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沫 ⊙ 有缺点的好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鬼迷心窍

◎紫沫




1、进入

是那棵不结痂的榆树
握着满身钥匙
裹住湿淋淋的铁锈
把严厉的目光射向我:
从我的进门开始
时间同时进入斋戒

那满身钥匙
从犯者的颤抖
证实了我伪善的猜测
虚假的和软弱的
光线
都从它身子上
跳蚤一般
向所有可辨别的角度飞去
每一滴溅落都惊起一声尖叫
门像一把沉重的朽木
当我抬脚扬起回响
它敏感的耳朵开始痉挛
许多曾经伴随英勇者而行
带有沉香气味的骨头
鱼一样
从潮湿的空气中飞翔起来
以锋利的尾骨
做反向的挺进

2、如何走出

带着唯一的这些鱼骨头
我像一个长相干净的商贩
这群落难的家当
预备在途中就贩卖
兑现成盐、粮食和碎银
我怀着光晕
搜寻树丛暗处停留的
鲜亮的鹿角
从它们满含青草气味的分杈间
辩识最接近的道路

妈妈说:路就是自己的肠子
这句话像胃一般
挂在我晃荡的身体里
活象一只老钟摆
计算我在抵达以前
所有的时间
花在肠子里咀嚼的日子

一分两半的榆树
一枝烟斗的两端
一边已经被诗人掐灭
一边却开始怒气冲冲地燃烧
变成一把把斜插在泥土与河流中的
巨大的种籽
春天不远了
石柱上开满花朵
失去了我寻找它的距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