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兰 ⊙ 多种看天空的方法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木兰花

◎马兰



木兰花

他在我的身后,我看不见他,或者他们。
我闻着他身后传来的气息,与水有关,与死亡有关。
我飞身从高空而下,我并不打算死,我在做一次训练,训练我的恐高症。
我从小怕高,十三岁那年我喝了很多酒走到楼顶,看见月亮园得不可思议,我就想
往下跳,从水中捞月。
当我的一条腿悬空,我明白我不行了,无法坚持。我怕高。这是深植入我内心的原
始恐惧。我全身发烫,难以平静。
二十年后,我纵身跳跃,我抬头看见月光,离地三尺的空中还布满一张网。我落在
网中,我不会粉身碎骨。

我父母住在六楼。我们这幢楼一共十二层,所以我下到六层时正面对着我父母的窗
口,我想看一眼他们,再看一眼。我知道这是午餐的时间,他们正在吵架。
他们喜欢吵架在吃饭前,高潮是拳打脚踢。我父亲打不过我母亲,我母亲有股不要
命的架式,她拚命打。我父亲见我母亲全速冲来,底气就不足了。你妈是条母老虎,
女人就是老虎,老和尚没有说错。可我妈今天镇定自若,她安静地面朝窗户,我父
亲还在大喊大叫,这一辈子太倒霉了,你害了我的一生。
我妈沉默不语。
我爸还在咆哮,你害了我的一生。
我妈从衣兜里,摸到枪,对准我爸就是一枪。我爸一侧头,子弹走直线从窗帘弹出,
贴到我的胸脯。
我妈眼睁睁地看见这一幕,她尖锐的呻吟压过了我的叫唤。
我妈没想到她击中了我,她原以为枪里没有子弹。她哪知昨晚我自己装进了子弹。

枪里应该有子弹,没有子弹算什么枪呢。装上子弹,我设想哪天这子弹穿过我的胸
脯,这一天如此迅速地来了。
我妈坚信她杀了我。其实还是我自杀。
我爸转身,避开了杀身之祸。我替他挡了子弹。这当然不是我爸的意愿,他不过身
手敏捷,出于本能脱开灾难。
结果我在空中就死了,没有等我落网。
我静静地躺在网上,全身松软。警察以为我还活着,一张网覆盖了我,他们准备向
全市推广网络活动,使大家自杀不能成功。但他们只高兴了一分钟,我死定了。
他们结论为他杀。我的母亲被捕了,警察带走了她。
屋里剩下我父亲一个人。
在他以后的岁月中,他就不吃午饭了,他的头内飞舞着子弹。他一直思考十二月三
号,他和妻子为什么而争吵,为什么争吵像灰尘那样跟着他们。
而我被我母亲打死,我死得其所。
我的母亲她将以过失杀人的罪名,等待判决。

以上的这一切来源于一部电影的开头部份,她叫一种花朵。如此而已。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4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