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陶瓷271-280

◎心地荒凉



271
师小枫说北野武的花火。那种深深的悲凉,那种刻骨的悲凉,妈的太悲凉了。我说神评论。陶瓷收入。师小枫说你是荒凉,他是悲凉。其实都他娘一个意思。我说其实我也很悲凉。是尻逼这个行为,使我看起来流氓。师小枫说艹,谁不日逼。日逼就流氓,什么论断。我说不日逼会显得更悲凉。

师小枫在群里发了一张聊天截图。说写诗这哥们每天都会发我一个链接。我说这是个傻逼。你居然还为他竖大拇哥。师小枫说让我转发,但是真的不熟,诗我也不喜欢。我说瞎竖,把他拉黑。师小枫说卧槽,得赞人处且赞人。毕竟,人家还说了个早安。我说你得跟哥学习鉴别傻逼的本领。尤其是写诗的。我靠直观。可百分之百判定。是否是个傻逼。师小枫说既然是三胖子了,就不要再当头给一棒子了,他傻就让他傻去吧。我说别搭理他。别回复。别点赞。你要知道。点赞就是纵容傻逼的行为。师小枫说嗯,不理他了。我说就像五毛党赞美我国。很恶心。点赞就是纵容傻逼的行为。卧槽。金句。师小枫说卧槽,自己给自己贴金,无耻之尤。我说纳尼,过度谦虚就是装逼。产品过硬的话,允许自夸。师小枫说你把时间放在批判傻逼上本身就很傻逼。我说那是因为傻逼污染到我兄弟了,而我兄弟看起来,好像还浑然不知。他要是敢发给我。我秒拉黑。党剑。看名字就是个傻逼。师小枫说好了,别因为这个生气了,乖。我说我真的很生气,你还点赞。卧槽。是可忍孰不可忍。师小枫说叔可忍,婶不可忍。我说早安,请朋友帮忙转发。这句正宗傻逼。可作为判定傻逼的九字铁律。师小枫说一会我把你发言截图发朋友圈。他以后就不会再发给我了。我说可以。

当年。喝酒去超市买酒。因为跟我抢着结账。竖差点把我推翻。师小枫说好兄弟。我说唉,人生如梦!十多年前。他从北京回上海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师小枫想来找我洽谈拍电影的事。我说我会用小鳖来款待他。我又说把维娜也一起带来。他说真的么。那我约一下维娜。她很喜欢吃小鳖的。我说那就好。有女孩,喝酒才有气氛。最重要的。可以通过一个女孩,去认识更多女孩。师小枫说就是,一帮老爷们。扎堆喝酒也挺磕碜的。维娜的闺蜜全是美女。我见过她几个闺蜜,个个貌若天仙,都比维娜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说你要是想通过一个爷们,认识更多女孩就是做梦。都想私藏,不会带出来的。我也可以主动约一下维娜,你把她带过来。但你不要说我坏话。不让她过来。师小枫说好。主动约美女是君子。维娜挺好说话的。我说她要是装逼就算了。师小枫说不装,维娜很真实,说话嗲声嗲气的,但是确实漂亮。我说主要是有文化。这就可贵了。师小枫说逼没有文化。我说逼还是有学历,悟空说的不对。师小枫说逼没有学历,但是带逼的人有学历。这个逻辑很清晰了吧。我说哈哈哈哈,精辟。师小枫说约她。你要是真有小鳖,我真的可以试着约一下维娜。她真的很喜欢吃小鳖。我说那就妥了,小鳖整个京城,湘水滨做的最棒。师小枫说维娜说吃鳖养颜。我说嗯,我没骚扰过她,没得罪过她,即便你说了我的名字,她应该也是会来的。师小枫说嗯。好的。维娜很喜欢参加活动的。维娜江南女子,美。我说棒棒哒。这不算啥活动。没有社会名流。但我最烦的就是社会名流。我始终认为。我最牛逼。师小枫说不要名流,就我们。我们就是名流,妈的。我说给力。金句。你的出现。使我的相声专场,活色生香。最佳捧哏。维娜喜欢听故事么。到时候我讲故事给她听,保证让她笑喷。师小枫说这个可以有,幽默感是最好的催情剂。

师小枫问我。你那小鳖有脚丫子大吗。我说手掌大小。半斤左右。一只。师小枫说嗯,可以,小鳖小鳖,一定要小。哈哈哈。我说哈哈哈哈。小逼小逼,一定不可以像破鞋。师小枫说哈哈哈,金句。卧槽,陶瓷有我们两个,何愁不火。不火天理难容,人神共愤。我说逗逼欢乐多。改名。这群不再叫交通枢纽了。正式更名为陶瓷。作为我们永恒的主阵地。师小枫说改吧,交通枢纽搞的像一帮家伙在搞工程建设似的。我们又不是包工头。我说陶瓷就高大上了。师小枫说嗯,对。有高度。最起码像搞艺术的了,不像包工头了。我问你有没有在沿途。师小枫说你拉我进过两次,我退出来两次,傻逼太多。不过我现在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你可以再拉我进去。我说你还是待在陶瓷吧。师小枫说没事,我变了,再拉我进去吧。我说已拉。沿途傻逼的确多。不过也都不怎么发言。但却有人每天发图。丰乳肥臀,酒池肉林。可默默赏之,撸之。师小枫说我现在胸怀变大了,能容忍各类傻逼了。我说嗯,看得出来。像党剑这样的傻逼。你都给人点赞。还有你不能容忍的么。师小枫说行了,艹,我都截图发朋友圈了。只给他一个人看。就像你发家长揍老师视频只给你家闺女老师看一样。师小枫说党剑,这名字是不咋地。太他妈主旋律了。我说早安,请朋友帮忙转发。这几个字也很主旋律。也很傻逼。谁他妈给你转发,一堆粪便。师小枫说哈哈哈,有点儿。所以,我一次也没转过。不熟且诗写的也不行。我说我是受不了这些个傻逼。多年来。我删了无数这样的家伙。党剑之类。我压根看名字都不会通过他们的加好友验证请求。师小枫问我。你听说过这人吗。我说没有。这种垃圾怎么可能会出名。勒色桶。你的牛逼。也是在你上次来燕郊找我时。我才发现的。师小枫说卧槽我们都很牛逼。物以类聚,牛逼的人喜欢牛逼的人。我说穷苦艺术家有骨头,还感觉自己以后必胜的。都牛逼。毛泽东当年也这样。师小枫说生我者父母,知我者侯也。我说一堆穿破衣烂衫的家伙聚在一起。想要解放全中国。卧槽,他们最终居然做到了。现在还人模狗样地走向国际,冒充起了大哥大。

我们国家很奇怪。真的很奇怪。各行各业都非常浮躁。可以说是轻浮。下贱。百年来。没有好的科技。没有好的产品。全都是套路。骗局。人人自危。我不相信在这样的一个大的恶劣环境下。中国能在全球残酷竞争中逆袭胜出。没有专业精神。没有职业道德。没有诚信经营。卧槽,大伙儿都睡了么。没人理我了。那么,晚安。兄弟们。睡醒了咱们接着吹逼。

本群都是尻逼高手。哥最弱。唉,伤感中。

黑鬼的鸡巴真有福。

读自己整理的陶瓷。时常会把自己读笑。

寻欢说陶瓷这群名好。可否就不变了。沿途、陶瓷,一人独占俩名群。我说行,再不换群名了。此群会成为全球陶瓷艺术中心。


272
寻欢说欢嫂每天安排工作。拖地和洗碗。我选先拖地。儿子只好就去洗碗了。

梧桐灯发了一个动图。一个巨臀美女正在伸出两只手。往上用力地提着裤子。但是因为屁股太肥太圆。总也提不上去。悟空发言说:好屁股,群主快舔。我说大哥先舔。完了我用水管子冲一下,接着舔。讲究卫生,身体倍棒。好屁股千篇一律。其实逮着一个好屁股可以狂舔很多年。等舔皱了,再去寻找下一个。悟空说要得,好兄弟,一人舔一半吧。我说卧槽,果然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如果没有疫情。我还不知道中国居然有这么多这么多这么多的傻逼。是疫情让我一下看到了他们他们他们。

我给自己起了名字。叫啥是逼呀。悟空说群主这破名,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对于高手来说,人间没有废料。稍加处理,即可享用。

给钱见真情。

燕郊。宝地。我都舍不得离开。啥鸡巴人都有。烂逼铺天盖地。如果有一天我出国了。老外问我哪里人。我会说,我来自中国河北廊坊三河燕郊。

有权的人不停地压迫我们。有钱的人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统统去了美国。卧槽,金句。发圈。

小区大门就是个逼。日进去之后。就能看到更多逼。我每天都会在这个逼门里进进出出。到时候你来了。也能跟我一起肩并肩地进进出出。师捣说行,咱俩一起。以后我俩一起尻就方便了。换着玩。我日完马上给你,你日完马上给我。我说卧槽,又不是打篮球,相互传。师捣说哈哈哈哈。我说你还别说。女人的大屁股还真挺像篮球的。你拍完传给我,我拍完传给你。真得劲。师小枫说形象,传神,准确。

天才都是自我模仿。因为谁都瞧不上。


273
模仿,借鉴。也都是可以的。不能说范冰冰穿丁字裤,你就不能穿丁字裤。但你要是想要也跟范冰冰一样穿丁字裤,扭屁股。首先你得确保自己是否拥有跟范冰冰不相上下的身材和屁股。如果你是一头猪。卧槽。对不起。你不能穿丁字裤。你穿上丁字裤扭屁股的话。你只会被人给迅速宰掉。

不要为了丰富而虚构。也不要为了单纯而装逼。真实呈现一切。就能做出一流的艺术。

在这个国家混饭吃实在不易。以后发财了。我们也走。要把走。作为最高追求。离开这里。去过有尊严的生活。师捣说嗯,这里就是他妈一个大猪圈。咱们得抓紧整。

欢迎我鱼弟重归故里。说完我反手发了一个一百元十包的大红包。绿鱼说想着不能再僵持下去,谢荒凉哥不计前嫌。我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这话我是认同的。手足回来,能不高兴?悟空说一大早领了两个大红包(在沿途为了欢迎绿鱼回归,我也发了个十元十包的小红包),感觉好像日了两次逼。寻欢说红包大如鸡巴。悟空说卧槽,我是说抢红包爽。你这家伙。居然把抢到红包比作抢到鸡巴。不妥,不妥。你要是个女人,这样说没问题。问题是你是个男人呀。你应该这样说,群主的红包真好,像逼一样。这才符合你的身份。福成说哈哈哈,大方。

悟空说今天心情不好,特想骂人。看到新疆大火死人。我说卧槽,还有大哥想不通的?然后呢?说说你的看法。悟空说想不通。然后爆群主菊。我说哦哦,关我屁事?悟空说嘴里还要骂骂咧咧:我让你封,我让你控,看我不艹死你。我说卧槽,你这是把我的菊花当共党了。这可使不得。悟空说我这小老百姓只能拿群主撒气了。我说新疆大火死人实在悲哀。悟空说哎呀,卧槽,心痛。不说了,我出去走走。我说注意安全,戴好口罩。小白说真日他妈的操蛋。啥时候的事。天朝真是刺激。上次是让领导先走。这次干脆直接将门给焊上了。美帝对别人狠。天朝对自己人狠。真是绝了。我说是昨天夜里发生的吧。美帝劫掠别人。给自家孩子吃。我们是劫掠孩子。让孩子活活饿死。小白说对强权下跪,对弱者发狠。从古到今。被奴顺了。真是恶心。真是一言难尽。权力就是最高真理就是一切。我不相信世界上还能有比国人更崇拜权力的国家。每个人人格结构中都是一个小皇帝。真是龙子龙孙。每天接触的人。一个个都是温良恭俭让。都是老好人。我说人人自危。只要不要命。就不着急。尊严算个屁。即便是要命。甚至有个别被直接削掉脑袋的。都会感到无上的光荣。因为他们会觉得自己不是被无名小辈杀掉的,而是被皇帝杀掉的。你信么?小白说那有什么不信的。统治者和被统治者都是有高度默契的。几千年。就是一套养猪模式。圈起来,给点吃的就行。时间一久。觉得被圈起来也挺好。我说纳尼。他们发展的自己人太多了呀。为人民服务的人太多了呀。人民除了感激还敢不接受服务么?是不是?为你服务你还敢不配合。真是找死。小白说大哥楼上请,贵宾一位。把悟空气跑了,我也去消消气。悟空说何以解忧,唯有艹逼!不在逼中爆发,就在逼中死亡!——卡尔·马克思

千百惠。一生尻你千百回。男友也挺精神,一看就是电动小马达,日本版福成。

小白在群里发了一首英文歌:Freedom.悟空说自由不是唱出来的。小白说请听题:自由是1,唱出来的;2,说出来的;3,干出来的;4,撸出来的。悟空说我选干出来的。小白说嗯,干是最高智慧。大道尽在其中。就像面对一个女人,光是说唱撸太奇怪了。干她。互相干。万般滋味尽在干中。西人最知道这一点。悟空说治大国如烹小鲜,治大国如囸小逼。小白说可以搞一套性政治哲学。

师捣说资本全被搞死了,经济怎么还能活起来。我说你放心。把你搞穷,你会更听话,更崇拜我。你兜里有钱我才心慌。只能我富,你穷,我才能更好的管理你。西方列强也别牛逼。我随便搞个活动,就能让你们丫的在中国的投资。全都打水漂。胆敢再来欺负我?我现在有十几亿饥肠辘辘的同胞,正愁没地发泄呢。全都会把账算到你们丫洋鬼子头上。谁高明?还是我高明。一个个的。都在瞎逼逼啥呢。

杀戮,奸淫。是中国史。也是世界史。更是人类史。

我说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悟空说生当做屌王,死亦尻鬼逼。群主语录。尻生尻死,以尻悟道。卧槽,厉害。


274
福成说大连,淫荡的城市。我问,比燕郊还淫荡么。福成没有回答我。

我一定要尻个清北的。——福成

现在好多女的都有病。不是肉体有病。是神经病。各种神经。不好玩。要么就是要钱,不给钱免谈。卧槽。除了媳妇儿。其他女的,我还真舍不得给钱。不让尻不尻。自己撸。找其他人卖去。操。女的给你尻,她会感觉吃亏的永远是她。她舒服完了,还一副不舒服的样子。非得想方设法占点物质上便宜,才会罢休。有个女的收养了一条狗。要求我给她买狗粮。问买几次。答买到这条狗去世为止。被我拒绝了。于是她也就不让我尻了。她宁愿自己养。让狗尻,也不让我尻了。因为我不愿意帮她一直买狗粮。如果让我只买个一两袋狗粮。我想我还是愿意考虑的。

绿鱼说今天看了你的陶瓷。我问刺激不。绿鱼说刺激,看硬了,鸡儿吐水。牛啊。我说卧槽,这个评论真棒。曾经有一个女读者。读我的文字。说她。读湿了。跟你这个评论一样棒。

首先得在数量上取胜。臭大粪多了也能肥田。一泡两泡屎。拉出来到处展览。只会让人觉得恶心。避而远之。我为啥自信?因为我多呀。我可以一直拉一直拉。直到拉到屁眼子喷火。也可以不停止。请问普天之下。还能找到第二个。像我一样不停喷射的人么。

在中国搞艺术。全都可以归类为行为艺术。

我说送上门就尻,不送不尻。仅此。悟空说噢噢,有逼格。人家是守株待兔,你是守屌待插。我说嗯,差不多是这样。守棍待洞。顺尻自然。节尻顺变。女人跟疫情一样。战胜不了的。与其想要征服,不如随她们去。谁爱尻谁尻。滚到我跟前,我就也捡起来尻一下。然后再扔出去。谁接到谁继续尻。悟空说有点无为而日的范。日逼悟道。看来你是日通了。我说万事皆通。就差万事皆知了。那种我尻过的女人谁都不能尻的男人我们都要远离。第一。说明这家伙自私自利。第二。说明这家伙不自量力。第三。说明这家伙喜欢自欺欺人。转头人家就去给别人日了。暗物质说你在说你自己吧。我说我不是这样的男人。谁有本事谁日。我不护逼。也护不住。我早就看透了。什么东西都不是你的。包括你的这条烂命。也在一天天失去。革命。革你妈的命。谁爱革谁革去。我只想尻逼和写诗。喝酒。晒太阳。我可不想做炮灰。悠哉悠哉地过一辈子,挺好。什么救国救民,豪情壮志。都扯淡呢。悟空说日逼,写诗,喝酒。我说对头,总结到位。无情无义不知不觉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任何疼痛和悲悯对你都百害而无一利。任何失去都是对等的。所以。不必伤怀。一个逼离开了你。你失去了逼,逼也失去了你。彼此失去有啥可留恋的。不要因为一个逼,而失去了整片逼林。悟空说卧槽,智慧。

扶苏要是像他爸爸一样狠毒。刘邦就不会有机会。政治不是宽宏大量。刘邦阴人一个。一点都不宽厚。悟空说项羽要是一刀把刘邦砍了,哪还有汉朝的事儿。历史没有要是,命运没有要是。我说项羽还想着让刘大哥俯首称臣呢。悟空说不识人嘛。刘邦是啥人?刘邦身边的那些人是啥人?我说都是虎狼之辈。出身低微。无恶不作。操,无下限。师捣说不是流氓,得不了天下。一旦得了天下。就使劲地日女人。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往死了日。我说哈哈哈哈,男儿本色。谁得了天下。都会狂日。估计你当了皇帝。会比其他皇帝日得更惨烈。师捣说妈逼的,臭皇帝。我会日得天昏地暗,要比他们更流氓。我说你会把我的屌割下来,做你的大内总管。我还不了解你。师捣说你猜的真对,知我者荒凉也。悟空说不是个好皇帝。群主也不是。当了皇帝,肯定都是荒淫无道的主儿。我说我会把所有给过我脸色的女人的逼都给割下来,喂狗。我绝对会是一个淫荡又残暴的皇帝。师捣说嗯,一定要荒淫无道才过瘾,傻逼才要去做好皇帝。短短几十年,操那么多心干吗。吃,日,干,完事。

师捣说章太炎临死时说,我死后中国文化亡矣!一个伟大的自恋鬼。妈的,你死了就死了,好像你就是中国文化似的。悟空说这家伙比群主还自恋。我说嗯,我都不敢说,我死后,中国鸡巴软矣。

诗人多丑货。男女都一样。


275
福成喝的酒,比他尻的逼,至少要高十个档次。

这个人,也是个棋子儿。唉,没啥实权。不过人还是挺明白的。对很多事。也没那么装逼。好人。致哀。阿勇问现在的这一位,啥时候走。各位能看到吗。我说绝对能啊。各位基本都是八零后,还活不过他?都能看到。阿勇说不一定。他活个110,还得四十年。我说屌毛哩,操那么多心,活不那么久的。绿鱼说还没有活过百岁的,96已经是死撑了。我说对,在五千年里。一把手。活到96应该是最高纪录了。

在航城一超市购物。排队结账。傻逼排在我前面。买了几样东西。收银员扫完那几样东西后。他又要求拿一包烟给他。什么烟。收银员问他。他说出烟名。收银员拿给他。又要求再拿一只打火机给他。收银员问他要三块的。还是要两块的。他问有没有一块的。收银员说没有。他说那就不要了。我心说你省下这一块钱是准备去吃鲍鱼么。卧槽,真是个又穷又抠的傻逼。居然连我十分之一豪迈都没有。

如今做核酸。那个棉签呀。在嘴里插得越来越浅。有时感觉甚至连我的舌头都没碰到。棉签就被抽回去了。这次在做核酸之前。我故意在嘴里存满了口水。结果糟了。哥们将棉签迅速插进我嘴里。又迅速划拉了一下。又迅速往外拔。结果把我哈喇子都给扒拉出去了。口水像一条晶莹剔透的鼻涕。被那哥们通过那个小圆洞。直接拉进了那个工作间里。卧槽,臊得我扭头就跑。

宁愿用高端品牌的低端产品。也不要用低端品牌的所谓高端产品。因为高的低不了,低的它也高不了。这就是我活到四十岁的所有人生经验。在此,全部都教给你了。不谢。

大姐说你这电话号码印错了吧,是1108吧。我定睛一瞧,果然是印错了。印成了1008。也就是说。手机号的第5个数字应该是1,却印成了0。是一张推销团餐的宣传单页。我说幸亏海报还没打印。我让人赶紧改。我说大姐居然能背我的手机号。感动。美义走过来说,我也会背呀。我说那你背一下。她张口就说了出来。她说我都烂熟于心啦。那么。这个电话号码是谁填错的呢。没错,不是别人。单页和海报设计者都是吴胖。正是此人将我手机号填错的。虽然大姐和美义都能背下我的手机号。但我却连她俩用的手机号段都没能记住。近二十年来。我只记住了一个电话号码。那就是吴胖的。而把我号码搞错的。居然也是此人。你说这事整的哎哟喂。

把前俏江南老板张兰的抖音视频给刷了一遍。先说说我看不惯她的两点。第一是动不动就自称企业家。你开几个饭馆。对国家形态也没啥独立思考的能力。真的就算不得上是什么企业家。第二就是。炫耀自己的学历。读过几个野鸡大学培训班。如数家珍地掰着手指头声称自己在哪读过什么什么商学院。殊不知你辛苦赚来的血汗钱。就是被那帮口若悬河啥都不会干的。专门用一堆垃圾课程唬人的讲师和校长们。一笔接一笔地骗去的好么。再说说我喜欢她的两点。第一是。勤劳,善良。敢闯,敢干。还有就是。又一个人无比艰辛地将儿子给带大。中间即便是失败了。也能够马上爬起来。重新调整和振作自己的人生状态。第二就是虽然文化不高。但却自信满满。活得可算投入又独立。用她那特有的方式方法。为国家解决了一部分文化更低。在社会上更没有出路的底层文盲的就业问题。仅此而已。千万不宜将自己吹太大喽。真的很容易闹笑话的兰姐。出什么书啊。默默地做一个富婆它不香么。非要去愣充一个文化人哎哟喂。

南门的那个收费核酸检测点撤了。刚防疫群里有几个居民发言询问。有谁知道在哪里还能做核酸。那口气那语调。都委屈得像一个个不愿断奶的孩子。还有几个回复说,政府都号召大家不要再做核酸了,你们还做核酸干吗呢?其中有一个回复得最彻底,他说:国家已经取消核酸政策了,你得了新冠也没人管了,你进出北京也没警察查验你的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了,你说你还要去做核酸有啥用呢?是养成习惯停不下来了吗?!

餐厅无人!药店无药!民以食为天!如今得改成!民以药为天了!全国各地线上线下!满满当当的药店!均已被贪生怕死的愚民洗劫一空!放开前核酸公司发财!放开后该轮到制药公司发财了!

亲。你阳了么?


276
昨晚初宝瘫坐在沙发上对吴胖说妈妈我都听不到你的声音了。已被烧得不成样子。今日吴胖蜷缩在大米上。初宝坐在她枕边的那个红色单人沙发上。用力地长久地为她捶打着脑袋。她把初宝照顾痊愈后自己又立刻病倒了。感觉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奥密克戎。不知道下一个发烧的会不会就是我。

当你为各种烂摊子和未尽理想而感到焦头烂额时。说明你已经快要进入41岁了。

依然做不到平心静气。心敏感得像一只血红的刺猬。随时随地都会用愤怒将自己和他人一块炸掉。

想到什么。当时就要针尖对麦芒地说出什么。不要向跟事件没有关系的他人。多说一句废话。你会发现。除第一现场外。所有的第二现场。都无足轻重。

福建佬李师傅需要啥。他的小舅子就能在附近找到啥。福建佬的小舅子是我平生所见。最他妈会就地取材的人。他真的很像大航海时代的航海家。不管朝哪个方向航行。都不会空手而归。

所有的集体都是由利益和权力组成的。没啥鸟意思。但所有的个体。却都值得作家大书特书。

唉,鸡巴大也是一种麻烦。打飞机时它的主人得用两只手相接才能握得住。对,没错。我说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自从认识工具一词后。我就再也没干过硬碰硬的傻事了。

城里人都挺可怜的。只能万人坑一样。挤在一块死。远不如乡下人死得有尊严。乡下人东一个西一个。军阀割据一般。死得都非常霸气。

吴胖边看初宝刚写的一篇英文作文。边嘿嘿笑着。准备拿给我看。复又放下说,不给你看了,你也看不懂。卧槽,这也太瞧不起人了。不过,我还真有可能看不懂。从前学过的那几个单词。早就忘个差不多了。那又怎样,我是中国人,干吗学外文。


277
你的命如草芥。跟他们的权力斗争比起来。

爸爸,我今晚写字,感觉是打印机附体了。嗯,写这么好呀?真棒!嗯,是的,打印机附体了我。

初宝将头悬在床沿。享受我为她吹头发的时光。吹完a面吹b面。我说可以了。已经吹干了。她递给我一团抽纸说。这个是给你的报酬,几个鼻屎干儿。我说谢谢宝贝儿,居然还有报酬。她说嗯,必须得付给你报酬,你看我是不是很孝顺呀。我说是蛮孝顺。她说另外。除了鼻屎干儿外。我还赠送了你几根鼻毛。你可以打开仔细看一下。我说好的。再次谢谢宝贝儿。你把我夜宵都给解决了呢。

当吴胖走近我。我说面对有暴力倾向的你。当你走近我。我头皮就会不自觉地感到一阵发麻。感觉你随时都会在我的脑袋上来一下子。初宝正在写作业。她头也不抬地边写边附和我说。嗯,的确如此,我也一样,咱俩的症状是一样的。我也很害怕她会突然袭击我。

我躺着。准备睡觉。初宝在看闲书。吴胖进行干预。让我去晾衣服。让初宝放下闲书,去写作业。我说等会。除宝也说等会。吴胖突然将大米上的推拉门关上说。你们俩就都别下来了。初宝嘻嘻笑着说这真是一只愤怒的老鸟。我说我们就是不动,就是要反抗。初宝说你说的对,我们就是要叛逆。过了一会我说我要去晾衣服了。你也赶紧写作业吧。初宝说你这个叛徒,你不许去,我要坐在这里挡住你的去路。

最终还是阳了。昨天睡了一天。今晨醒来。感觉嗓子疼。但不是特别疼。上午低烧。睡了一上午。下午高烧到39度。上厕所都爬不起来。天旋地转。烧得我眼前金星乱冒。都产生幻觉了。初宝和吴胖都生龙活虎。嘻嘻哈哈。之前,她们的症状。都比我的还要严重。初宝好了,吴胖得。吴胖好了,我得。吴胖说这个病毒很有智慧。一家人至少会留一个做饭的。不会让我们同时都得的。她们俩都是喝美林喝好的。我说也给我来一杯,我实在受不了了。初宝的量之前是8毫升。吴胖给倒的。随后吴胖得。初宝给她倒了14毫升。我这次要喝。还是初宝帮倒的。居然给我倒了20毫升。吴胖说你把你爸爸喝死了你就没有爸爸了。我很怕死。所以就没喝完。剩下了大概两毫升。喝完半小时后烧退。一下又有种重生的感觉了。

权力滔天的人不必学习如何与他人“合奏”,一个组织或国家越大、越集权,它的顶层决策者越可能工作在一个臆想的世界里。——斯科特

所有的人间烟火。此刻都已化作天空中漂浮着的云。那些云有的夹着血丝。有的被疼痛撕扯。有的四肢无力。有的一窍不通。有的在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有的已完全放弃挣扎。整个北京的大街小巷。已无任何生命的气息。

权力机构多眼高手低。他们把自己都没能力做到的事安排下去。让下面的人去做。如果下面的人做到了。就会得到他们的几句赞扬。如果没有做到,就会得到他们的警告和处分。

请立刻把那些对你爱答不理的人全部删除,拉黑。你的生命他不长。请不要把他浪费在冷漠如冰的傻逼们身上。


278
我的生命离剁一只鸡的时间还有大概五分钟。因为我此刻还在洗碗。唯有耐心把碗洗完。我他妈才能剁到那只鸡。

不回复我消息的人。将永远不会再接收到我的消息。我不管你们死没死。

孩子们,不要开火。在那寒冷的旷野上。你们应该互报姓名。彼此交个好朋友。保存好你们所携带的任何武器弹药。去建立一个和平的国度。谁如果胆敢因他们的一己私利。而强迫你们去送死,去相互射杀,你们就应该联起手来,将枪炮对准他们。你们都是父母的好儿女,你们都是最英俊最漂亮的好儿女。你们不应该成为独裁者们的炮灰。

世间万物。他们的好与不好。如今我已了然于胸。不羡慕,不参与,不评价。只规规矩矩地做最踏实的自己。如此便好。

前天晚上。吴胖花了差不多三个小时时间。为我们包了一顿牛肉饺子。煮好端上桌后。叫我起来吃。我说我实在爬不起来。吴胖说我胸闷得要死。我强忍着才做了这顿饭。我不做我闺女就会没饭吃。你连陪她吃顿饭都不肯。我说我真的爬不起来呀。吴胖一屁股瘫倒在沙发上。生无可恋地闭上了眼睛。初宝坐在那里。边吃边叫我起床吃饺子。我说你先吃,爸爸马上就过来吃。她说不行,你快起来跟我一起吃。她又去叫吴胖起来吃。她说你们不吃,我也不吃了。说完她也一头扎在了沙发上。我忍着四肢的疼痛。艰难地爬起来说。来,我宝。爸爸陪你吃。初宝看我爬起来了。就又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继续吃饺子。在那一刻。我心想。此生得此女。我死而无憾矣。

如果你认定自己是第一。就不要去跟任何不认为你是第一的人去瞎掺合。你尽管自斟自酌。让傻逼们去尽情狂欢。反正最终他们也还是要不欢而散的。

被人误解不可悲。误解你的那个人才可悲。因为很明显。他之所以误解你。是他缺乏最起码的思考力和判断力。你不必向他解释什么。只继续做你自己即可。你就是你。永远都不会缺乏真正爱你并欣赏你的人。

设计陷害别人的人。多会被别人设计陷害。或被直接爆头。害人的人。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我所认为的经济独立。就是自食其力。走到哪都饿不死。即是经济独立。我根本就不需要太多的钱。就能变得很牛逼,很独立。因为老子深知。老子是个大诗人。而你们。除了玩浅薄的高深。和高深的浅薄。其他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老子没有知己怎么了。我让你们丫挺的都眼睁睁看着。我是如何自给自足。无比快乐地。自己跟自己玩一辈子。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这句话我深信不疑。尤其在中国。有的只是层层叠叠的坏蛋,坏逼。甚至身边的各种合伙人,各种亲戚,也没几个好东西。为了一些蝇头小利,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斤斤计较,丑态百出。真是日了鬼了。作为一个孤独又渺小的个体。我能做什么呢?我能做的就是尽量减少跟这些坏蛋坏逼们的接触和争执。继续按部就班地孤独和渺小下去。艹,我不去惹你。你也少来烦我。


279
白广路商场边上的那个药店像灵堂一样肃穆。门口排了几个人。我排在一个老太太的前头。排在我前面那个胖小伙买完药后。就会轮到我。也就是说。我排第二。老太太排第三。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突然冒出来一老头。双手背在身后。伸着个脑袋往药店门口凑。我本想提醒他。大爷你得排队。但是想着他也快死了。也就没有去阻止他。但是另一个快死的。排在我身后的那老太太却不愿意了。她大喝一声。你干吗呢?没看见都在排队吗?老头转过脑袋回答道,我就问问,我就想买盒创可贴,有的话我再来排队。老太太说,大家都一样,都是要问问,都在排队,你也得排队。老头说那我不买了。老太太说,你爱买不买。老头背着双手,气鼓鼓地就又走开了。我回头冲老太太说。大爷还是得由大妈对付。老太太说嗯,没错,我可以帮着大伙儿教育他,我跟他是一辈儿,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不自觉,想要插队可不行。我说大妈你真棒,你是正义的化身。

一个背双肩大包的壮小伙边从白广路商场门口走过。边高声大骂道。放开。放开。放开你妈啦逼呀放开。看上去就跟个精神病差不多。

无尽的个体生命现状。才是值得我用一生去书写的壮丽诗篇。

整几行臭鸡汤。后面再加上个大哲学家或大作家的名字。就那么往抖音或朋友圈里一放。都能让数以万计的傻逼信以为真。那几行臭鸡汤。是真的出自那些大哲学家和大作家之手。而纷纷进行点赞,转发。什么叫群盲?顾名思义就是一群不辨真伪不分黑白的文盲。这就是所谓的文化大国?哈哈哈哈。你们就别再一天到晚地跳出来喊口号制造笑话了好吧。我看我们最多算得上是一个笑话大国。仅此而已。

每次驾车出门。肺都要被各种闯红灯的傻逼气炸。这里虽然是北京。但在我眼中。依然可以成为中国的缩影。啥鸡巴首都。基本上都一点素质都没有。

中午初宝下楼玩了半小时。她回来时我还在炒菜。她走进厨房对我说,爸爸我们上次下去玩,画的画和写的粉笔字都还在。你还记得你写过大宋两个字么。我说记得。她说我们几个也都用粉笔在旁边写下了大秦大汉大唐等。你知道豆豆的爸爸么。我说知道。她说豆豆的爸爸看过那些字后说。大宋写得最好。他也不知道是你写的。哼。她哼完之后就转身离开了厨房。去卫生间洗手了。我感觉她有点不服。不管怎样。记忆中。这是我作为一个无名书法家。写下的字。第一次被人欣赏和赞美。值得纪念。

浑身疼。蛋也疼。唉。

在所有五花八门的知识中。我只想知道这个世界上曾经都发生过什么。

逸宇明日回湘。晚饭后跟我聊天。其间我用到了牛逼一词。只听身后传来初宝悠悠的声音:羊逼。

我们所有的问题已经不是靠口诛笔伐能解决得了的了。我们需要一场战争。将我们自己给毁灭。然后再也不要重建。


280
上厕所不冲马桶。但大便时会冲。洗澡后将淋浴金属管缠绕成麻花状挂在那。除了这两个恶习。侯问初还有很多别的恶习。待我慢慢观察。慢慢记录。

刚三姐留言给我要钱。说家里人都发烧了,没钱买药。家里所有人。从老人到孩子。无一例外。都在发烧。都在阳。

将两双鞋送洗。帅气老板说行,就放这吧。我说查一下我的余额还有多钱。他说好的。边翻开本子说侯洪伟是吧。我说对。本子上密密麻麻地写着几十页人名。他一下就翻到了我。还有72元。他说。我说那行,那我下次再充。他说可以。然后我向这个老板告别。我一点都不惊讶他能一口叫出我的名字。他早就可以一口叫出我的名字了。能一口叫出我的名字的。还有他的漂亮老婆。他们做的真的很用心,很棒。我已经连续在这家洗了好几年鞋子了。

特朗普爷爷是德国人。十六岁。只身从德国乘坐货轮前往美国。为了生存。在一理发店做了几年学徒。积累了一些财富后。换了个地方。开了一家餐厅。随后娶了特朗普的奶奶。生下了特朗普的爸爸。因为开餐厅很难发财。特朗普爷爷又开始进军旅馆和色情业。随后又接手了老旧居民棚户区改造的政府项目。特朗普爷爷酗酒无度。死于一场流感。享年48岁。特朗普爸爸继承了家族产业。开始把特朗普爷爷的地产事业往大了做。因为家族有了足够的资本。特朗普出生后。被其父送去贵族学校读书。长大后甚至还被送去读了几年军校。就是这个看似有点玩世不恭的第三代。将家族产业做到了巅峰。他在美国纽约第五大道上。盖起了一座大厦。并用自己的名字特朗普命名。他还最终当上了被世人瞩目的美国总统。

点点关注,点点赞啊。标哥做好事,喜欢得到小红花,感谢信,锦旗,证书啊。——陈光标

他们试飞了两次。第二次成功了。他们乘坐自制热气球。携家带口。飞到了西德。十年后。柏林墙被推倒。

没有人会爱你的任性。你的任性对于他人来说。完全就是一种精神折磨。

在中国做律师,犹如在苍茫黑夜中做萤火虫。虽只能发出微弱之光,但只要数量庞大,齐心协力,定能照亮漆黑的夜空。最后跟东升的旭日一起,唱响胜利之歌。

靠你的本能去活。就不会有错。因为本能不分对错。

如果你饱食终日。美食就不会成为你的机会。而会成为那些饥饿者们的机会。因为获取美食的核心竞争力就是饥饿。
2022.12.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