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沫 ⊙ 有缺点的好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四季诗

◎紫沫



[四季故事]      春日
             常春藤从湿润的骨骸中
             探出枯瘦而柔软的手指
             抚过她滴血的脚踝
             在经历一场宗谱的消亡后
             突然接近的果木的清香
             令她迟疑不决
             时间随着钟摆在持久的冻裂后齐齐落地打碎
             茁壮扬起的长鞭
             拦腰斩断
             上半身锁进祠堂
             下半身匐在她的脚下请求宽恕

                夏日
             夏天在诅咒中被烧掉半截
             道路因困倦而逐渐烦躁
             于是东巷阿婆用着小脚来掂量这个大火气的呵欠
             她那裹着冰棒的棉被像一块皮掉的软糖
             孩子却是一架架快乐的小飞机
             转着充满汗渍的头颅冲过她的身旁奔向副食小店
             阿婆她从巷头进又从另一个巷尾出
             皱纹与微笑一直融化到衣服上
             直到黄昏时街道顿时遛满行人
             阿婆却重新拐入自家的小巷
            几个蹲门坎儿的孩子都得到一根
           抿嘴儿的小节冰棒                        
            
               秋日
             稻田扭动金色的腰肢
             由于一次膨胀的性成熟而使她瞬然面容妩媚
             早出的空气中还嗅得出干净的女人香
             掺和着野地清淡的甜菊味儿
             浅石滩下蟹的肥足一旦由调戏变成一出吼架
             便也入了它生的死道
             于是无数勤劳的胡子结结实实扎满了
             蟹膏与酱醋黑黑红红的小星子
             黄酒落肚话闸洞开
             浑一个乡野神话似那结串儿的六谷
             娓娓道来  神清气爽
                          
              冬日
             凶猛的墨色汁浆
             从断岩细小的伤口中
             喷射而出
             像一尾尾猎人之箭窜向几近失明的天空
             地平线的腹部不再平滑
             风象一把捏在精神病人手上的铰子
             大地被突破
             在大雪后寂寥的山冈
             狂草一帧奇怪而悲怆的遗书
             落红的句点
             一只身形僵寒的红嘴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