。
我知道,母亲。
谦逊,我知道,它是来自
你的女儿的奉献:
唯有在光芒闪耀的一天
从胸底迸发的一支歌,唯有
为你的贫困 
默默涌出的泪水。


拉结

她是我流在血里的血。
她是我声音中的歌,
拉结【1】,拉班的牧羊女,
拉结,母亲中的母亲。

因此,这房子的墙是窄的,
这城市很奇怪,
她的围巾曾飘动
在沙漠的风里。

因此,我要带着拉结的信心
走上我的路,为了她
走过的路,为了让宽阔而温暖的
沙漠之记忆,写在我的脚底。

————
译注:
【1】拉结在圣经中首次出现,是在《创世纪》29章17节,被形容为“生得形貌美丽。”她是拉班的女儿,雅各第二个也是最宠爱的妻子,约瑟和便雅悯的母亲。雅各是她的表兄,婆婆利百加是拉结的姑母。同时,雅各的第一位妻子利亚也是拉结的妹妹。


“见面,几乎不见面”


见面,几乎不见面,但已足够:
匆匆一瞥,几段含糊的言辞,
幸福和痛苦的波浪
便又席卷了一切,连同狂躁。

我在自卫中建造的遗忘之坝
仿佛从不曾存在。
我跪立海水咆哮的海滨,
我喝了一个够。


我死去的亲人

            ——只有死者不会死去


只有他们被留给了我,仍然忠实,
死神最锋利的刀,再也不能伤害他们。

在公路的拐角,在一天的结束
他们默默围绕我,安静地走着我的路。

我们有一份真正的约定,时间不能割断。
只有我失去的,是我永远拥有的。


我们的花园

春天和清晨——
你是否记得那一年、那一天? 
卡梅尔山脚下,我们的花园,
面对着蓝色的海湾。

你站在一棵橄榄树下,
而我,像一只浪花上的小鸟,
我栖息在银色的树顶。
我们在剪黑色的树枝。

你的锯子有节律的震动声
从下头,直抵在树上的我,
而我在你上方,落下
雨水似的诗的片段。

你是否记得那早晨,那快乐?
它们存在过——然后消失了,
像我们的国家短暂的春天,
我们岁月里短暂的春天。


梨树

春天的阴谋
一个人醒来,从窗口看见
一棵盛开的梨树,
那压在心头的大山
立刻便消溶、消失了。

哦,你会懂得!当春天
带来安慰,微笑着
在窗口献上巨大的花环,
一个悲伤的人
怎会还固执地抓住
去年秋风中
凋落的一朵鲜花?


也许

也许从来不是那样。
也许,我从来不曾
早早醒来,走向田野
挥汗如雨地劳作。

也不曾在收获的
漫长而酷热的白天劳作
在满载麦捆的马车上,
让歌声如铃声般响起。

也不曾在加里利海
平静、蓝色的水中沐浴。
哦,我的加里利海。
你还在吗?你是我唯一的梦?


一个温柔、完美的夜晚

一个温柔、完美的夜晚,我要
走出去,安静地待一会儿,
不对任何单独的灵魂说话,
我只想小坐片刻。

像躲避西洛可风的人
我想歇一会儿,
在树的绿荫里,
在树的脚边。

我将假装忘记
命运的判决已经下达,
它将我不多的节日
变为注定的哀悼。

一个温柔、完美的夜晚,我要
走出去,安静地待一会儿,
不是对某个单独的灵魂叙谈,
我想小坐片刻。



拉结•布鲁斯坦茵•塞拉(Rachel Bluwstein Sela 1890-1931),以色列女诗人,以色列人通常只称她为“拉结”。出生于俄罗斯的北部,后全家移居基辅。1909年拉结移民到巴勒斯坦,当时那里仍为奥斯曼帝国所统治。1913年她前往法国学习农学,因战争爆发无法返回,她在一所难民儿童学校工作,此时染上了肺结核病。1919年拉结回到巴勒斯坦,因为患有疾病而无法在学校或农场工作,在一所疗养院生活过一个时期,1931年在特拉维夫去世。她在年轻时就写作并发表了诗歌,但大部分作品写于其生命的最后六年。诗歌风格受到意象派和俄国阿克梅派诗人(特别是阿赫玛托娃)的影响。其诗歌主题是爱情、痛苦、孤独和生命的渴望,常常将它们与风景、圣经人物、人类命运和死亡之谜联系在一起。在以色列,她是家喻户晓的诗人,作品多被谱曲,肖像印在国家发行的钞票上。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