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街垒 (12首)

◎李以亮



建筑街垒 (12首)
(波兰)安娜•斯维尔
李以亮  译 

 
修筑街垒 
 
我们都害怕当我们在枪火下
修筑街垒。
 
酒馆老板,女珠宝匠,理发师,
我们都是胆小鬼。
那做女招待的小姑娘倒地了
当她拖一块垫路石的时候,我们怕极了
我们都是胆小鬼——
看门的,售货的,领养老金的。
 
那药剂师倒地了
当他拖一个厕所门板的时候,
我们更怕了,那干走私的女人,
女裁缝,汽车司机,
我们都是胆小鬼。
 
那来自感化院的少年倒地了
当他拽一只沙袋的时候,
你知道我们真是
怕极了。
 
尽管没有人强迫我们,
我们却筑起街垒
在枪火下。
 

 
那个小顽皮 

 
早晨当他在门口
弄汽油瓶的时候
看门人疯了似的朝他赌咒。
 
那个小顽皮
一直在向他吐舌头。
 
晚上士兵们把他带回来的时候,
他已点燃一辆坦克。
 
现在看门人在更轻声地赌咒,在院子里
他在为那小顽皮挖一个小洞。 
 
 
市长说
(纪念安娜•雷蒂尼斯卡)
 
 
“命令必须在一小时内送达,”
市长说。
“不可能,外头是一座活地狱,”
少尉说。
五个徒步通讯的女孩出发了,
有一个,穿过了封锁线。
 
命令在一小时内被送达。 
 
 

最后一滴空气 
 
恋人们要死了
埋在地窖的乱石中
 
没有更多的空气
死神
忘了前来
谁给了谁
最后一滴空气。 
 
 

用手榴弹对付机枪掩体 
 
他们停止了射击,中尉, 
给我一只手榴弹,我先上,
我个子最小,他们不会发现我,
我会像一只猫趴在肚子上,给我一只手榴弹。
 
像一只猫趴在肚子上,穿过泥坑,
手握一颗手榴弹,慢些,慢些,
我的心重重地跳或许他们听到了,
帮帮我,上帝,慢些,慢些,
像一只猫趴在肚子上,近了,近了,
哦上帝,更近了,更近了,
拔掉保险栓,快闪开。
 
她闪开了。德国人那里
一声爆炸。 
 
 

飞机 
 
不是德国飞机,
它们是来帮我们的,
我们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现在只有越来越少活着的眼睛留下来了。
 
高射炮
轰鸣
这使我们相信
它们不是德国飞机。
 
我们举起双手,
用双手
试图保护我们不死
那些飞机,它们不是德国人的。 
 
 

等待枪决 
 
每一秒
我的恐惧都在越来越大
我强大
如每一秒的恐惧
我是整个宇宙的恐惧
我是
这宇宙。
 
此刻
我站在墙壁前
不知道是该闭上眼睛
还是不闭。
 
此刻
我站在这堵墙壁前等待被枪杀。 
 
 

当你朝我开枪 
 
这一秒
我们看着彼此的眼睛。
这一秒过去
你就会朝我开枪。
 
死是难的
开枪是难的
我的眼睛里有恐惧
你的眼睛里有恐惧
你想通过
朝我开枪
杀死这两种恐惧 
 
 

和母亲们的谈话 
 
他即将去俘虏营仿佛背负着
手下那些小伙子们已被杀死的身体。
他轻声重复着,没完没了地重复着
他们十八岁的名字,
他看着母亲们的眼睛,她们看着他。
 
“你的儿子在保卫街垒时被杀死了
街垒不在了,你的儿子保卫我们的房子
房子化为了沙砾。
你的儿子在保卫这条街道时被杀死了
街道不存在了。
为了那些砖,石子,沙砾
他们付出了身体。
我把他们带入了死亡
而我活着。”
 
德国人说着:快,中尉,
去俘虏营。
但他不能走得更快,他背负着他的
小伙子们的身体。 
 
 

他们十二岁 
 
他们俩儿去缴一个宪兵的枪
一个往他眼里扔沙子,另一个
去抢那枪套里的手枪。
 
那晚只有一个带着一把手枪回到妈妈那里。 
 
 

那瘦个子年轻人 
 
那瘦个子的年轻人高约六英尺
来自鲍维塞尔不懂忧愁的工人
经历了
泽尔纳大街的生死战斗,在那间电话亭,
我为他换腿上的
绷带,伤口裂开来
他疼得直哆嗦,他大笑。
 
“战争结束后,
我想请你跳舞,小姐。
算我请你。”
 
三十年来
我一直在等他。 
 


隔着门的交谈

早晨五点
我敲他的门。
隔着门我说:
在斯里斯卡大街的医院
你们的儿子,一个战士,就要死了。

他半开了门,
并不移开锁链。
在他身后他的妻子
在发抖。

我说:你儿子想要他妈妈
去一趟。
他说:他的妈妈不能去。
在他身后他的妻子
在发抖。

我说:医生允许我们
给他点酒。
他说:请等一下。

隔着门他递给我一瓶酒,
关上门,
插上第二道锁。

门背后那位妻子
开始尖叫,像在分娩。


                 (刊《青海湖》2015年6月)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