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雁 ⊙ 正午的观察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荒唐——为亲爱的王美人而作

◎马雁



    “你到我身边,带着微笑
    带来了我的烦恼……”
    (一支流行歌曲)
    
    开始,我们在谈月氏。
    大月氏和小月氏,它们是多么的不同啊!
    如同大头党和小头党,为了人生道路的不同
    打得你死我活。现实里有你
    就没有我。如果不是遇见你,预备——唱
    可是,他说:帮主!
    
    你说,哦,可怜她掉进了粪坑……
    再抽一支烟吧,她在烟雾里吻掉了你的惶恐。
    你肯定已经在黑暗里抚摸过她了。否则,
    她怎么会有那样甜美的微笑,好象我
    一样,怀念那些还没有降生的雏儿。
    我的那些雏儿们,雏儿们。
    
    还有谁比我更可怜?没有钱,没有工作,
    没有感情生活……一言难尽啊,那么
    请让我靠近,把心里话对我说。
    你抒情:我的蓝天,你的白云。
    我在阴影里看到,我的爱人
    你的死神。如今好了,我们
    
    在光天化日下调侃,那个神经病
    真他妈的神经病!我怒道:他是个混帐;
    你挽着他,跑路了。连回眸一笑都忘了,
    这是不可以的。作为美人,你
    慵懒,千娇百媚,在雪白的纱笼里
    画唇线,剃腋毛。我发誓我没有偷看,
    
    只是你的影子,啊,那扭曲的影子。
    有时候,你做仰卧起坐,灰尘扑到她朝天的鼻孔里
    引起痉挛般的喷嚏,还有惊心的寒战。
    是的,你有罪。在你的梦里,你尖叫。
    你哭后的枕头如同干旱天气里该死的蜗牛,
    真该死,我就是这样没心没肺。
    
    是的,你有罪。你该像蛇一样吃土,在地上爬。
    如果,身体永远不能直立,线条永远只能弯曲,
    那么,是不是很性感?你的烟快要燃尽了。
    不近不远,刚刚好一支烟,刚好够把这些回忆烧完。
    准备好了吧!你坐在台阶上说,
    不,我不想那样。你看我的眼泪。
    
    2002-07-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