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第3周短诗

◎闻九排



买菜

妻子出门买个菜
快两个小时
不见回来
想打电话问问
没料她手机搁家里
好不容易盼回来
问她咋花了
这么长时间
昨儿下过雪
路上结冰打滑
让人担心
谁知
她还不高兴了
“我干啥去
难道还得向你
请示报告不成
要真关心
就该主动买菜去
落实到行动上
不是光耍嘴巴皮子”

2023/01/15


假发

楼下女邻居
女儿结婚
戴了一头假发
一下子年轻了
至少10岁
见面夸了她一句
她不意思起来
“起初
我女儿让我去染发
我死活不同意
她说她公婆看上去
比我小一大截子
我顶着一脑壳白发
太不协调
这才想着
戴个假发的
不是亲家母比着
我才不会搞这些名堂呢
每天上班忙得要死
哪儿有心思捯饬唦
等春节过去
我就不戴它了”

2023/01/15


二婶

二婶打门前走过
看母亲坐在门口
跟母亲打招呼后
破天荒问起父亲
哥比以前好些吗
我替母亲说
痴呆症这种病
但凡得上身后
就不可能好
只会越来越差
她提出进屋看看
我说不用了
您忙您的去
二婶见我这么说
态度反而更坚决
直往屋里走去
来到父亲房间
她大声喊道
“哥,我是远秀
认不认识我啊”
跟进来的小妹
气得不行
“他老痴呆几年
连我们都不认识
现在怎么还可能
认得你唦”

2023/01/15


耍流氓

手机百度搜索
经常推荐一些
看一看养眼
却无心点赞的
美女图片和视频
划拉屏幕时
稍不注意
就给她们
点赞了
想取消
接着再点一次
我操
变成双赞了
仿佛超喜欢似的

2023/01/15


好心

大妹跟母亲聊天
说侄女现在交往的
这个男孩子
其他都还好
就是个子不高
言语之间
露出不赞成意思
母亲说
你一个做姑姑的
千万不要打破
自古以来都是
宁拆一座庙
不毁一桩婚
谁都知道你
是一片好心
可将来日后
他们若成了
你这话要是
传到他们耳朵里
反讨他们不喜欢

2023/01/15


玩笑开过头

带着外孙
在阳台玩
看他手里
拿着两辆
迷你玩具车
舍不得放下
跟他要过来
假装扔下楼
把他吓傻了
女儿知道后
颇有些生气
“你明知他
最喜欢车
咋能这样
开玩笑呢
你这么做
对他实在
太残忍了”

2023/01/15




搞顿饭吃
搞餐酒喝
搞杯茶喝
搞场麻将
搞本书看
搞好了
搞坏了
搞哭了
搞笑了
搞泼了
搞倒了
搞得乱七八糟
搞么事呀
搞什么搞
万事万物
没啥不能
用一个搞字
把它解决掉

2023/01/15


母亲出去了

午休起来
到父亲房间
帮他换完纸尿裤
又帮他翻了下身
刚坐下来
在手机上写诗
母亲走了进来
搬了一张椅子
在我对面坐下
想跟我说话
见我一直埋头打字
母亲很快又站起身
往外走去
“哎呀
我还是到外面坐着
你爸房间
老关着门开空调
里面味儿太大
坐着头晕”

2023/01/15


父子之间

帮父亲擦身子
母亲在旁边
跟父亲聊着
你看儿子
对你多好
服侍你几年
天天帮你擦洗
换别人
谁还能这么对你呀
痴呆的父亲
也不知听懂没有
口里咿呀呀呀的
说个没完
其时
我在想
如果我们小时
父亲对我们不好
我还会像现在这样
服侍他吗

2023/01/15



清官难断家务事

小妹夫姑表哥
打电话来
邀请他和小妹
去参加他女儿
再婚婚礼
小妹让他回绝
不去了
小妹夫找到我
希望劝劝小妹
说这么近的亲戚
如果不来往
那就没亲戚
可以走动了
小妹说
你这些亲戚
把我们一家
当傻瓜样看待
还跟他们来往
有啥意思

2023/01/15


鸡蛋面条

下午
见家里面包完了
想去买点回来
好明天早上
父亲有吃的
母亲说
不买了
面包又不是
什么好东西
不也是
面粉和鸡蛋做的吗
而且里面的鸡蛋
也没多少
不如我
煮碗鸡蛋面条
给你爸吃呢
营养多
还省钱些

2023/01/16



开车不喝酒

晚饭时候
见母亲做了两个菜
酒瘾一下子犯了
特想喝一小杯
自打感染奥密克戎后
已经有一个多月
没喝酒了
忽然想起
一句警语
“开车不喝酒
喝酒不开车”
咱虽然不开车
可一家老小
都指望着我
尤其是
照护父亲这活儿
只能是我来干
这情况
跟把握方向盘的司机
有什么两样儿呢

2023/01/16



辩手

妻子同学
让她老公
送来20多斤
他老家自产的莲藕
妻子想转送一半儿
给二姨子
找了个理由说
“反正这些藕
也不是花钱买的”
对转送
我当然没意见
但妻子不知道
她这句话
很轻易就激起了
我心里反辫的欲望
因为我
曾经是个辩手

2023/01/16


肚子饿了

侄女放假
从武汉坐高铁回来
让侄儿骑摩托车
去车站接她
侄儿说
前天下雪了
这两天化雪
天气很冷
坐摩托车吹风
你受得了吗
不如打车回来
侄女说
不行
打车路上太堵了
估计得一个多小时呢
你骑摩托车过来接我
差不多20分钟左右
就可到家
我肚子饿了
太想早点儿
吃到妈妈做的饭

203/01/16



父亲生日快到了 

因为感染 
新冠病毒 
父亲曾经一度 
精神状态萎靡 
这两天 
情况开始好转 
虽然说话依旧 
含糊不清 
但偶尔已能 
蹦出一两个
咬得很准的字词 
甚至是短句子 
这已经是 
一个很大的进步 
明知道父亲身体 
不可能彻底好起来 
能有眼下这个状态 
我真的很知足了 
至少
父亲下个生日 
还能跟我们 
一起过 

2023/01/16




坚持

照护痴呆父亲
三年多了
有时候
难免产生
要放弃的念头
每当这个时候
脑子里
很自然就蹦出
当年读大学时候
也正是母亲身体
最差的时候
家里的重担
几乎靠父亲
一个人扛着
那会儿
他一定想到了什么
才能最终坚持下来
同时供我们
兄妹四个读书

2023/01/16


给外孙画车

每次一进家门
外孙就缠着我
要给他画车
大卡车
小轿车
洒水车
雾炮车
摩托车
自行车
坦克车
拖拉机
三轮车
公共汽车
双层巴士
火车
但凡他知道的
一个个报出来
让我一辆接一辆
不停地画
零基础的我
现在越画越好

2023/01/16



抵抗力

每次带外孙
遇到小家伙
提出这样
那样的要求
总抗不住他
一哭二闹
都遂了他心愿
女儿说我太惯着外孙
我说一点儿都没有
她说你就不能
对他狠点儿吗
妻子解围说
外孙对于我来说
就是新冠病毒
我对他
毫无抵抗力

2023/01/16


以鱼换饭

妻子闺蜜
跟着女儿
住在海南
留下她老公
一个人在家
这位老兄
不喜欢做饭
但喜爱钓鱼
每次钓到鱼
就送给亲友
顺便在那儿
蹭一顿饭
运气好时
还被留下来
打一场麻将
这也是他的
另一个爱好

2023/01/16



三连发

在父母家
二楼午休
醒来听到
后面楼里
一个男人
正在打电话
“前脚把我妈
送出去了
后脚我姐公公
又走了
那边刚落等
没想
我老丈人
又走了
这段时间
累得我够呛
好在他们赶趟
还没赶在同一天
不然
真不知咋办”

2023/01/16



不要小看一个孩子

几天前
往废弃的加湿器水桶里
注入了一点儿水
将三条假塑料鱼儿放进去
算是给外孙增加一个玩具
这两天小家伙时不时闹着
要我陪他看鱼
我拿起康乐球杆
伸进去搅动
制造塑料鱼儿
游动效果
女儿说这下坏了
外孙肯定要学着的
我说不会的
这个水桶有他高
他不可能把球杆伸进去
女儿说不信就走着瞧吧
谁知我刚把球杆放下
小家伙就拿起来
先学我抓住杆尾
试图伸进去
发现行不通后
立马改变策略
抓住杆头
将其插进去了

2023/01/17


满盘皆输

大学毕业前夕
最后一个寒假
去高中语文刘老师家拜年
跟他报告毕业去向
透露想回家乡工作
他帮我分析了
这个选择的
最终结果
刘老师预测很准
就是我现在的样子
并建议我不要回来
当时的我
迷茫之中透着坚定
还是毅然选择回来
就想把自个儿所学
用来报效桑梓
如今落得个
满盘皆输
不得不说
我那时的想法
实在太幼稚了
好在不幸之中有万幸
末了有诗陪伴我

2023/01/17


梅花瓣

小时候
每到冬天
母亲就会熬夜
给一大家子人
做鞋做靴
经常一做
做到凌晨
记得有一年
帮我纳鞋底
母亲打起瞌睡
把手指扎破了
洁白的鞋底上
留下好几个
血指印儿
仿佛
一片雪地上
散落着几片
殷红的梅花瓣

2023/01/17


债务问题

家庭群里
大家吃淡饭
操闲心谈着
国与国之间
交往的事儿
小姨子说
那些借债的
终究有一日
会被免除债务
指望它能还上
那是不可能的
二姨子说
是的
是的
实力强大的国家
就应该帮一帮
发展不够的国家
就像亲戚朋友那样
然后
谈话戛然而止
据我所知
二姨子看病
从小姨子那儿
差不多已借走
200万

2023/01/17


病根儿

30多年前
与小堂哥吵架不久
他儿子到我家屋后
爬上一棵桑树
采桑葚吃
当时余怒未消
冲他大吼一声
“谁个让你爬上去
摘我家桑枣儿的”
小家伙惊慌失措
从树上直接跳下
楞把我吓傻在那
他倒是没事儿
一溜烟跑走了
可我心里头
落下病根儿
这么些年
一直想着这事儿
万一他摔着哪儿
出现严重后果
那可怎么办啊

2023/01/17


往事如烟

30多年前
远房小堂哥
跟二叔吵架
破口大骂
伤及祖母
劝说无效后
我也加入战斗
与他对骂起来
从此
两家人
整整10年时间
彼此没有说话
直到2000年
祖母去世
小堂哥忙前忙后
帮忙置办丧事
这才彻底和解
对骂的事儿
双方只字不提
仿佛一阵云烟
早已散去

2023/01/17


临行

女儿拟定好了
大年初一
吃完午饭
就回长沙去
这两天
妻子天天规划着
女儿要带哪些吃的
本地传统食品
挨个儿准备着
完了
又问女儿
要带哪些蔬菜
免得回长沙
又上超市买
莲藕
莴笋
白萝卜
小白菜
一个一个问
把女儿都问笑了
“我的个妈妈嘢
你该不会让我
把整个菜市
搬到长沙去吧”

2023/01/17


遴选

远房小堂嫂
在她家萝卜地里
选拔了一些萝卜
送给父母吃
母亲又从中
遴选出三分之一
让我带回我小家
给家里人吃
妻子接过后
又从中选出几个
打算蒸给外孙吃
仿佛
眼下流行的
公务员遴选
一层层筛
最后选出
几个幸运儿

2023/01/17


相声

远房小堂嫂
给父母家送来一袋儿
她自个儿种的胡萝卜
“这萝卜不太好”
母亲说
“我看好得很”
“一个个不成形儿”
“说明没有上化肥”
“今年天干
缺少水分
所以个儿
长得不大
也不好看”
“我看到过好几次
你给萝卜地浇自来水
比下水道的水
干净多了”
两个人
你一言我一语
跟说相声似的
说了刻把钟

2023/01/17


投降

新买的手机
从第二天开始
就不停地
给我推送
系统更新提示
我有轻微强迫症
看不得桌面上的
那个红色小点儿
半个多月里
一直与其战斗
每次看到
都通过一番操作
让那个红色小点儿
消失掉
今儿早上
终于抗不住了
仿佛
签下受降书似的
授权同意了
系统更新

2023/01/17




几个月前
妻子申报高级教师的资料
报送上去之后
我提议
给她同学打个电话
他作为市委常委和副市长
给教育局和人社局打个招呼
可百分之百保证评上
她一听来气了
“与其打给他电话
还不如不要
这个高级教师”
当时我心里头
一边为她点赞
一边想着
那就赌一把吧
都说事不过三
这都第四回了
怎么着
也得评上吧
如今结果出来了
面对再次失败
不得不说
我他妈的
愿赌不服输

2023/01/18


捂着

妻子一门心思
扑在教学上
到现在为止
都还不知道
她职称评定的事儿
这次落空意味着
她今生无缘
高级教师啊
想到再有三天
就是新春佳节
决定暂时不把这个
令人沮丧的消息
告诉给她
也好给我自个儿
留足消化不良情绪的时间
到时候
好有心情
帮助她走出来
唉,只能这么着了


2023/01/18 


放不下面子

自2008年以来
妻子前前后后
4次参加
高级教师评定
每次都觉得
她水平够
能力又没问题
教学成果也好
可以说样样儿胜过
那些高级教师同事
完全没必要
四处求人塞红包
结果
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唉,如果我能圆滑点儿
帮她找找关系
何至于落到
今天这个地步
也许10多年前
这事儿
早就搞定了

2023/01/18


揽责

下午闲暇
上网查了查
妻子高级教师评定情况
评定结果早在半月前
就公示出来了
反反复复
看了几遍
跟以往一样
依旧没有妻子
心情一下跌入冰窟
妻子很快就要退休
此次失败
意味着她这辈子
无缘高级教师
晚饭时候
母亲察觉到
我情绪低落
问出啥事儿了
不想母亲瞎猜
便如实说了
母亲长叹一声道
唉,如果不是我和你爸
拖累你们
你们就没什么压力
也就不会在乎每月
少拿那几百块钱

2023/01/18

左膀右臂

肩周炎发了
两只上臂
活动受限
右臂还好
左臂却时不时
闹点儿情绪
疼得人眼泪
都快流下来
以致每次
动用它时候
都小心谨慎
生怕惹毛它
不禁想起
小时候
父亲带着我
和弟弟干活儿
弟弟有个特点
经常干着干着
就撂挑子不干
每次干活之前
父亲都得甜言蜜语
哄着他
承诺干完活儿
有东西奖励他

2023/01/18

背对外孙

外孙躺在怀里
迟迟不愿入睡
两只小脚
蹬来蹬去
手也到处乱摸
想他尽快安静下来
早点儿进入梦乡
选择翻身
背对着他
小家伙
也不说话
把一双腿脚
蹬在我后背上
时间长了
让人觉得
仿佛背负着
一座大山似的

2023/01/18 

小疤壳

不知怎么的
左眼内角那儿
突然长出一个
小小的疤壳儿
几天下来
一直试图
将其抠掉
可劲儿使大了
感到有些疼痛
使小了吧
又抠不下来
反反复复地
抠了又抠
最终还是没能
将其抠下来
只能忍受着
它的折磨
唉,以前光知道
眼睛里容不得沙子
现在才晓得
就算眼睛旁边
也容不得异物

2023/01/18 

晒妈

女儿同事
不知不觉
40过了
至今还是单身
看女儿晒了几张
外孙做游戏的照片
她也跟着发了几张
她妈妈学芭蕾的照片
还配文自嘲道
你们晒娃
我就晒妈
咱们比着晒吧

2023/01/18 

躲猫猫

外孙提出躲猫猫
欺负他人小
抓着他衣领子
就躲在他身后
他前面转动身子
我后面跟着他转
不让他看到我
转过几圈后
小家伙
突然不转了
硬拖着我
往电视机跟前跑
还没站定呢
他就指着电视机屏幕说
看到了
我看到了
外公在这里面

2023/01/18 

想多了

妻子那边的
一个远房亲戚
送来50个咸鸭蛋
听说是她自个儿
用自家养的鸭子
产的蛋腌制的
把我高兴坏了
亲戚抬脚刚走
就迫不及待
煮了6个
剥开一看
嗨,哪儿是红心蛋呀
分明就是笼养鸭子产的
与养鸭场的
一模一样
看我大失所望
妻子说
是你想多了
别人又没说
她家鸭子
是散养的

2023/01/18 



耍赖

小时候
村里孩子多
经常一起玩着玩着
就玩翻脸打起来
很多时候
打输的一方
出于面子需要
会缠着打赢的那方
“你打唦
老子送给你打
有本事你今儿
当着众人面儿
把老子打死在这儿”
往往搞得
打赢那方
手足无措
只能不停地躲避
多数时候会被逼得
逃之夭夭

2023/01/19



熬夜 

上初中时候 
已经恢复高考 
在父亲督导下 
开始搞学习了 
有时难免会熬夜做题 
母亲每次都会提醒我 
早点儿睡觉 
“你身体不好
莫太睡晚了 
小心把病累发了” 
在我10岁左右 
曾经得过肺结核 
最厉害时候咯过血 
记得有一次 
母亲把我说烦了 
当即怼了回去
“不是你们让我干活儿 
怎么可能累得吐血” 
这句话 
仿佛一杯烈酒 
实在太冲了 
把母亲辣得够呛 
眼泪跟断线珠子似的 
吧嗒吧嗒直往下掉

2023/01/19


做夜活儿

这段时间
外孙在这边
每天要拿出
大把的时间
陪着他玩
只有等他睡下
才可能静下来
开启写诗模式
就像小时候
我们几个孩子
上床睡下之后
母亲和祖母
才会坐下来
一针一线
给我们纳鞋底
赶做靴子和鞋
保证初一早上
一家老小
个个都能穿上

2023/01/19


二十八插花蜡

小时候
年底最后几天
村里总会响起
迎新年的儿歌
二十五打豆腐
二十六炸滑肉
二十七年办毕
二十八插花蜡
二十九样样有
三十夜桃花谢
初一早
年拜了
腰一弓
手一妥
糖果花生拿给我
唱归唱
可插花蜡这事儿
我至今都没见过
取而代之的是
很多人家
选择这天扫扬尘
今儿母亲并没扫扬尘 
倒是把一楼窗玻璃上的
玻璃纸
全都换了

2023/01/19


路灯

天已黑下来
父母小区
口袋公园的路灯
却是亮如白昼
仿佛日落时间
还没到来
不禁想起
一个多月前
出于防疫需要
为尽可能减少
居民扎堆聊天
公园里的路灯
连续几个月
都没开过
晚上里面
一个人也没有

2023/01/19



视频电话

外孙奶奶
打来视频电话
聊了几句过后
开始让外孙表演
各方面才能
看得她哈哈大笑
笑着笑着突然
抹起眼泪来
抹会儿
又哈哈笑起来
往常这个时候
外孙一般都是
嚷嚷着
要他爷爷
过来接电话的
这会儿
他却只字没提
因为10多天前
他爷爷感染新冠
去世了

2023/01/19


雇工

社区刘副主任
找到邻居秦婶
说上面要来人检查
麻烦她把小区道路
全部清扫一遍
工钱300块
秦婶答应下来
回家拿工具去了
刘副主任远房堂婶
听说有这样的好事儿
过来跟她吵架
为什么每次
有这样的好事儿
你都找外人干
不给自族人
刘副主任问她
那你干不干唦
那边小区
还需要一个人
她堂婶态度
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说
这样的脏活累活
你还是安排别人吧
下次有好事儿
记着我就是

2023/01/19


外孙跳舞

女儿给外孙奶奶
打视频电话
外孙姑姑也在
想让外孙
跳舞给她看
外孙不同意
“姑姑进房间去
我跳给奶奶看”
外孙姑姑僵着不走
小家伙坚决不跳
他姑姑只能妥协
进房间去了
外孙立马
兑现他的话
跳了一支舞
给他奶奶看

2023/01/19


洗澡问题

妻子纠结于
今天晚上洗澡
还是再过两天
到除夕夜洗澡
如果今天洗澡
可以从从容容
把衣服洗掉
可这样子
又不合常规
等到除夕那天吧
事儿又多
晚上洗完澡
肯定没时间洗衣服
于是跑来问我怎么办
我说有这么难决定吗
你只当春节
就是普通一天
不就没事儿吗

2023/01/19


卤锅

妻子准备好了
明天架卤锅
听说母亲
明天也要架卤锅
跑到我跟前
嘻嘻哈哈说
要不你明天
把我要卤的东西
都带回去
让妈妈卤吧
反正她要架卤锅
不在乎多一点儿
还是少一点儿
免得我这边
费事儿

2023/01/19



北方毒株

在北京工作的
大外甥女
虽说年前
早早儿回来了
但每天还得
在网上工作
并没有时间
去走亲访友
大妹替她
跟母亲解释说
她在北京那边
感染的新冠病毒
毒株跟我们这边
不太一样
担心上门来
把病毒传染给你
所以要先在家里
隔离一段时间
等到春节时候
再来跟你拜年

2023/01/20 

作揖

上午回父母家
看邻居周婶
在她家大门口儿
坐椅子上晒太阳
便主动跟她
打了个招呼
没成想
老太太不想讲话
一下双手合拢
冲我连连
作起揖来
直让人心里头
瘆得慌

2023/01/20 

半价牛

那些年
我们这片土地
尚未开发利用
作为平原地区的
城郊农村
要养一头牛
实在不容易
既愁牛吃的
又愁牛住的
大舅表叔
灵机一动
把牛棚搭建在
自家平房顶上
每天牵着牛
从室外楼梯那儿
爬上爬下
没想
有天夜里
牛从房顶掉下来
摔折了一条腿
只能以半价
卖给人宰了

2023/01/20 

柴火

一个多月前
母亲从西侧邻居家
建筑工地上拉回
10几根楠竹
气得我不行
恨不得将它们
统统拖去扔掉
后来
母亲愚公移山似的
将它们全部劈成
一块块小竹片
捆成捆子
码放在屋后
土灶伙房里
今儿架卤锅
终于用上了
后面春节期间
我们将陆陆续续
吃到用这些楠竹
煮熟的食物

2023/01/20 

一顿饭

从父母家回来
妻子一个人在家
问她女儿外孙呢
“他们母子俩
在楼下胖嫂家玩
她女儿和外孙女
也回来了”
“都到吃晚饭时间了
叫他们回来吃饭呀”
“等会吧
说不定
他们就在她家吃饭
以前我们住对门时
她女儿可没少吃
我们家饭
换她一顿饭
总不为过吧”
几分钟后
女儿和外孙回来
妻子迫不及待问道
“你们两个吃了没有”
“没有啊”
妻子自个儿解嘲道
“现在的生活条件
谁还缺一顿饭呀”

2023/01/20

先走的比不上后爬的

父母家邻居
两个儿子
小儿子结婚早
生了个女孩儿后
就再也没要孩子
大儿子前几年
才结婚
儿媳进门时
都42岁了
没想过门后
一年一个
一口气生了三个
两儿子一女儿
让父母邻居
喜不自胜
经常跟人面前
臧否她二儿媳
“说起来
她嫁过来时
年纪轻轻的
却一门心思
图享福
让她多生一个
死活都不愿意
现在好了
先走的
比不上后爬的”

2023/01/20

再生两个

楼下邻居胖嫂
一直想她女儿
再生一个孩子
“不要你们带
就放我这边儿
我们帮你们带”
她女儿笑了
“你咋跟我公婆
说得一模一样啊
那我干脆
再生两个
给你们俩
一人带一个”

2023/01/20

赚得多

邻居秦婶
跟母亲聊天儿
说她儿子讲
她儿媳妇
一个月工资
8、9千块钱
比他赚得多
差不多
是他的两倍
要她好好儿
爱护儿媳妇
秦婶走后
母亲说
听起来
好像还蛮光荣的
实际上她儿媳妇
又没做
什么正经工作
说好听点儿
是服务员
说不好听
就是个陪酒的

2023/01/20 

生活与写作

在一位女诗人的微博下
看到一个网友留言
“写作的路不好走”
我出于善意提醒说
“功利主义思想”
意思这想法要不得
没想
深深刺痛对方了
“那你告诉我怎么生活
老人赡养
房贷
生病医疗
教育
交通
衣食住行
投身现实承担责任
就是功利主义思想吗”

2023/01/20


贴春联

小妹夫帮忙
贴春联
贴完发现贴歪了
小妹在旁边
蹦出一句
“歪着发歪财”
母亲一下笑了
“这都是小时候
挨打记下来的”
可不是吗
儿时的我们
看着大人贴春联
总管不住自个儿
童言无忌的嘴
一句“贴歪了”
往往换来
“啪”的一巴掌
还有大人的教诲
“歪了发歪财”
打着打着
就长记性了
当然
也长大了

2023/01/21


除夕胃

除夕饭桌上的菜
太丰富了
每一样
都想多吃一点儿
搁一个正常人
胃都有些吃不消
更别说母亲这样
长期胃不好的人
看着母亲
经受不住诱惑
这个盘里夹一箸
那个盘里夹一箸
我的心一直悬着
这会儿
老天若能
赐给母亲
一个除夕胃
那该多好啊

2023/01/21



卤猪肺

妻子知道我
喜欢吃卤猪肺
每年过年时候
都会买几个
特意卤给我吃
母亲尝了一块
感觉卤得很烂
又偷偷儿
夹起一块
给外孙吃了
在女儿的认知里
小家伙3岁之前
是不宜吃荤腥的

2023/01/21


梦呓

睡了一觉醒来
听到外孙梦呓
不时叫上一声
“外婆”
“外公”
明天中午
吃完饭后
女儿女婿和外孙
就要启程回长沙
以后夜里
该是我和妻子
时不时发出
几声梦呓
“我的个宝贝外孙”
“我的个外孙
好可爱唷”

2023/01/21


禁鞭

没有像人们
预期的那样
大疫之年
取消禁鞭
除夕夜
静悄悄的
好处就是
我能够带着外孙
在9点多钟入睡
坏处当然
也显而易见
完全体味不出
儿时的年味儿
再过几年
如果继续禁鞭
那对外孙来说
他童年就缺少了
一大乐趣

2023/01/21


除夕

打我记事儿起
每年除夕
家里饭菜
都很丰富
(因为人多嘛)
做饭是件辛苦活儿
随着岁月往后推移
家里人越来越多
所以越来越辛苦
这份活儿
先是祖母承担
后来是母亲
现在是妻子
吃饭时候
无意间看到
母亲望着一大桌子菜
抑制不住内心的高兴
脸上一直荡漾着微笑
仿佛一个卸任者
看着继任
透出来的
那份满意

2023/01/21


没人打搅

女儿打算
明天吃完午饭
就回长沙去
想明天上午花点儿时间
清理要带走的东西
问我明天上午
家里有没客人
前来拜年
我说没有
自打成家过日子
就跟亲戚朋友说好了
免掉相互拜年
女儿高兴得
鼓掌叫好
太好了
太好了
明天没人打搅
可以从容收拾

2023/01/21


清净

往年腊月三十
还不等到吃午饭
手机就开始接受
拜年短信
到初一中午过后
才会消停下来
去年申请退二线后
偶尔还能收到几个
今年好了
到晚上八点多
一个短信也没有
还真不是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以前那种日子太闹腾
眼下这份清净
才是我想要的

203/01/21


学术氛围

这段时间
在父母家呆得多
把二楼清理了下
一个房间做卧室
另一个房间
摆了一台
笔记本电脑
得空就坐那儿
或整理以前诗作
或写上几首新作
今儿妻子回去
看到这个布置
露出羡慕神情
“你好会享受啊
一个房间睡觉
一个房间写作
看着就有学术氛围
还人模狗样儿的
真像个诗人呢”

2023/01/21


春联

下午
在父母家
正埋头写春联
妻子回来了
“别写,别写
我已经买了”
搁下毛笔
看着妻子
把她买的春联
拆开包装拿出来
我还没看清楚呢
她自个儿
先尴尬笑了
“哎呀
尺寸太小了
看着就小家子气
还是贴你写的吧”

2023/01/21

 


返回专栏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