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角 ⊙ 流年清澈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随感

◎蓝角



                          简单
我琢磨单一的意味。
简单的东西可能是挣脱重负后的松弛。你孤立无援,你郁郁寡欢,你独步秋天,你正被秋天所忘,你变得简单了。
世事沉浮,我知道了简单的重要和美妙。如果有那么一段时候你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经历复杂的人,今天,你恐怕更需要面对一汪秋水或一块空地。
热闹的婚宴上,别在意衣着随便或表情肃穆的人。
                          
                          飞翔
人类长出双臂的最初愿望恐怕是为了飞翔,飞翔是一种脱离和解放,飞翔的意义在于我们产生动机时的激情和最后的失落。
飞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飞翔的欲望,它超出了飞翔本身。
双臂使我丧失了飞翔的机会,飞翔的欲望却从此抓住了我。
我们其实生活在飞翔的圈套里。
                          
                          写作的趣味
在具体的写作过程中,我面对的是整齐的方块,我对方块而言是一个实在的填补者。我当然要考虑如何将我的愿望恰当地表达出来,对文字而言,它是我的填补者,我怀疑自己被文字填满的时候面目是否可憎。
写作的趣味在于填补的姿式。就像一堆稻谷对挑夫的意义,技艺熟练又有气力的人需要的只是时间,笨拙虚弱的人却不仅仅要面对稻谷的挑战。
                          
                          趣味
自行车存放在单位的车房,下班后发现后胎的气被人放过,我立刻意识到这个世界上不止一个人和我趣味相投。
趣味就是这样不请自到的,我感兴趣的是还有人和我的车子趣味相投。
我是个识趣的人。我想如果不是这个朋友放了车子的气,下班的过程将重复昨天:我骑上车后又要考虑余下的事情。而现在的我变得简捷起来:先要找个地方给自行车充气,我知道做这些事的时候我会充满活力,趣味因此而来。
我关心的是现在。假如放气的人在放气的刹那动机不纯,我这样的想法会让他磊落起来。
                        
                          零乱的物件
一段时间里,我的房里几乎被零乱的物件占领,我失去了收拾它们的信心。夜深人静时,我站在墙角冷冷地观望着它们,我甚至觉得眼前的一切多么切合我的心情。
我被什么充满?我看不清体内,可我感觉到内部的混乱。这是一个慌乱的日月,我无法使自己安静下来。我走进房间,接下来发生的事已在预料之中。我和混乱和平共处。在寻常景物里,我已失去耐心。
                        
                          声响
声响来自屋顶,整个晚上我想弄清声音的方向、轻重或者蕴藏的什么目的。
我的这种努力显然徒劳。
第二个晚上我继续躺在床上,倾听屋顶的声音。
这样的声音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后来声音成了我睡眠的必需,我觉得静夜里沙沙的声音就像雨天的伞对一个害怕淋雨的人,它几乎成了我殷殷的需要。
                        
                           梦境
在我二十几年的生命旅迹里,梦一直和我形影不离。当我闭上双目后,我知道梦会不请自到,而经年之后我对它们的出现也习以为常。
梦与生活究竟谁更可靠?我发出这样的疑问是自己对我的经历发生了怀疑,或者说我对梦产生了怀疑。在我的阅历中,梦比生活有更大的真实性,生活反而微不足道了,这也正是喜欢做梦的原因。
梦境的残酷反而让我觉得生活的轻松。活在一个躁动的年代,我对梦始终抱有幻想,梦的可靠在于它对我不抱成见,它的出现在我预料之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