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庆 ⊙ 就让我开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雨中鲁山

◎王士庆



鲁山在我的印象当中,是一个陶冶浩然之气,洗涤心灵之水的佳境。“水若青罗带,山似碧玉簪”,那覆盖南北林场的10万多亩森林,1300多种植物,花香鸟语触摸着你的每一个足迹,让终日淹没在城市嘈杂与喧嚣中的身体顿时轻松下来,生活中的疲惫和劳累也会被鲁山温润清新的手掌轻轻拂去。
盘曲迤逦,连绵不绝的鲁山,密林和雾霭之中透着苍茫和深远,犹如《格萨尔王》古诗中的神秘章节,让你在激扬中碰撞,再圣往中冥想。而坚定的穿透云层的鲁山主峰也是每一个攀登着的内心都涌动着一种力度。我和几位友人在鲁山脚下抬头望去,但见山的雄奇,树的蓊郁,鸟的飞翔,云的体态,一切都是动的,一切都体验着生存的极限和风险的挑战。那一个个跋涉在山路上的游人,像是背负着生命的询问,渐行渐远,在天幕下苍苍凉凉。我突然觉得人生的轨迹和这山路一样,有时会潜入小溪,有时会探进林间,有时又没入崖峰,有时又升至林稍。你也许永远看不到尽头,但他分明的灾曲折中延伸着,即使你看到了尽头,但当你走近,他却一下子峰回路转,在绝处中逢生了。
正当我们一步步攀援着,天空中却暗了下来。刚刚还是晴空万里转瞬间变得阴郁低沉起来。“要下雨了”一位友人喊道。“太好了,正好感受一下雨中鲁山的另一番景象。”另一位友人禁不住喜形于色。于是我们相互打着气,继续向上攀登。刚迈上几步台阶,雨便下起来了,雨点打在青石台阶上,激起一朵朵美丽的水花,象是四散的音符晶莹圆润。古诗有曰:“山路原无雨,空翠湿人衣”然而没过多久,我们几人的衣服就真的被雨水打湿了。回头望去,雨水细急如帘,雨中的鲁山此时又像披着彩色风衣的少女,秀美,高贵。山路两边的树木越发的密密匝匝起来,仿佛浓郁的重色彩点染,远远近近,千奇百怪的石头如同天造艺术的鬼斧神工,每一块似乎都和大自然有着惊心动魄的搏击故事。置身于这梦幻般的山色中,我沧桑的心有如雨水汇成的河流,清澈透明,缓缓的漫过刻满足迹的台阶上,象是在抚平我人生路上留下的伤痕。是不是只有在苦行之后才有这样的尽享呢?真想就这么静静的躺下来,融进鲁山的怀里,让洁净的雨水洗去岁月的烟尘。
我们没有跟随别人跑进庙宇和亭榭中躲雨,而是一如既往的往上走。忽然,不知是谁在山坳的那一边吹响了笛声,那么悠扬,空灵。那一刻,世界似乎静止了,连雨声也听不到。只有笛声,带着安然和祥和,纯质与梦境,穿过密林和雨水,扣击在我们的心灵深处。我向那个吹笛的人一定是一个苍凉虔诚的老者,在这个攀援高度,笛声仿佛从一个阅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内心中倾泻下来,我知道在那个内心之中一定感悟到许多生命的况味和思想的脉络。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在笛声中到达了山顶。极目远眺,雨中的鲁山在雄奇和壮美中更透着婉约和缠绵。绿的在滴翠,红的在争艳,而粉白的却满含羞涩。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相融,美仑美奂。我想喊,可语言却哽咽在喉咙里,一行泪水轻轻划过我的脸颊,我知道有一种吟唱正在我的心底深处悄然而起。笛声不知何时停止了,然而思想的笛声却依旧在我的耳边萦绕着,那时我生命中缓缓流动的涛声,是我灵魂深处燃亮的灯光吗?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这主峰之上的雨水将一直密布在我的灵魂中,使我攀援的路途明亮而洁净。
回到家已经是很多天了,那攀援的路程似乎依然在我的眼前延伸着,引我攀登。我感到人生路上的艰辛,但雨中的鲁山就像一种坚实的信念矗立在我的心头,并一直矗立下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