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囚笼图(三首)

◎云垂天



@天地囚笼图

天地,飘雪,他们排成队
像一群缀点芝麻,黑色,红色,黄色

我从外星驾一破旧飞行器,来这视察
乱风卷雪,扑面

前任,残骸,还在下面国家大剧院旁,浓烟滚滚
无法甄别他究竟是死于暴乱,火箭筒,乱石

又或人情?事故?
他们全都缩着脖子,哆嗦脚,手挽手

井然有序。被捅前的嗓,被捅后的嗓
不曾有,任何声响

呜呜叫着,北风像一条狗,绕着他们咆哮
“这鬼天气”我咒骂着

想起刚未喝完的,那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和毛绒被里裸娇娃

这天这地这星球,真他妈还真是一囚笼
内卷,花卷,乱卷

眼瞅着就可出笼。他们到底是白面馒头果仁芝麻
哪老子,又是什么?

2022.12.4.6.22


@宇宙快乐图

很久很久前,大海把我们送上岸
许多年后,我们都回不去了

大海是那样辽阔,深不可测
可现在它只吹着海风,在我俩脚下

多少年又是多少年,天空
你究竟想把我们送往何处?

一颗又一颗星星,一条又一条河流
什么时候,能再回来

就像孩子又回到了海底,过往村庄
母亲怀抱。看到母亲笑脸

那无尽奥义,无限温暖
就是生命此刻的意义,宇宙的快乐

2022.12.12


@乾坤万里山河图

“是时候了,让我们出去走走”
“可外面那么大雾,天又黑”

“对,我们正是去看雾,去看黑”
走在雾水打湿头发,眉毛的山凹

走在蜿蜒梯田,我知道阿云
又要带我去山顶,那块大石了

这之前,我们拥有多少好天气
多少好心境,在摇摇欲坠大石

在我们屋顶,大床吸饱天地精华
我们代替它,一次又一次

轰隆隆,滚下无尽山崖
跌落万丈深渊,滚落人间清醒

——可今天,他想叫我
去看一只雾里的兽,黑里的鬼

一只几万里的兽,几万里的鬼
多么难得一见,他拉着我的手

像从前那个少年,又蹦又跳
像眼前这个男人,仿佛洞察一切

又天真,孤独,无尽悲悯
“走,让我带你出去,看场大雾”

2022.12.12


返回专栏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