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邪 ⊙ 生活日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2年十月诗选

◎康邪




《速度》

欲望加快我的步伐也推迟了我抵达的时间
先是经历了一场洪水,这是客观上的,主观上
我经历了一个春天和一条街,大街上,两个无关自己的
女人在争吵。当我抬手看表的瞬间,夏天已准备退场
此时,我才刚刚穿越一场大雾的林子。
寓言中的城邦,有猫头鹰和外星人在交谈
像阴谋的政治掮客,展示娴熟的伎俩
一只蜈蚣多像我,没有翅膀,在夜里滋生无数的脚
寸寸挪向城邦和外星人(以前叫神)
由于我多足的迟缓,注定一生的奔波也听不到
那些秘密的对话。现在,堂吉诃德又准备出门
我是牵马的仆人,楼下站着的保安像马上的长矛。

2002/10/4改

《变形》

沿街道、椅子、摇篮,一步步以胎儿的姿势回到庞大的子宫
犹如蝴蝶退至茧中,火回到闪电,声音回到哑吧的喉咙
每天揽镜一次,两个自己,小心翼翼地相认:似曾相识,人面桃花

这个下午,巴乔老了,第三次绞起的小辫扎在脑勺后
如古道斜挂的酒幌,在风中左晃右摆。三根不完全的辫子
挫伤着一个英雄的话题,变形的句子,镶不上生命的原框

斧子砍去春天的尾巴,锋刃留下一个个缺口,脱落的部份,扎入
春天尾巴深处,埋葬于黑色的尘土。斧子面对鼻青脸肿的泰森
锈渍硬要上身,握紧拳头,时间在无力地松驰

如果去年的梅雨重返江南,我定拾取阴霾角隅那颗暗红的纽扣
让母亲精心缝制在我花格子衬衣上。但现在,它已腐烂
默想另一个自己,在持续的远离或靠近中,静伏在风磨不到的地方。

2002/10/3

《皇陵》

帝王妃子出来吧,做个平民,打柴打渔耕田织布
暗无天日的居室,潮湿而荒凉,三千灰尘积重的珠宝
抵御不了关节炎上身的速度。我无权带来镐(也无意)
给你们开个窗子,让你们顺着我的思想爬出来
我只带来相机拍下一组组石头,我喜欢那些工匠
他们的手艺与一日三餐的粗粮,就在石头粗糙棱角上
在石头坚硬的内核深处。一千级石阶不代表高度
只是两个世界无法交换的生活秩序,和月份没什么区别
在皇陵我停留一下午,寻找,触摸,想像
我执意要看看躲着的帝王妃子,看看他们的脸
与历史书上的有何不一样,有无柴米油盐的痕迹

2002/10/10

《天使》

在我端坐的窗口,她们起身飞离,比燕子模糊
没有一个返回。天空绽蓝绽蓝的,无需穿越什么
我的目光就能搜索到一粒粒尘埃的形状
比石屑轻比发屑重。它们浮在空中,浮在
天使飞过的轨迹旁,从一点到二十四点,有几次
上升与下坠的过程,反反复复后又回归原位
天使的外貌与狐仙没什么大的区别,都是一袭
素长裙,美貌,盈步。因为窥视美丽
我们得到足够多的警告,同时,我们精心栽培
各色玫瑰定期抚摸一次次闪失后的创伤。
时钟响过六下,我们坐下来,与一粒尘埃
共进晚餐,先填饱肚子。

2002/10/10


《命运》

算命的老曲死了,昨天他还在街角摆摊挣钱
关于自己的命运,老曲总算得大有出入,譬如这次。
我给自己占卦的方式很独特:用鼻子和耳朵在空气中
捕捉信息,像某些恶或喜的暧昧信号
通过尘埃传递直抵心脏部位。我的神经中枢
为此而时常崩紧,仿佛雪地上的猎弓,高高弹起
除了片片雪花什么也没吊着。那轻如风的雪
瞬间还给风。苍茫雪地上余留痴呆的老曲
身前摆着卦和我的弓。老曲掐着我丑陋干瘦的手指
掐来掐去,子丑寅卯 甲乙丙丁都与银子有关,
与命运无关。我想摸摸老曲的脸,那张老脸一定很冷。

2002/10/9

《琐碎》

我抬头看了看七楼,没有高度,高度已在夜晚的天空坍塌
看了看表,看了看自己的脸,看了看草地。绿草坪
在你环绕的圈边挤满了奔跑的人,我的理解是比赛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不适合生活用语。蹬车的汉子
跑车的美女,同在一楼前的马路上,在七楼底层步入暮年
蹬车的汉子不看表,表在前方压迫他的一生。
通常,我路遇老邻居们都无言以对,我让他们摸摸
我的胸口(微热),他们都是岁月的好子孙,尽职尽责
坚守在出生的岗位上。我不知怎样表述自己的努力
怎样叙说每天一次性消耗品的去处……

2002/10/7

《布谷》

布谷布谷,不哭不哭。布谷布谷,不苦不苦。
当我从记忆中零星地拼凑这些原版的声音时
母亲隔夜的话,在今晨才显得那么清晰、易懂。
城市的外围,在护城河之外,有成群的布谷鸟栖息
它们坚守在祖父墓的那座山上,多年未见,我知道
它们仍在林中低低地飞。
冬天与春天之间只隔着一声布谷,一声悠远的晨钟
持久的一声:上下几千年。没有护城河的拦阻
布谷鸟也不会进城,进城的都是混血儿
纯宗的布谷离不开山风的音区,离不开山泉的协奏。
坐在钢琴前的男人,此刻空舞着十指,他摸不到城市的
高音区,乐感被一些原版的音律充斥、搅乱,他目睹
布谷在世袭的主人之位上,像去年好看的姐姐。

2002/10/12

《暗街》

习惯于凌晨时分上街,一条街一条街地遛达
时常遇见:偷儿,清扫工,嫖客,酒徒,捡破烂者
还有一些纸片被风吹得忽高忽低,一条街吹到另条街
我只是瞎逛,想把自己转晕、转空但不趴下
喜欢整条街都举着左轮手枪对着我,它们在等待
黑暗的一声口令,然后,我就成了一片纸屑
像那些在大排档上失去重心的夜生活者
倒在街角呼呼大睡,不用找方向。在黎明之前
我摸黑通过一条巷子回家,伸出手,这是墙,左拐
伸出脚,这是露宿的乞丐,跨过去。在枪响前
我不愿惊动任何人,包括嫖客和偷儿
一切毫无意义的交流只能让生活面目苍白
让蝙蝠的出没变得更加小心翼翼

2002/10/11

《孩子》

她那么小,小于针孔,而我没有穿的经验
她太小,却执拗当我老师:音乐 舞蹈 美术
现在,我跟着唱,跟着跳,跟着画
我画线条笔直的房子太逼真,她的座座倾斜
一阵风就能刮跑,一如蒲公英飞向远方。慢慢地
我在倾心她的画:自然的线条 松散的结构
这随意的孩子,无意间放了一枚针在我的诗中
我长长的句子仿佛线,在幼稚园的音乐课上
舞蹈(或是颤栗)着身子,要穿过那么小的一个针孔
当我侧着身子从下午出来,孩子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那么小,一累就想睡,什么诱惑也档不住。

2002/10/11

《老宅》

对面空着的大房子所属十二户
他们的祖宗把房子建得太结实,历经百年
也无倾塌的半点迹象,它将被黑暗掏尽内存,
比现在还空。
只有燕子,每天从天井进进出出,重现当年
主人忙忙碌碌的样子。常有深夜的风光顾老房子
弄出吱吱丫丫的碎声,像两个对话的老者
从椅子上挪动身体。只有风恋旧
风安慰主人的声音很微弱,我长久地
屏住呼吸,仍旧什么也没听到,包括
想像中的一声叹息和十月的月光。
我在夜晚的发条上往后退,背抵灰白的老墙
据说,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未来。

2002/10/18

《背面》

巴士在上。流水在上。发育良好的少女在上
在同一时间,在地表的黑暗之上,由于司空见惯
的真实,就想看看虚妄的下面(或称背面)
最初的感觉像游泳:失重、漂浮、视力下降
听力微弱,几乎不能呼吸。在一次次反复的下沉
之后,他寻到骨头、吻、鞋子的众多片断
还有战争的铁锈。雾一样的背面一路寻下来
他两手空空地浮出水面,阳光在上,空气在上
我们的家人正在街上欢愉地购物
隔壁对弈的少年与老人进入中盘僵持

2002/10/17
《鸟窝》

一窝子鸟在院子的一棵树上吵个没完没了
严重地干扰着我吃饭、午睡、写字的安宁
某天,我刚放下母亲从乡下打来的电话
这窝鸟就不见了。看看空空的鸟窝
看看台前的话机,有种充动模样的失落
从此,我拒绝再用吵字来描述窝中鸟
有好多词都比这强,譬如----
嬉耍,童谣,撒娇,饥饿等等
如果有时间的话,你也坐下来听听
那些窝中鸟和知了真的不同,夏天就有可能
变得比情人更加温情与丰满。

2002/10/15

《诗纪事》

有一年多了,我每天写很多很多的字。在我站的地方
有无数的门,一抬手就能推开任一扇。去年春天
那个穿黑衣的女子领我抵达这里,给我一个哑喉咙
一双明亮的眼睛之后,她转身进入了一扇门,黑洞洞的
她高耸的胸,半遮的俏脸,让我瘦着身子
还会一直瘦下去。在一张生硬的桌子旁,我的感觉
很微妙:幸福?寂寞……?怎么说都可以
我就像那个不怎么优秀的护园工,整日浇水
我的辛劳只为有一朵好看的鲜花,可以亲手插在
黑衣女子高挽的发髻。我们不老,我们在黑暗中
穿过花的走廊和一盘CD的音乐巷子,暗恋
让我痴守在一个模糊的路口。

2002/10/14

《时光》

晚餐后,电视剧抓紧黄金时间发骚与煸情
我和妻子并排坐在沙发上, 抽烟,织毛衣
我们很少搭话。由于挨得太近,一侧身
就能隐约看见彼此脸上悄长的老年斑
而我们的孩子尚未出世,那个会哭会闹
会吹口哨,会为爱情挤出眼泪的家伙,在今夜
让两个人远离生活宠爱区,慢慢在镜子中
保持对称的脸形:两张与诗人重合得太深的
脸,只有在文字中才肯露出一丝丝表情。

2002/10/19


《平常下午》
十月底的下午,阳光很好,空气澄明
躺在椅上,报纸盖脸,恍惚于春天
鸟语花香,美人濯足。草长莺飞之后是风
刮走报纸,阳光直射,眯着眼
打量街上匆匆接踵的人群
眼皮还是酸胀。白天的居室阴冷暗淡
只有等待夜晚才能进驻,感觉它,享受它
缓缓上升的温度。很好的一个下午
我在床之外躺着,阳光使我的眼睛
一亮一黑,城市忽男忽女,我看到它
弹性的双乳间有一簇密匝的胸毛
我触摸的手藏于身下承担腰部的压力
母亲经过我身旁咕隆:又喝成烂泥了。

2002/10/24

《钟》

晚十点整
钟敲响了五下或是八下
我在台前阅读

十一点十二点整
钟声未响(但肯定敲过)

当  一点
当当  二点
当当当  三点
我躺在床上清晰地听见钟声

三点之后
时间背着我在暗地放水
滴嗒的水声模仿着钟表

2002/10/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