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桑 ⊙ 皇帝的噩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白孔雀(五首)

◎田桑



一棵树

无名小山冈上,一棵孤零零的树
——苦楝、女贞、山毛榉抑或是榆树
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看见了它
远远地,它一下子抓住了你的眼睛
让你心头一热,不由朝它走去

你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何朝它走去
——想一探究竟,弄清它之所以被小山冈
选作一支笔尖的合理性?还是想近距离考察
探寻它荒野求生的绝技、真相以及它
据此将自己磨砺成一支笔尖的惊险历程?

其实你并未多想,就朝它径直走了过去
就像墨水,下意识地朝着吮吸的笔尖涌去……
   



的确再好的东西,吃多就腻了
就想换一换口味,于是你放下刀、叉和筷子
直接用舌尖舔舐冬天的屋顶、麦地、河流
以及光秃秃的小山坡
你给停在村口的一辆红色拖拉机
抹上一层白色奶油——嗯,味道真棒!
还有一群刚下课、从教室跑出来的孩子
叽叽喳喳地叫着、笑着、追逐着,在雪地上
那叫声、笑声还有他们身体的光
你也偷偷品尝了一下——味道果然不一样啊!
你笑了起来,顺势将奶油也抹到他们
明亮的额头、鼻尖和睫毛上……
                                              
                  
停云

山峰的右肩突然抖了一下
为了将一朵云撂过去

而山那边的悬崖仿佛心有灵犀
马上用一块磁铁接住了它

就这样,一朵云还没来及张开
它蜻蜓的翅膀,就被牢牢粘在了
这吉凶叵测的悬崖上

整个山谷的风似乎都惊呆了
纷纷停下脚步想一探究竟

一棵山茱萸也好奇地投过去
试探性的一瞥——谁知这一瞥
竟与蜻蜓求救的眼神
一下撞个正着:火花四溅!

山茱萸浑身一颤
红红的山萸果瞬间掉落一地


白孔雀

在铁丝网对面的湖边坐下来
我们聊了很久,就是没聊白孔雀
虽然近在咫尺,它的叫声
清晰可闻:有点尖细,又有点兴奋

那个下午似乎也是白的
记忆因此有了一个可以溯源的
抓手,好像旧黑板上没擦净的字迹
和雪白的粉末——白孔雀的叫声

及其裹身的雪。我一度想打断你的话
但打断之后却突然出现了空白,好像
记忆断片了:一页白纸,一团白雾
弥漫于这个公园的下午

当晚下了一场大雪。好像白孔雀的
叫声,一块白色橡皮。是的,二十年
眨眼过去了,橡皮擦去的太多
关于这次湖边约会,我已想不起其他什么
                   

风景与人

你能感到相机镜头的饥饿
与贪婪,当它把风景拉近,就像鹰
一口叼住猎物,用尖喙和利爪
一块一块地撕下肉
咔咔地嚼着,吞咽着

你似乎闻到了风景的肉香
及其连皮带肉被鹰撕吃的快乐

与此同时你也感到了风景的饥饿
与贪婪,当它迅猛地扑上来
用它的尖喙一口叼住你的目光、心跳
和双腿,像一只鹰那样
不客气地撕着、嚼着、吞咽着

你似乎闻到了鹰所闻到的肉香
以及它连皮带肉把你撕吃的快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