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2486-2504

◎冯青春



泥沙集2486:被丢弃

纯白的
被揉成一团。又曾艰难舒缓过的
卫生纸
在金黄的路边特别刺目
它曾被使用过
是不洁之物

泥沙集2487:春无力

很多次。特别无力
无论当时在哪里。在做什么
都不得不停住自己
交谈。行走。思考。吃饭
全部都停了下来
有几次正在酣睡
突然停住
漆黑中。圆睁双目幡然醒来

泥沙集2488:丑陋的塔山

塔山的丑陋除了乱扔垃圾
就是随处可见的野合男女
他们本是县城里的体面人
不知怎地。一进这山就像鸟儿投了林
在铺满落叶的茂林里
在长草乱侵的道路上
而且他们也不避人
他们不避我也不避
每次看见。我就只当看见了欢啼的鸟儿

泥沙集2489:静物

冬天的床板冰冷
冰冷的容器
盛装一具肉体
像冰冷的灶台上
盛放着一只破碗
像破碗里
一截冰凉的苕

泥沙集2490:寻找一个寂寞的人

寻找一个寂寞的人
和我差不多的
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寂寞上
明明热爱生活
明明有一颗火热的心
但是大部分时间
都花在了寂寞上

泥沙集2491:潮汐

回忆过去种种
心内久久不能平息
早上醒来。霞光照进屋子
孑然一身才惊觉已经失去了
不能平息
晚上也是。黑暗笼罩下独坐
不能平息
你来到海边
看见蔚蓝平阔鸥影阵阵
那是因为白天要劳作
产生的。近乎麻木的短暂宁静

泥沙集2492:我曾无数次站在河边

空调外机发出河水咆哮的声音
并且真的产生了大量的水
它们倒灌到门口
我走过去。站在河边
楼外是大雾
大雾深处是宽阔汹涌的河面

泥沙集2493:五里岗

我告诉了她我所有的情况
矮小。收入微薄
租住的房子在郊区
一个单间。风从阳台上一直往里灌
除了会写诗。呆滞。偶尔莫名摇晃的脑袋
一无所有。只有风一直往里灌
女士优雅地告别了
这地方不适合人类居住。穷乡僻壤
她告别了
我把脏污的玻璃门拉上
像在窑洞口加装了一层柳条篱笆
我温酒。煮几个土豆
我打算这样度过一冬

泥沙集2494:有空了我们见个面嘛

自从介绍人让我们互加微信后
我们是不是就算开始谈恋爱了
有一年也是。我只是获取了一个电话号码
就不停地和她短信。电话
后来我们意识到这是谈恋爱
两人就见了个面。然后分手

泥沙集2495:在同乐园

她不大讲话。我的话也少
满桌子都是为我们牵线搭桥的人
但我们之间的联系实在太弱
大部分时间我险些忘了自己的身份
陷入到他们的笑谈中
是她把我打捞起来———
我正执壶添酒。她同时起身执壶添茶
我一阵摇晃
满桌的笑语和面孔骤然远去。模糊
化做山间的风。隐约的鸟鸣。或其他什么
热气腾腾的屋里。她正系着围裙忙碌
而我可能是在柴堆旁。正扬起一柄斧子

泥沙集2496:孤山

为了去见她
我被推进理发店理了一个发
使原本毛茸茸的。春山一样的脑袋
变成了一个陡峭凌厉的悬崖
夜里我被自己惊雷般的喷嚏声震醒
山风呼呼的一阵一阵
睁开眼黑涯涯一片无际

泥沙集2497:黑鹤亭

一天中仅有的好时刻就是此刻
鹤被我们赶走了
在亭子外的湖沼里扑腾吵嚷
我们是两个没有飞羽的走兽

泥沙集2498:果实

果实在我们分开后结定
我们是纷繁。是葱郁。是鸟与蜂歌颂的盛世
我们就是你与我
你离开了
纷繁结束了
葱郁结束了
鸟与蜂消失
盛世结束了
然而我还在
所有攀附的从来没有想过我还在
像一个歌舞团
都随演员而去了从来没有想过我还在
我是斑驳的台柱子
是舞蹈过后满地的飘扬飞起
诸如此类
宿命一般我现在
萧瑟阴冷
累累垂挂

泥沙集2499:无题

如果有人问我
在干什么
我就说正蹲在飞雪中
勾着头。大朵大朵的雪从领子钻进后背
后背滚烫。雪在那里
发出滋滋的融化的声音

泥沙集2500:白径

一条平平无奇的路
覆上雪后就成了白径
美丽。隐秘
但不可持久
一生中大部分时间深陷杂草和泥泞

泥沙集2501:腊八节

我用雪做了一个碗
又捧了两棒毛茸茸的雪放进去当白米粥
又拨开雪。从台阶缝隙里掐来半片青菜叶
又到柏树下。从被雪掩了半截的莲子草草尖
摘了两朵冻坏了的花
抬头又采了一截柏叶
采柏叶时一坨雪砸到我头上
没去管它。捏着这些我走到雪碗前
我打算做个腊八饭
我打算把它们掐碎
像肉丁和萝卜丁那样
熬进雪做的米粥里

泥沙集2503:荒草

沿途所见最多的就是草
寒流的反复摧折已经使它们不成样子了
我走过去到其中蹲下
我以为我会有所不同
然而渐渐地我就被它们淹没了
渐渐地已与它们一般无二了
现在。无尽的枯黄衰败中我在哪里
冷风在我们头顶猛烈拍打

泥沙集2502:化雪日

僵持了几天后
路上的雪最先化掉
黑色的一道道
在广袤的白中裂开
接着是庄稼地
一点点露出土。草
和没有收完的苞谷杆
最后才是我居住的山顶树林
最少要一个星期
当别的地方都快忘记了
我这里才开始每天漱漱地掉落

仿佛我比谁都更有资格拥有雪

泥沙集2504:太阳照在雪上

天一晴。什么都活泛了
狗叫鸡叫车叫。远处甚至传来了一声牛叫
沟底淙淙的。那是雪化的声音
我甩开膀子在路上走
突然有泪花儿在眼眶里打转
那是心深处陡然射来的一片光
使我这个冰清玉洁的有了融化的迹象


返回专栏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