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兵专栏 ⊙ 什么能让风苍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寄人世(组诗)载《诗潮》2022年第12期

◎吴兵



各得其所
江河之水或左或右
大海不分左右
落叶分吗?
叶脉之美出现在不同的方向

日暮时分
独自高处小坐
与谁谈,谈虎色不变
没有什么望眼欲穿
山川大地,各得其所

惋惜
称之为诗的分行文字
是不是可以像负重的骆驼远行沙漠
流经心脏的血
有时十分缓慢,有时急促
衰年。每一刻
都有瞬间梗阻的可能

不怕死
不怕与骆驼一样的死
但我会为助力心血来潮的那根血管
感到惋惜
那根与人类之心相连的血管
一直那么柔软

飞行诗人
放大镜让我
看清了分行的诗
一只
没来得及看清的七星瓢虫
飞走了

我在通信录里记下了这位朋友:
鞘翅红色
头黑复眼
诗人纲抒情目独行科
喜不辞而别

安详
所谓的尽头
是不想走了
水的一隅,坐下

鸟与行人都空
头上的白云身边的
同样散淡

日影之外只有风吹
几粒鸟鸣仿佛糖果
洒落一地

卑微
我曾想,大炮的炮口
是不是容得下十万只蚂蚁
是不是每个和平的黄昏
蚂蚁们都把那当成家快乐地返回
不厌其烦相互的拥挤
是不是使炮管也像人类的皮肤
有了温热

何以傲慢
何以硬如钢铁
直到永久地垂首自怜
直到沙土也用锦缎包裹
这一刻的羞耻感
值得庆幸——
我们卑微,身如蚂蚁

笔记本
笔记本掉在地上
好多天了
捡起它时
已经布满灰尘

因为想写一首诗
我才捡起它的
我的手
经历过无数灰尘

这一次不同
我要用简短的诗
把想要拍打的
都拍打干净

拉纤者
自己的影子披在身上
把疤痕还给大地
河岸上
一无所想,向前

世上究竟有多少人
像这样把身子铺低再铺低
而头颅
时时想着昂起望向朝阳

身体接近匍匐
有多少人
向着大地
以这种方式掩面而泣

深秋
还没来得及深谈
天就高了风就凉了
果实的光泽
落了一身
眼望雁群越飞越远


越过雪白的墙
城市装饰着田野
田野怀抱着红薯
红薯吐出秧的柔情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不速之客
雪移动。空着的降落伞
雪送给我几万米的不期而至
启程在即
我要在另一个眼神中
找出一粒火星的纯粹
那是在一块冰中
煜煜生辉的一粒

在这个星球上
我们相遇毫不意外
或早或迟
都是与雪相知的不速之客
我以习以为常的散淡
拒绝惊诧
我们都是不速之客
都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0月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