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君子 ⊙ 保持一种姿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个人情绪之二:优柔

◎匪君子



            *毒*


(一)

你正一小口,一小口地喂我
喝一小瓶毒药
动作轻柔,指间的呻吟有些破碎
月光透过红丝绒窗幔的一角
阴影下的眼神难以琢磨

电台里的节目主持人
脸颊开始微微泛起潮红,说着春天
适合在胸脯上剪去羽毛
十里以外的异乡人等待着头顶上的天窗
一个声音宣告,一些人触犯了五界以外的天条

我舔了下左手尾指,说药量不够
说究竟需要多少年才能够安然睡去
而这个秋天无法安排好一场合适的葬礼

你说连你的梦话都比我写下的诗有味道
我舔了舔瓶口,低头轻笑

雨中的月亮泛起异样的红光
你的左右腰间分别对称挂着两个女人扭曲的头颅
你伸出的中指镇定自若


(二)

家中的烟草早已断尽
连债主都不愿轻易推开这扇门
红木躺椅上缀满晶莹剔透的蜘蛛网
你说过在最后一个冬天
拥抱,是奢侈的

我不得不开口说了一句
想不起是说给谁听了
欠费停机的电话忽然响起
如果我说出不愿意,是不是就该写下一张无效证明
我背过身去的喘息是否就是那张证明
那么你要不要,你到底要不要?

所有属于你的阴影里我不想离开,张开柔软的蹼
缺席的夏天悄无声息投向你腰间
如果还有第三个位置
请等我喝完这一小瓶毒药


2002.10.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