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兰 ⊙ 多种看天空的方法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知道我最恨什么吗?◇

◎马兰



◇知道我最恨什么吗?◇

◇马兰◇

@
前言:此杂文为我高中的数学老师张罗所作。

你知道我最恨什么吗?
呀。
我恨从前的抓壮丁到现在的抓大肚皮。
我三叔被抓到祖国宝岛台湾去了。有一天他作为还乡团回国省亲带着充满迷惑的眼
光看我。我也不由得迷惑,“岁月是一条河……”。我三叔是顶替我老爸应徵入伍,
在秋收的麦田被抓走,(据说那年的收成出奇地好,全村的民众笼罩在喜气声中。三
叔上路时向我老爸唠叨了不少家务事,我老爸点头再点头)。难怪他几十年后见我那
眼光不对劲。凭着自小养成的怀疑一切的精神,我怀疑这个站在我面前我叫三叔的
老头和我有血缘关系。我为老爸悲痛了,四十八年来,他将我视如已出,打我、骂
我、亲我、疼我。一个男人可以忍受多大的羞耻,可以走多远而不回头。当我如此
感慨万千的翌日,我知道三叔他不是我的亲爸,我还是我老爸的儿子。我的脑子最
近常浮现幻觉,乱认亲父是其主要病症之一,我想归结于吃胎盘吃出来的想象力或
者我骨子里感觉我没有亲父,我幻想天边存在一位父亲?事实上我老爸娶了我三叔
的未婚妻,我三叔的未婚妻是我的亲妈。如果我三叔不被抓,或者抓了我老爸,我
还是来自同一母体,区别仅是精子的不同。但我的面貌肯定不是现在这个难看的样
子,所大肚皮的事,首先申明我老婆是手擎准生证才阔步迈进产房。
“我来生孩子”我老婆气势如虹。
我老婆的肚皮谁也没能抓到。为什么呢,你们一定知道因为和所以。我头痛这个抓
字,抓什么?抓革命,什么你能抓得到?抓风吧。对于我老婆高昂的肚皮我从来敬
而远之,我明白里面有我的儿子,我怎么能得罪他,儿子是小祖宗,我坚信从他在
娘肚里就和他搞好关系,我必将终身受益非浅。他出来就会冲我亮闪闪地哭泣。
另外你知道,我怕死(但不贪生),这个抓字的内涵都是能抓死人的。搞字就比较好,
搞,搞生产,搞人际关系,搞女人,搞事业,把女人肚皮搞大。哼,搞得好搞不好
呢,全靠运气,具体地说天气。天气一不好,你还有搞得心情吗,即使有了好心情,
天公不作美,一边玩去。
我们歪脖镇有位大肚皮,在半夜时分从正脖子镇潜逃回村。她肚皮实在太大了,我
怀疑是双包胎。现在科学发达了,激素多了,女人生三胞胎和母猪下崽没有区别嘛。
我们都是脯乳动物,出来知道到哪找奶喝,真正是有奶便是娘。(没有奶者可叫之为
干娘)。这大肚皮王氏一不小心跌进了歪脖镇下狼的陷井。王氏的肚皮一天以后就塌
方了。原因众说纷云,但我相信抓字在里内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知道我最恨什么吗?
呀。
吃胎盘,十块钱一个。我老婆命令我吃,吃了胎盘的我很自觉地十点以前洗刷上床,
(我用手洗脚,寒从脚下起,寒逆流而上,直达肾脏,我保健我的脚等于保守了男人
的最后最主要的尊严)我静静地等候那激动人心的时刻之来临。可是,注意了可是,
一点儿特别的反映都没有。我老婆真是可爱,她不急不忙地说,要有信心要相信胎
盘,如同相信群众相信组织。她劝我继续再吃,一鼓作气地吃下去,吃不出高潮绝
不下吃场。她对胎盘的功能怀志在必得的意志,如同确证她的高潮是多么正常又奇
妙。
我老婆的与众不同表现在多方面。我老婆几乎每天吃豆制品。我现在看见黄豆眼晴
就黄了,标准黄眼病的前期徵兆。镇上的老刀医生声称当代红眼病在医学上将不算
作病症了,已非常普及了。人人都有一双红眼,大家就习以为常了。全镇医学评定
会判定红眼病只是眼睛的一种颜色,以前当作病来治完全错了,现在要为红眼病评
反招雪。全镇妇女会、捧协一致通过,大会开了三天,最后达成共识。让一双双眼
晴都红起来。向红眼病学习、向红眼病看齐,投入到火烈的生活中去以我们一双双
美丽的红眼。
我老婆每天到市上买豆腐,硬豆腐、软豆腐,名牌山水豆腐一块美刀一盒。然后我
老婆亲自上阵做豆浆,甜豆桨、咸豆桨,每人一碗。豆桨吃完后我老婆还不解气,
她又开始做豆渣,把做过豆桨的渣团成园形,放上酱油、葱花、芝麻油等等,总之
厨房内能找到的调料她全抹上去。我老婆说豆渣是黄豆的精品,绝大多数的小市民
还不知道呢。看着我老婆兴高采烈,我想我也可能兴风作浪。这样我的恨意正转换
成爱意,所谓坏事变好事。万事万物皆可以一分为二,一分为三,永远可以分下去,
子子孙孙,千秋万代。

知道我最恨什么吗?
呀。
我隔壁的那对不停地做爱,女的叫得比杀猪还动听,男的半两声音都不够。从此我
老婆暗暗下定决心也要叫起来,叫得比那女的更响亮、更锋芒毕露。我老婆就打胎
盘的主意了。她知道治疗阳萎的特效春药“伟哥”上市了,不过她说胎盘最自然来
自女人的身体,绝对没有化学成份。你看我的老婆多可爱,她关心我的身体有没有
化学品。感谢主!我老婆是一只高傲的火鸡美丽又多情。
我老婆对于养生注颜自有她一套作法。早晨起床伸三个懒腰,一个都不能少,说是
从气功报告会听来的经验之谈。随后她站在屋子中央哈哈大笑三声,也是一声都不
能少。折腾完形体,她喝三大杯白糖水。谢天谢地,她不再坚持让我陪她练功,她
以前声称夫妻对练最易发挥内在的功力,潜移默化中夫妻更加有夫妻相。感谢主!
我老婆是一位杰出的归纳主义者。
老婆呀老婆,英特来(英特来一定要实现,英特来已经实现)的新闻说,美国在妇女
组织的强烈要求下,“伟姐”的生产、研究已提出议事日程上来了,伟姐的面市指
年可待,指月可待呵。

知道我最恨什么吗?
呀。
乐透,我每买每不中。你知道那些中的人也是和我一样的凡人,世俗的人,模样难
看的人。运气呀!上帝之手嘛!上星期我们康洲的乐透奖堆积到了上亿美金。盖因
正脖子镇不发售乐透奖,正脖镇民全部倾巢而出,到临近以富人为主要成份的管你
镇撞大运。百年未遇的人山人海,高速公路上停满了汽车,管你镇出动了大量警力
维护纪律,警犬虎视眈耽。打起来,打起来才好呢,我恶毒地盼望血染的风彩,如
果我倒下……。我所居住的歪脖镇也涌入了不少正脖镇的民众,他们在我眼里象一
群难民。我们都是难民,等待发财的难民。经过几天几夜的销售,管你镇通电全国,
从今以后管你镇再不发售乐透奖了。管你镇要保持最后贵族的气质,对金钱执一定
程度的清高态度至少不必在众人面前展示那份猴急急的穷凶极恶。想一夜发财者到
别的地方去,主要到歪脖镇去,反正歪脖镇人的脖子歪。
知道我中了想什么吗。化钱的感觉,怎么说,好迷人、好过瘾。买一辆上次你们说
的宝马,买一只我朋友捧协啸主席的名牌表,然后到欧洲好好玩一通,欧洲呀,千
锤百炼的帝国主义。然后有座大房子在海边以便调情风流、附庸风雅。再买幢公寓
房在曼哈顿的公园大道与宋美龄同在。最后成立出版社专门发行非主流、不知名的
文学作品,捧红一个或几个作家,主要是女作家。还有吗?让我慢慢思想。这是我
引以为乐的精神生活,刺激又保险。开奖时我的神经紧缩、高度兴奋,数字一出来,
我身体反映如射精疲塌又轻松,总算出来了。最后你猜怎么样,我化了二十块美刀,
结果中了二个数字,净赚一块钱,刚好够买一盒我老婆喜欢的三水豆腐。

知道我最恨什么吗?
呀。
中文网上博死太多,男人太多,才子太多,单身者最多。我从心灵深处佩服他们,
在红尘中守身如玉多么不得了,当然他们也不真守,但未婚肯定标志了一种精神姿
态,一种不流俗,一种拒绝。
我知道我之所恨完全没有道理,许多时候人的恨就是真的没有道理呢!确实有无缘
无故的恨。
在我的居住地Y大学,近年来致力于改变白种男人最后阵地的保守形像,大力推行多
元化、平民化。Y大学总图书馆的前台,放着一块大理石雕像,上面核着Y大学自收
女生以来每年的女生人数。雕像呈椭圆形,大概象征生命起源的子宫,温柔的喷泉
水覆盖她。
我上大学时没这么好运,全班三位女生,一孩子她妈,另外两位无论我如何表示礼
貌都有损校容。两位女生意志坚强,学习成绩名列前茅,这份自信给她们一种妙手
回春的英姿,不爱红装爱学装,中华女儿多奇志。丽丽披荆斩棘(她临上阵时对全宿
舍的女生宣布,你们对我这么有信心,万一我阵亡了呢,你们是不是能够抹干烈士
身上的血迹,掩埋好战友的尸体,踏着烈士的血泊前进呢?她的室友们整齐高呼,
没有问题,死了夏明翰,自有后来人。)她最终嫁了全校公认的一号美男,把其他小
女生气得吐血,奄奄一息,悲叹空长一副好相貌。剩下的那位据说至今未婚。未婚
的女人不如未婚的男人令我敬仰。她声称是美男专业爱好者,正因为长得丑才更爱
美男,为了下一代的幸福面貌。我在这里祝福她,如果我是美男我能自我牺牲给她
吗?肯定是不可能的。即使过来人高声叫唤关了灯都一样,但开了灯的白天就不一
样了嘛。老爸在上,我宁死不娶丑女。宿命!除了宿命我不知还能找到别的解译?
我就这点爱好了,我已经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跳舞、不唱歌、不吃味精、
不看天气预告了。每个人都一个底线,牢不可破的底线,不娶丑女就是我人生唯一
不可更改的本质。

知道我最恨什么吗?
呀。
没有男人义不容辞对我宣布他是同性恋者。你知道我乐意清楚地了解和我打交道的
男人之性取向。他们看上去和我这个异性恋没有分别以及异常的举止,肯定不象香
港电影拍的男同性恋那么女里女气。
我们系办公室的男秘书最近死了,大家才知道他是同性恋。他举手投足大方舒展。
他身材极好,面貌正点,经典意义上的高大英俊小生。(我为女人可惜)他热爱运动:
滑雪,打橄榄球、游泳。他待人真诚、随和又有幽默感。
“今朝有酒今朝酸”这是他的口语。一个年轻的男人就这么没了,因为他爱另一个
男人。什么是后现代,这就是后现代还可包裹着热闹的后殖民理论。这是一场必败
的战争,他们属于悲剧情节勇敢地跳下去,召苍跳下去了,唐塔也跳下去了,现在
请你也跳下去,你将溶化在蓝天里。他们一步步地走向死,陷入绝境,惊心动魄的
爱情,爱能把人爱死了,所谓后现代化的爱情是也。
男人为了革命牺牲性命,血洒沃土,所谓“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当代男人
也愿为爱情死了,这几乎是女人的干活。世界大同,首先体现在男女大同,女人能
做到的事,男人一定能做到。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生死相许。”

知道我恨什么吗?
呀。
我儿子,他笑话我的南方口音并且他还问为什么。前天他碰巧撞见我和老婆在沙发
上亲密无间。他急急地叫,不要亲妈妈。什么儿子!儿子是八九点钟的太阳,老子
是八九点钟的月亮不成!儿子打着他的小算盘,一门心思提问题,幻想问倒我,
“爸,你说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先有蛋呀,这种蛋不是现在你所看到的蛋,是另外一种蛋,然后就进化成鸡蛋,鸡
蛋然后就变成鸡了。哼,小子,想用鸡生蛋,蛋生鸡来考我,你真是个孩子。
“恐龙为什么会死。”,儿子,你倒没有死心。因为气候,他们不再适应了,关键
是气候。世上越寒冷的地方自杀率从来居高不下,热带区域妇女迅速地成熟。新一
期的【国家地理杂志】报导,在中国发现了有翅膀的恐龙。他们说恐龙变成了飞鸟,
传说中的鲲鹏这类大鸟,极可能就是恐龙的化身,怎么样,儿子,有点意思了吧。
我振振有词时我感到好为人师是人的天性,再笨的人也会因儿女满足教人的虚荣心。
“为什么妈妈的肚皮会生小孩,而你不能。”妈妈的肚皮有个洞,你老爸没有。
“那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家的这个桌子是木头做的呢”
好了儿子,做你的家庭作业吧。
再等二十年,肯定儿子不会问你问题了,他会告诉你该怎么样做,你不懂什么,你
曾经说错了什么。儿子将作为一个男人挑战你。你目睹小男孩子如何成长为男人,
追女人,左冲右突,选择职业,焦头烂额。那时候你回忆现在将哑口无言、哑然失
笑。其实现在我已经哑口无言了。
儿子做完作业说,“我希望我不是活着的,那样我就不会死了。”

知道我恨什么吗?
不知道了。
对,是上海男人,上海可以没有上海男人(洗内裤的上海男人呐)但不可以没有上海
女人。娶老婆最好娶上海女人,是神气加福气,只要还有上海女人,男人们应该有
活下去的活力。四川女人也不错,看看呼风唤雨的晓庆大姐吧。“男人都爱我,男
人见了我很少无动于衷。”晓庆大姐姐如是说。上海男人能自信自爱自尊如此吗?
所以,洗内裤的上海男人与画眉的苏州男人难以同日而语,从眉毛到内裤这是个从
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是从喜剧到悲剧的转折。堕落呀,不在堕落中爆发就在堕落中
死亡。谁说当代男人的精子数越来越少?如此速度发展下去,男人总有一天无精可
射,人类终归前功尽弃。你看我们歪脖镇电影全靠女人撑台子,没有男主角了,男
主角是陪女主角的戏,女人在电影里翩翩起舞,演义剧情,男人亦步亦趋。五十年
代正脖镇还有高大全的男英雄形像,邱少云、少剑波,填枪眼的黄纪光,对全镇男
人起着榜样的作用,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改革开放搞活后,女人首先活起来了,
占领了影幕,光彩照人,男人或病态或凶残,甚至发展到丑星当道,男人从形像上
衰败下去。歪脖男人不面对自己,他们转身打女人的主意全心全意营造、装扮女人。
呜呼,我愿天公重抖擞, 不拘一格降美男。

知道我最恨什么吗?
呀。
校友会。他们每隔五年就来找你,四年他们不找。上次参加校交会我看到38年毕业
的校友,他们已有八十多岁了。Y大学有专门机构跟踪、追击校友,十年、二十年、
四十年,他们总能找到你,请你回来参加校友会,欢度夏日。校友会安排在六月中
到七月初,乘学生放假之机让我们花花绿绿大闹校园。每届校友分别在不同的校园
联欢,在我所居住过的TT学院写着1948年届,校友会持续十多天,校友分批来到校
园。学校请我们回来目的自不是让你回忆往昔峥嵘岁月,抒情抒情。他们要你捐钱。
我不捐钱,我参加校友会为了看她,她怎么样了?还是一位热血沸腾的爱国女青年
吗?她容光焕发地谈论政治,国家的前途。昆德拉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会发笑。
我初情恋人一爱国,我就低头。她告诉我,她原是一位暗恋主义者,喜欢上谁咬牙
不说,还特别从容不迫。现在想起来真是不知错过了多少好姻缘。
我对她说,她还有机会。年轻时没有放纵过,年老了定会反攻倒算一把。在青春期
就风风火火折腾一气,以后的日子反而能静下心,该做的已经做了,不该做的也做
了。人人都有颗浪子的心,前浪还是后浪罢了。

知道我恨什么吗?
呀。
我的第二任恋人,他不准许我摸她的奶子。我的第二任恋人是小家碧玉式。冬天她
织毛衣,帮我织了多双手套,我试作装饰品挂在墙上。我们谈了三年恋爱,她说真
爱可以等。我可等不了了,我看她的臀位绷得很紧,可以拧出水。她的脸泛红,手
势也通红。而我的一颗红心最好两手准备。我准备好了,在深冬的夜晚,我跑到酒
巴喝酒。一位女子高声说,今天晚上谁敢和她睡觉,她就嫁给谁。我看着她,神情
为之飞扬。我说,好吧,我去开房间。她跟着我走出酒巴,把所有的哄堂大笑执于
脑后。这是个勇敢的女子,我得娶真爱、假爱都不可以等的女子。车祸随时都在发
生,随时都可能吃错药,随时都可能暴病而亡,我随时都会自杀成功,我随时都会
拿刀杀人。
这样的女子成了我儿子的妈。我想那天晚上是她活过的日子里最过瘾的一天,也是
我最理直气壮,最潇洒风流的一天。我现在还没有自杀或杀人我想全靠那天的壮举。


歪镇长,(关于歪脖镇我会在下一篇实验中篇专门讲述、重点分析)他高举着道德经,
在我的婚礼上,念念有词,“朋友妻,不可戏”我的妻不是朋友的妻。你听见了没
有?她早已名花有主。什么名花有主,歪镇长你喝多了。镇长口中仍然念念有词,
“朋友妻,不可戏”。我的婚礼就在歪镇长的证词中结束了。“无限风光在险峰”
这是我送给我妻子的成语。我妻子说“四海翻腾云雨露”。
我妻子坐在沙发上,吃韩国的辣泡菜,一大杯冰水,她觉得生活不错了。吃完了泡
菜,她又做一碗豆腐花,放上椒油、冲花、味精、几粒虾米。又吃。锅里还煮着一
大锅鸡脚。我妻子说,买看的不如买穿的,买穿的不如买吃的。叫老公买,化得还
是自家的钱,不化算呀,自己买就更不化算了,还不如一片冰心在火锅呢。

知道我现在最恨什么吗?
呀。
我的电脑硬盘死了,我七八年的心血全付之于电流了。如此并不激发我之最恨,写
出来的字本是要付水流,早付了电流可以说大同小异。
前年我第一次写作时就清楚地认识到,很难有读者看我文理不通、乱说乱动的汉字,
但我忧心忡忡,我迫于这个忧心忡忡的形势,我只好坐直在电脑前。我正经起来的
面目不能说滑稽但可能比较装模作样。我相信我是位虚荣心极强,爱出风头的小人,
(我不是女人,但我是小人,所以也难养也)我写作时我恨不得把自己、他人完全揭
发了,我就感到无比快意。
现在不仅我的硬盘死了,我的电话也断了。我无法联上网,同美国人民一道阅读克
林顿与莫尼卡一波三折、充满变数非常戏剧化的性史。据CNN的统计,自从昨天把长
达四百多页的调查报告搬上网络,平均每一分钟有30万人上网取阅。我的天,这是
本世纪最大、极可能也是最后一次惊心动魄、排山倒海的阅读。而我与之失之交背,
我痛恨我又一次痛失参于群众运动的机会。
很多年前作为独子,我没能赶上上山下乡。我的十七、八岁是关在我的小屋里渡过
的,几本鲁迅的书、一本“欧阳海之歌”,一本“海岛女民兵”,外加“新来的小
石柱”,还有诸如保藏在大家记忆中的“红岩”,“雷锋日记”,“野火春风斗古
城”,“敌后武工队”组成了我的汉文学世界。“山在欢呼,水在欢笑,到处莺歌
艳舞”这样的文体,导致我现在的文字就是虚假繁荣,浪情的表面下,一无所有,
言之无物。
张罗是我的文学启蒙者,(第二次握手是他给我的写作训练文本),张罗是我高中三
年级的数学老师。张罗是上海男人,张罗确实帮我洗过一条内裤。
他叫我进城替他代买一盒洗头水。我在路途中换了内裤,并把内裤放进装洗头水的
带子却忘了拿出,随手就放回到他的办公室。二天以后,张罗给我打招呼,他请我
到他家里去。张罗一个人单身住在学校,他是个未婚的青年男教师。
还你的手带,谢谢你。我说不用谢,举手之劳。张罗笑嘻嘻地说,你打开它。我以
为张罗老师给我他批改好的作业。我看到的是我的内裤,洗干净了的方格子花内裤。
我知道这条内裤上有些我体内的液体来自我夜半三更的想入非非。
事情过去很多年了。张罗老师早已娶妻生子,他结婚后的第二年调到他妻子所在的
九江市。今天洪水穿越了九江,我在Y大学读了这条新闻,我想到我的数学老师张罗,
他帮我洗过一条内裤。

知道我最恨什么吗?你们就不要呀呀地学语了。我自问自答。
今天早晨我的美梦被歪镇长组织的马拉松长跑打醒了。昨天晚上我和远在北京的女
网友,年轻美貌的哟(至少我相信她说她漂亮是对我的善意)在ICQ谈到深夜四点。然
后我做梦了,结构主义的美梦。我用手扒开她,随即用雪茄放进她的下体。说味道
真好,(我现在才知道我和克林顿做了同样的事)。北京女孩快乐地和我口交,我请
求她在我射精之前停下来,她咬住不放,说要做完这件事,这件事一定要做完。我
看着她忙乱的身子,心里开始难过,她是多么年轻,而我又是多么苍老我想我进入
更年期了。这个时候我听见“加油,加油”的叫唤,我知道我醒了。
醒了以后,我站在窗前睡恨醒松瞧着公路两旁助兴的人群。他们加油的口语、他们
跑步的精神不仅无形地打击我生活的自信还有形地粉碎了我的艳梦。
我已经三年没有跑步了。我想我能走好路就不错了,跑什么跑(跑步进入共产主义)。
小时候我老妈教训我,我美丽的小邻居英英也教育我,翅膀没有长硬就想飞。“我
要飞越”。现在我好了,现在我抬头望天空、望云彩的情趣所存无几,这样多简单。
秋天的雨落下和着半斤八两般秋天的味道,镇民们还在突如其来的雨中跑着,他们
淋得透湿。有位老人明显跑不动了,他停下来站在跑道中央,他会适可而止,他懂
得他的极限在哪里。我为之感动,比起到达终点的胜利者我更倾心于无力坚持到最
后,在路途中倒地的失败者。
歪镇长一星期前号召镇民出来欢迎参于长跑的镇民。他们在风雨中跑,我坐在家中,
对比如此强烈。

所以我厌倦写真主义,美女的写真集除外。难道我们的想象力贫血至此吗,现实的
残酷多么令人怀疑现实的真实性,(比如说正脖镇一位弱小者无钱支付七岁女儿600块
的学费,先将女儿吊死再自尽上吊。他化为一条直线向我们解译了山穷水尽的境界。
)现实还剩下什么呢!虚构,虚构是艺术的本质,虚构的小说是飞翔的精灵横跨时空
经久不息。我的关于现实主义指的是张罗老师结婚时所用的红木家具。暗示了吗?

我恨所有的暗示,所有似笑非笑的面孔。奸臣为什么总能当道呢,这里面定有生理
原因。我还恨洗碗洗衣洗澡洗耳恭听一切洗涤剂。

结尾:我想说一句我喜欢。我喜欢自由的生活,随心所欲的生活也就是共产主义的
生活。共产共妻共夫,最后世界大同,一统江湖。千秋万代,葵花宝典。

九八年九月十一号于纽黑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4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