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沫 ⊙ 有缺点的好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毕业生的底薪

◎紫沫



     我爸那个年代的人,一般是没有什么底薪概念的,一半是因为当时的环境教育,要他们为人民无私奉献,一半也是因为那时钱大多转成实物形式作了分发,我们家现在还保留着那会儿的等价产品:半导体收音机、小电风扇、几把朱红铁壳子的热水瓶。“底薪”这个概念估计是知识分子引进的词汇,它的前身大概应叫做“最低工资”,最类似于它的就是出租车的起步价和夜总会小姐的身价。不同时段(年龄段),不同地域,底薪也就自然有个参差。同样,货比三家,每个人都吊在某一个档次上,万一某人高不成低不就那就只好被上下两层“咔嚓”挤成一个孤儿。
    
     现在我要讲的是毕业生的底薪,这个毕业生是个特指词,我把门槛提高到大学本科,也就是我目前这个档次的状态。因为前不久我看了一篇报道,说是如今应届本科毕业生的底薪价码从800元到5000元不等,最高的底薪出现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发达地区。报上给举了一例子,一个人如果在上海进了世界五大会计所之一,那他底薪就有5000的可能,而在一个镇上搞会计,就只能拿800底薪。底薪在毕业生看来,不光是薪水够不够支付生活的问题,更是一个对自己智慧的确认标准。20世纪80年代中期,鲁冠球就提出一个“两袋投入理论”,指的就是脑袋与口袋的投入,毕业生比较穷酸,大多先考虑到贡献自己的脑袋,既而便往俗向上考虑了,搞经济都要讲究投入与产出,底薪如果不能充分体现价值,那就很难再提到人的自尊。于是毕业生和招聘方直到坐了下来,往往其它都谈妥,却最终因谈不下底薪而散人。底薪又与年薪不同,从对人的心理影响来讲,年薪数字比较模糊些,高尚些,而底薪则更趋实在,象一杆称蔬菜的小秤,几斤几两看过去煞清爽。
    
     底薪是毕业生最头痛又最放弃不掉的谈判话题,就像过去的文科生最厌恶数学,却偏偏要它来拉自己的综合分。谈判的话不能说得太暧昧,人家会将计就计拐你一跤;也不可讲得太直露,把自己扮成一个贪财鬼。打个比方来说,底薪就像台湾问题,是敏感核心,隔靴搔痒解决不了问题,可真枪实炮打起来对谁都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好处,谁都想对己实惠,僵持就不可避免。
    
    有句顺口溜说“大一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大二知道自己不知道,大三不知道自己知道,大四知道自己知道”,很多人知道这个段子,但不知道其中所谓“知道”的是些什么,其实由我想来,亦无非八个字:仁、义、礼、智、信、忠、孝、顺,花了十多年心血学到八个字,实在是不亏的,亏的是你毕业时,忽然觉得在底薪这样的变数面前,你却用不上这其中的任何一个字。为了底薪,做些狡猾的挣扎或决然的断码,似乎成了现今毕业生流行的伎俩,只可惜中国的人口基数和高校扩招的宽延,犯不着给你面子,与你做讨价还价的折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