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卡米恩斯卡的诗

◎李以亮



安娜·卡米恩斯卡的诗
(波兰)安娜·卡米恩斯卡
李以亮  译

感激
 
暴风雨把彩虹投射我脸上
所以我想在雨中低下身来
亲吻那个老女人的手我把座位给了她
感谢每一个人因为
他们存在而且有时还像在微笑这一事实我
感激每一片年轻的树叶因为它们愿意
向着太阳敞开
感激那些婴儿因为他们仍然
愿意来到这个世界
感激老者因为他们英雄般地
忍受到最后
我满心感激
仿佛一只星期天的施舍箱
我也许拥抱了死亡
如果她在附近驻足
 
感激是散落一地的
无家可归的爱
 
信之缺乏

是的
即使在我不相信的时候
在我里面也有一个地方
那是“不信”不可接近的
一小块野生的恩典
一个固执的保留地
不可通过
那是熟睡的身体不曾感到过的疼
那是音乐在沉默里建造的巢

那些背负的人

那些背负大钢琴
到十楼衣柜和棺材边的人
那个背负一捆木材蹒跚消失于地平线的男人
那个驼着一捆荨麻的女人
那个推着装满伏特加瓶子的
婴儿车的疯子
他们都将被举起
像一片海鸥的羽毛像一片干燥的叶子
像蛋壳像街头的报纸碎片
那些背负的人有福了
因为他们将会被举起
  
 
关于安娜•卡米恩斯卡的诗
李以亮 
 
安娜•卡米恩斯卡(Anna Kamienska 1920-1986)是波兰著名的女诗人、作家、翻译家。她出生在波兰南部一个普通家庭,她是父母生育的四个女儿之中的一个,因为父亲过早离世,她在外祖母身边长大。14岁时,她在著名诗人约瑟夫•切霍维奇(Joseph Czechowicz)举荐下发表了最早的诗作。1937年她到华沙就读一所师范学校。纳粹入侵波兰后,我回到卢布林,在地下学校教书。1945年后,她先后在卢布林天主教大学和洛兹大学学习古典哲学。毕业后,她在著名文化刊物《乡村》(1946-1953)和《新文化》(1950-1963)做编辑。
 
在整个五十年代期间,她除了诗歌写作,主要创作儿童文学作品。“解冻”时期(自1968年起),她任《工作》月刊编辑。1986年在华沙去世。在漫长的写作生涯里,安娜•卡米恩斯卡创作了丰富的各类文学作品,出版过15部诗集,包括去世前出版的《诗选》(她去世后出版的诗选为《沉默与小赞美诗》),以及3部长篇小说、大量儿童文学、诗歌批评。此外,她还是著名的翻译家,翻译过大量斯拉夫民族的诗歌以及英法国家的作品。
 
除了战争,在安娜•卡米恩斯卡的生活里,她的丈夫、诗人与翻译家扬•斯皮亚克(Jan Spiewak)在1967年的因病去世,给她带来了巨大影响。此后,她转向天主教信仰。她的作品呈现明显的形而上性质,成为波兰“最重要的宗教经验诗人”之一。
 
代表安娜•卡米恩斯卡最主要文学成就的,是她那些反映宗教哲学沉思的诗歌作品,以及死后出版的2卷本《笔记本》(也译作《日记本》)。其中,诗人通过对个人切身而极富痛感的生命体验的描述,呈现了现代人类无家可归的生存困境、一种祈祷式的对存在的超越。她的这些作品深得大诗人米沃什的欣赏,后者并为此写下一首诗:
 
                《阅读安娜•卡米恩斯卡的日记》
 
             读她,我意识到她是多么富有而我多么贫乏
             爱与痛苦,哭与梦想与祈祷她都是多么富有。
             她生活在自己人中间他们并不幸福但彼此帮助,
             维系于生者与死者之间的契约并在墓前续订这契约。
             香草,野玫瑰,松树,土豆地,令她高兴,
             还有自童年起就熟悉的、泥土的芳香。
             她也许不是一名卓越的诗人。而这才是关键:
             一个善良的人不必懂得那些艺术的把戏。


                    (刊《两岸诗》第二期)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