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谁 ⊙ 阿谁的灵魂排泄物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有没有合适的荒野供我们站立》

◎阿谁



《有没有合适的荒野供我们站立》

我们有
合适的血肉
供蚊子
叮咬
却没有
合适的蚊子
带我们去
荒野
可以长久站立
默不作声
好像天地间
只有我们
两个人
那种
只呈现四季更迭
不在乎朝代变换的荒野
————

春分节气,读阿谁的这首诗,忍不住笑,阿谁太厉害了,他的厉害是儿童画的厉害,有合适的镰刀割我们的韭菜,可是,没有合适的镰刀带我们去荒野。

于是,顽皮地笑笑,大气地笑笑,我们只要节气,只要四季更迭,朝代变换不在画面。

谁说一定要活在巨大的阴影下呢?阿谁不,他的世界总让人觉得,活着挺好的,恋爱挺美的,亲人离世这件事有一万种解释,每种解释都亲切,绝不声嘶力竭,也不面目狰狞,更无疯癫和灰灭,温暖的琐事啊,要怀着温暖的平静说:

《短信》

1999 年 6 月 11 日爷爷走了
2000 年 6 月 18 日奶奶走了

爷爷还在路上
奶奶就去追他

也不知道追到了没有
真想发个短信问一下

《祖孙好》

每次给爷爷做吃的
他都吃得很认真
问他好不好吃
他总是头也不抬
说怎么会不好吃呢
是啊
怎么会不好吃呢
就像小时候
爷爷用红泥炉子
小铁锅
给我煮糯米饭
热气腾腾
整个屋子都是香的

(让我想起有一年看电视里做饭的节目,女儿做好了菜,记者问尝菜的妈妈,好吃吗?妈妈说,自家人做的菜,怎么会不好吃呢?)

《清明节快乐》

死去多年之后
他们俩
会不会变得有话说
身手敏捷的爷爷
清早起来飞檐走壁
挑水浇菜
早饭前
会不会跟奶奶
说一声
清明节快乐

(阿谁是有爱的想象力的人,他说,外星人把他放在了1981那个时间驿站,又把那个“她”放在了1979那个时间驿站,没有丘比特什么事儿,都是外星人干的。)

于是,“来,我们来谈谈我们的世界”,谈谈小企鹅:

《企鹅之死》

豹形海豹把你咬伤
小企鹅
吃掉你之前先戏弄你
小企鹅
你竟然逃到岸上
小企鹅
脖子淌着血
小企鹅
像戴着红领巾
小企鹅
你站在企鹅群里很显眼
小企鹅
岸上有只饥饿的大鸟
小企鹅
我不知道它叫什么
也不想知道它的鸟名
小企鹅
它追过来打你
小企鹅
在成千上万只企鹅面前
那只杂毛的大鸟
和你打架想让你把血流干然后把你吃掉
小企鹅
没有人愿意帮你哪怕只是大叫一声
没有人愿意帮你哪怕只是和你站在一起
没有人愿意帮你它们一直仰着头就像什么也没发生

小企鹅
我看不下去了
小企鹅
我换台了
小企鹅
虽然别的频道也有很多可恶的看了想吐的嘴脸
虽然我看惯了那些讨厌的嘴脸和背后的人心

小企鹅
当我看到你的亲戚朋友跟人没什么两样
到了关键时刻都他妈一个鸟样
我踏踏实实地替你伤心了老半天
小企鹅
再见小企鹅
我们会再见的
小企鹅

谈谈我们的瓷器国:

《瓷器国》

生在瓷器国
所以互赠瓷器
瓷器可以破碎
也可以永久
这在于瓷器本身
或者我们

谈谈我们的井底国:

《井底国》

井底的人
想的不是怎样把井填平
一天到晚想的都是
怎样才能爬出来
再回头看看井底人
愁眉苦脸的样子

谈谈风声,《爱风声》我能背诵下来:
那个从小奔跑的人说
我不着急
我只是爱听
耳边呼呼的风声

谈谈巴彥淖尔的风怎样在中午的食堂边上,轻轻拿走我手里的二十块钱,又在下午的火车站把它吹回到我脚边,讲借讲还的风啊~去年刮落的花,今年又还。

也不忌讳谈钱。你就是管钱的大王会计,而不是老王会计。老王会计在江南的雨天,总是为我找一辆货车送我出泥泞的工地,那时候我早就不管钱了,只管钢筋水泥砂子石子混凝土模板电缆;你没像我那样数过钱,一卡车的零钞,密闭空间,整整数了一个多月,熏得吃不下饭,于是在窗台上断断续续地用钉子钉皮带孔以束住越来越小的腰围;谈谈低头姑娘在地上看到的蝴蝶影子,谈谈夹竹桃:
“在夹竹桃树下
走了这么多
这么多年
从来没有
在意过
夹竹桃的毒”

谈谈在江南的暴雨狂风中,我怎样靠着每天路过的白色夹竹桃找到方向。

谈谈雨天。雨天难免让人沉闷,可是阿谁的雨天不一样:

《下雨天》
“我在厨房看见你了”
等候的人不再等候
被等候的人一身雨水
拎着湿淋淋的青菜
穿门而入来到餐桌旁

谁会不因为这个,对下雨天也爱起来呢?

风声,雨色,竹叶,牛肉盖饭,就连吃掉粽子叶上的糯米,阿谁都能写出一种美,发呆的片刻之美,不是所有的发呆都美。

得爱人,爱己,爱事物本身。

阿谁的天真,在我看来,不是幼稚,是智慧:

《简单的重复使人幸福》
为什么
不做简单的事情
简单到只需要
一两个动作
简单到
刚说出口
就已经拥有

不是偷懒,只是这个世界复杂,世故的人绕啊绕,浪费生命,还自诩成熟。

我读的诗很少,但是,我相信,喜欢阿谁的诗,不是因为眼界有限,仅仅因为,喜欢本身。

阿谁写恋爱的诗太美,我几乎没抄,怕抄了,自己也会爱上恋爱……

阿谁的诗,写得很短,简约,像一根一根小火柴,不是为点燃的,是为看一看,想一想,那些微小的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