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沫 ⊙ 有缺点的好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和雨说说话

◎紫沫



离开  LAMP

把病态的手指从我肩上拿开
骨头冰凉  橘子发霉在二米远的窗外
LAMP  一根半截的甘蔗
幸福从半小时转动中缩水
墙壁雪白
再也照不出影子
头发在哭叫中 抽身而出

LAMP  尽管如此糟糕
淡绿色走廊仍然干净
我想吃一只健康的橘子
看阳光不朽地圈住你黑色的头顶
LAMP   那才是我的爱情
把蚊子拍死在墙上
提醒你墙下才是我安静的睡眠

这橘子酸了   LAMP
我们不能再品尝
试试看  你把它掷得再远一些
让我们寻它不见
LAMP  假如游戏是真的
那么请你闭上眼
我的存在就是那只橘子



雨水之后是夏天

距离这株藏着蚁巢的树桩
五米远的地方 花蜜被谁偷了去?
脚趾在其中披荆斩棘  深厚的脚窝
有一枚鸟蛋刚被掳走的印痕

天空挤着树木高昂的咽喉
于是树群只能被歌唱
一帖青苔像我身体由内而外的濡湿  发出浓浓药气
谷穗从锄头的顶端飞起来

顺着铁道和电缆,以及残余的一点本能
它们从四面八方向昏睡的城市飞行
这是二十年后的第一次赶集
耳鬓厮磨的日历翻到小满

路途上等待着三场雨 三重门
穿越过石头的雨
干净的大地
草木仍然香气四溢
我把枯萎的稻田搬过来  
坐在中央重新开始思念雨水



走失

当雨水走失
我的眼泪就腾然而下
天边开始闪烁云朵的映象
宛若一簇礼花在眼角点燃
灰烬无疾而终

谷雨在遥远的麦田掩面低泣
哭声像一条黑暗的直线
穿过冻僵的河面
冰凉的鱼破壳而出
除了身体撞击
没有颜色 也没有交流

晨曦出来
直线渐渐变得明亮
像一根弹力而精细的抽丝
从城市所有人的眼皮底下缓缓淌过

我的眼睛听见了
透过玻璃和曲折的道路
我的双腿疲倦
但我依然不折不饶
从每一只耳畔急急忙忙收回你残落的声音

你说:也许会在我睡着时走开
雨,可惜我流不出泪的眼睛
不再成全我孤独的睡眠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