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兰 ⊙ 多种看天空的方法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烟花爱情

◎马兰



烟花爱情




世纪的传奇在苏洲桥头起落,那断桥是神仙的姻缘,混沌一体,阴阳两通。阳光下
读的往事,代代星光如焰火,一闪而过,照耀前仆后继几近失真的情爱。身体的气
味、服饰的色彩,人生中演义的细腻、痴心、美丽。女人云5c!命运之手呼啸、沸
腾,从头顶还有泪,华服相依,红尘男女,这已经到落幕了。他还在隔岸观火,以
为天上人间。她为他燃烧,挥舞言辞,燃烧中他不知仍烧着有疾病、妒忌,于是他
抽刀断水,水竟已断了,永不复现,真到了山穷水尽。欲仙欲死的女子出生在民国,
民国位于历史的刀刃,多姿多彩、刀光剑影,集体热病般地扑向似乎永垂不朽的恩
怨情恨。乱世,爱情偷偷从骨骼里成长,穿透空气的阻力,快速地移动非常奇怪的
速度。线条挂在墙壁,有物质性的可爱以及真实。然而家传的花盆从上面坠落,再
坠毁。许多事件好象不相关包括梦和非梦。她用完一个夏天,或者春天吧,千里寻
夫,战火,战火后的灰白,一群体对另一群体清算历史。我们都站在角度之上。看
见的究竟是何人何事何山何水。她眼火耳热,欲把自身落实于具体的男人,生死不
离,女人么!眼见为实能把柄在握竞只有异性世界的生趣。她奔逃在失意忘形的路
途,犹如事故新鲜、步步逼人,她还她的情债,还使用纸币,纹在了他的身上。上
岸之后等待,在旅社对谈,她不断地化妆拍照,重温旧情,吃喝沤吐,成套军事化
动作。乱世狂欢是前世的寂寞。如歌的日子里,出殡、喜宴、欢送、送货上门这烟
花爱情。她是他的言辞,言之无物,所谓崇高,高处不胜寒。她听见他无奈的泪水,
犹如追兵来了。怀春的心沉溺下去,他们不在同条逃亡的路上。这条线在锋火中断送。
她用手撑着伫立,风景呵,阳台下露现整个繁荣走向虚幻,吱呀一声,轰然消失。一
切都已改头换面,悲欢离合,红白颠覆。命中注定她为自己开花,在劫难逃,为他而
谢。剩下走,到水的那边,在岛屿内行走,呼吸,笔墨人生。至此他在她的视线里
固定为静物石头吗滴水穿石,难堪极了。她静止不动以影子为支撑,影子上浮。没
有码头甚至没有逆光。可声音从哪里来,声音穿刺过墙,墙倒卧在地,松果般空洞、
干燥。他的种子一粒粒集合又分开,都是会开花的都能打湿心境。烟花时节他在烟
花之中呵苏洲疯狂迷烂的小调。她当时的形体很青春很书法,热爱水果。身体悬挂,
柔软地下垂。她遗世独立,突击出没的小虫,她一一清洗包括早熟的花瓣。她不再
看花也不能看完他的文字。但告别的时刻她沉默坚强、艳光夺目、空穴来风在自己
的睡房。她独自睡着,拉扰电灯照亮皮肤下的血流、墨迹。没有窗帘清晨可以来得
太早可以是无梦的夜晚。不过是到时候了烟花爱情。

(97,10,15。纽黑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4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