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兰 ⊙ 多种看天空的方法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鞭炮

◎马兰



鞭炮


我注定要出逃,在这除夕之夜。我可以忍受垂死挣扎,忍受一朵睡莲朝我飞来。但
我不能容忍鞭炮。这太过份,过份的像你在不知不觉中犯了重婚罪。
我出逃的路线也有限,我明白我其实逃不出鞭炮的视野。他们是空气无处不在。我
只要呼吸他们就在我的呼吸之间,横行霸道。
我此时想到凡高他把耳朵割下真是明智之举,而且送给一位妓女更是天才的证据之
一。
我现在明白,我为何不能绘画,或者没有找一位画家作情人。
我的耳朵功能敏感之极。声音对我尤其重要。我听见鞭炮就睡不着,如同你失去左
手,而右手又需要左手才能完成一件私人化的事,有关欲望。
我听见鞭炮我必须逃出房间。
如果鞭炮能跟踪我到大街上,它们过楼梯就休息了转道回屋,我表面微笑,我有了
胜利者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来得非常及时,使我第二天能够精神焕发,神气活现。

但今天的鞭炮炸响在大街上,冲在空气里,我不可能充耳不闻,除非我是凡高。除
非我还找着一位妓女,能送出我的耳朵。我试着用耳机把声音阻挡在外,但却徒劳
无功。声音是如此地尖锐,达到了细如流丝的境界,你防不胜防。
我试着运用我的情感力量,从内心出发,组合成一道屏障,我把自己浓缩在此间。
情感的力度和宽度有限,越用越少,不可再生。骨质时常增生。这是两回事。
鞭炮突然袭击我,刺入我的喉管,停在里面,静如处子又仿佛能行走如风,穿堂而
过。我尖叫了,听起来我象放出了一枚鞭炮,把自己炸开,飞向空中,那姿势不过
是一块不明飞行物。

2000。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4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