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续东 ⊙ 太太留客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给友人的诗

◎胡续冬



     给友人的诗

  
  睡眠十四行:致王雨之

窗户像裹着消声器的白海绵,上午八点
把阳光从鸟鸣中过滤。其中最抒情的一线
犹如米罗的打鸟人抛出的石子,透过
被槐花香浸润的玻璃,落到他
    
阴霾的床头,使一切昭彰:他在
卡夫卡的梦中搬运粗砺的石块;他的童年
在石块的梦中搬运城市髋部的火焰:从
一种生活到另一种生活,一个女孩的花裙子
    
换了又换。我们之中最清醒的人
躺在啤酒花的边缘像一只戴了耳机的飞蛾一样
睡眠:在耳机的另一端,诗歌危险得
    
像人行横道上的盲人突然抛开了手杖
踩上他的身体:而他仍在腊黄的阳光中紧闭
双眼,骨节里生出的黑色爬山虎正向窗边蔓延

    拉萨十四行:致杨逍

邮戳上的拉萨像困在化石里的海兽,
衔着变化的日期。午睡后的大提琴
被阳光拉响,沉闷的弦音使房间的共鸣腔
向五月的风沙匍匐扩张,如同一支
    
秘密派遣的军队。我坐在双耳下垂的
木桌旁,看见明信片疲倦的腰肢
准确地伸展出一座寺庙的形状:洁白、
高耸、明亮,这是地图上的拉萨
    
在用神学的比例尺矫正标注在
生活中的目光。“我来到这个地方
快感至极。”当蹬破化石的海兽从纸上
    
耸身跃回青藏高原的一片汪洋,
被激情派遣的黑瘦诗人正跃过
另一个拉萨,和我颅腔左侧失调的音箱。

   兰波十四行:致嘉禾

开往异乡的开心快车驶离城堡,一只
醉酒的虱子把旅途狠咬。“今天我和
各式各样的人踢球:政客、诗人、摇滚乐手
我很累,可我不想睡觉。”在深秋
    
在北方鲜红的柿子技术性的引诱下
火眼金睛的青蛙意象跳出西南官话
的深井,一排皎洁的琴键即使迸出
无政府的钢琴,“我不要月光结的丝茧,
    
我不要踩上档案里命运的黄金分割点。”午夜
低头游荡的兰波布依族的肺被电波
一路跟踪。“近来澳大利亚西海岸发现
    
大批沙丁鱼的尸体,死亡原因至今不明。”
如果他碰巧调准鱼鳔中的频道,会听见
火车在咳嗽、衰老:“而我还没买好回家的车票。”

    疾病十四行:致杨郁

孤筏一样的木板床漂入险境
寂寞的星期天在颠簸中生病:海水
越来越冷,这是全部的感冒病毒
在稀薄的生活里把他发热的记忆搜寻——
    
紧箍寝室的袜子气味,絮絮叨叨的
污黑玻璃杯,书架上蟑螂神经质地僭越
不同文字的界碑:当高烧拷问他的额头
“你究竟在哪里?”灯光摇落的汗水
    
注入床单上昨夜梦中漩涡般的玫瑰:
万花筒里翻转的芬芳,知更鸟
梭镖般穿透日历的鸣唱。“我缺角的理想
    
无法规定藿香正气水的形状。”它像
一只海胆爬进远离诗歌的胃,在疾病的水底
间歇性地刺痛圆睁的眼里关于美的巨大浪费。

    雨夜十四行:致王艾

夜光在雨的鳞片上闪耀,一支
疲惫的黑人乐队从树叶对房屋的惰性里
排列布鲁斯。不眠人脑中失控的动词
像蛞蝓爬过墙壁后留下的模糊痕迹:没有语句
    
欲望的表达方式在秘密出动的雨中已变得
残缺不齐,剩下这些汉语里无法变形的
孤独者,像我们少年时代所看的港台片里
街道般浑浊的英雄:落、打、滴
    
永远以下坠的发音挽起我们关于天气
的记忆,以及擦伤天空的缓慢的暴力,无论是
用于革命还是技艺。而就此时而言
    
这场穿山甲一样钻进我们深夜写作
的雨,仅仅意味着音符般灵敏地把知识
从书店的架上顺进胸腔的季节将要过去。

    阅读十四行:致冷霜

烛火点燃。在蓝色焰芯里打盹的时代
被一双幸运的眼睛依次发现并摇醒,开始以
缓缓舒展的身姿和热量作明亮的深呼吸:
为了已经掀开的尘土和将要进入的
    
一个人从瞳孔到心灵的一生。“而这只不过
是对大脑沟回和它长度的比喻而已,可以
简化为一根芦管。”书页与亡灵之间的芦管:
如果把它截断,在中间,透过视网膜涌出的词语
    
轻滢得像上帝在午睡后吹出的肥皂泡,向
纸张和命运分别滑去:它们飘进同样漆黑
的夜空,失去光泽,寻找胎记一样的
    
逗号、句号、感叹号,寻找阳光下可能发现的
衣物、证件的色彩,骑过女孩日记的自行车的色彩:
烛光下没有出版日期的身体在一页一页翻开

                1995.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