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贵锋 ⊙ 轮盘又转回来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2年11月诗选:梦出的棕熊

◎于贵锋



结果,或结局


有的有。

有的在意料之内。

有的虚。

有的在戏里。

有的只是一个人的。

有的能说出。

━━空白处
看见空白
让你哭
又试图让你笑

最后的光
正从时代脸上退去
记住你最后一瞥



梦出的棕熊


有没有经过高山
穿过森林  有没有
趟过雪原  河流
一只被梦出的棕熊
来到了人世
它看见一个人
白天赏花  夜晚望月
大多数时间
慢悠悠晃动  发呆
一声不吭  一扇门
一直紧闭着  他似乎
也没有出去的想法
(也许那样  它可以
跟在他后面  说不定
会碰上奇迹  恢复
它的记忆)  似乎
这是他最后的居所
充满音乐和光亮
但他始终没有和它说话
也没有对它笑过
它蹭他  也没有反应
好像它不存在
甚至连影子也没有
它是不是他梦出的
也不那么确定  一次
趁午睡时它小心走进
他的梦  似乎还是
在这间房子里
他看一个人在画画
而她什么都没有发现
头埋在一张雪白的纸里
一会儿涂  一会儿擦
一会儿描  一会儿掠
一只棕熊就突然看着它
它突然就看见了自己
突然那个人也看着它
一脸吃惊的样子
她也抬起头  欣喜环顾



水滴声


送暖气的那一夜
突然听见水滴在响
一滴一滴  很准
仿佛就在头顶
一会儿又怀疑
是不是墙里
埋了只钟表
或一颗不死的心脏
就这样昏沉睡去
卧室旁钢琴和纱帘
隔出来的书房
白天他仔细听
一滴一滴  砸在
头顶的声音
偶尔还在  这让他
有些不安  想查找
问题在哪儿  通向
楼顶的门  单元门
都从外面锁死
而且已经很久
整栋楼  装满房间
装满寂静
和看不见的生活
是时间复活了吗
幽灵般附在节奏
和它一样的事物上
在哪儿呢
屋顶只一层薄薄的
白灰  想亮就亮的
顶灯里  怎会有水滴
不允许逃出去
现场越来越完整坚固
坐下  站起
捂耳  放开手
或盯着一盆花的
叶子的纹路和花的
颜色看  或盯着外面
一片灰白的天
暗自决心要喜欢上
平庸的鸽子和
没心没肺的喜鹊
如果它们忽然飞过
所有问题会得到解决



晦暗不明的生活


大地长出  
树冠 山坡也是
河流  屋顶  山脊
也长出来
黄昏
黎明就开始长
一直到天光
眼神模糊
悲伤满怀

这些黄昏
长成更大的黄昏
最后长到天空那么高
高得天空下的人
表情再也难以分辨
一颗星出来了
一盏灯亮了
面具  互相看着

谁也不认识谁
又都叫着
时间中各自的名字




日常


厚厚的云裂开一条缝
露出天空的蓝午后的光
他一下子就高兴起来
又突然瘫坐椅子上

早上门洞里的风
含着冬天逼近的冷气
驱散的三两句话里
死亡的浓浓毒素
此刻突然又回来了

容易在幻觉里失去方位
他早已意识到但
真实就像一堵堵始终
迎面而来的水泥墙
挡住生命和时间的去路

他不知道如何去越过
他不知道如何去面对
而幻觉似乎可以绕开
一生里再三碰到的难题

进了云层的太阳又出来
他一下子满脸放光  
仿佛可以立马下楼
开始过上快乐的生活



不知道为什么


种过月亮,没长出太阳
种过草,长出荒芜
种过光,在黑暗里
种过词语,没有长出美
好像所有种下的都没有结果
或不是暗自所期许
但他还是一直在种着
在谎言的缝隙种下善
在虚无的泥土里种下一粒真
在没有路的时候种一条
花费一生可能也走不完的路
每天疯疯癫癫地自语
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黑灰白


云又来安慰
说在黑灰白和有无之间
自己一直不停地来回

这是阴晴未定的一个早晨
“用力活着”
自动播放一夜的旋律
还在身体里游走

我使劲看着
想搞清楚它究竟如何获得
说哭就哭说笑就笑的力量

其实云什么都没说
它一直悬停天上
在我不看它的时候
发生一些变化

黑灰白  加上蓝
一会儿撕成一块一块的
一会儿又连成一个
意见尚未完全统一因而
亮度和厚薄不一的整体



也许


昙花和玉树一直没有开花。
金鱼吊兰不开花也已三年。
仙人球被放弃又捡了回来。
被移来移去,在窗台上
变换着位置。有太阳和光,
有水的时候,它们
狠命吸收;没有的时候
不知道它们怎么熬过来。
站在人类的立场,它们
不可避免地在各自的命运中。
就像现在,它们的处境
就是结局。也许因此
它们会是一个类似处境的人
沉默的陪伴者。看上去
无论经历了什么,它们都
不带恨意地顽强活着



一团阳光


一团阳光藏在幽暗的树林中
有好多次

似乎把头埋在身体里
又似乎在好奇地张望

会变成一只金色的鸟飞起
会像一个被惊醒的梦突然消失

每一次
我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加快

如果所爱的人在身边
每次我就悄悄指给她看

“待我不薄”
看见一团阳光藏在幽暗的树林中
每次我都会这样说
像是对着幽暗的人世

会长成树林中一棵难以分辨的树吗
与其它的树一同藏起一团新的阳光



木栈道攀缘而上


溪水画好看不见的根
风画好挺立的树身
一棵松树长大了

一棵松树长大了
阳光细细画上一根根
金绿的松针

一枚枚松塔
松鼠挂上去的一个个梦

谁走进
谁就是山谷中最开心的孩子




入冬诗


一件事,结果和开始前所预料的一样。
犹豫中有一个无关紧要的选择:
我可以做,也可以不做。
或者,做与不做,就看给谁一个理由。

我做了━━不知道这样会改变一件事的方向

似乎在给自己,也在给专业一点尊严。
和从前出奇地相似:人性的测试
对别人,也对自己;
别人不知道,而自己,假装不知。

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不是因为
失去了什么,还会失去什么
而是一种恶仍然不知不觉继续,甚至
扎得更深,在寒冬来临前渐趋衰老的身体里。

臃肿的外套下面,我会疼,但再也无力拔出。




乱句


一把针。几只刀片。
波浪的悬崖。或一群
饥饿的狮子。一场
因迷途而下错地方的雪。
一首梦里完成度很高的诗
醒来只剩一个枯干而抽象
没有温度的词。
━━没弄明白喉咙究竟
喷出什么,或咽下什么
黎明到来又匆忙褪去
只留一具躯体
任虚无的风得意横行







抓一团雪(一把泥)向上抛
槐树枝上的雪簌簌落下来
一只喜鹊拍拍翅膀
飞到另一棵白雪的槐树上。
走十来步,跨过一条小沟,
泥土湿黑,细水微响,仿若初春



悲哀


我为消防通道悲哀。
我为阴差阳错悲哀。
我为疫情封控的门悲哀。
我为谎言悲哀。
我为浓烟中无形的手和水龙头悲哀。
我为我的惊恐悲哀。
我为火焰中变形松落的一只合页悲哀。
我为我的愤怒与沉默悲哀。
我为午夜的白雪和石头的灰烬悲哀。
我为铁皮屋中自扇耳光的孤影悲哀。
我为死者和生者悲哀。
我为一个个自生自灭悲哀。
我为知道和不知道的真相悲哀。
我为一粒阳光缩在抽屉里与灰尘対泣悲哀。
我为我没有悲伤而悲哀。
我为自己终于成为一只坚固的牢笼悲哀。
我为悲哀而悲哀。




隐秘


从天空偷出来
早晨传给窗玻璃
窗玻璃传给电视屏
电视屏传给沙发上刚睡醒的人
人传给手机
手机传给图片
图片传给眼睛
期间穿过天路、纱窗、阳台
穿过卧室、客厅、身躯
似乎设计精巧又充满凶险
似乎平淡无味又近乎传奇
似乎偶然得像一种必然
一枚太阳
最终珍藏在什么地方
最终成为谁的第一桶金
天空从来不知道自己丢了什么
作为中间环节
他没想过直接从天空偷取
他没有说科学折射
专注而认真
让他像一个内敛而饱满的客体

2022.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