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蔚然2022年的诗

◎叶蔚然



◎渡劫


数字化
元宇宙
科技奇点
来否
不知道
我只知道
面对
几亿人同时发烧的旷世奇观
人们挺过来
活下去
靠的还是
多喝热水
布洛芬和
桃罐头


◎三年

我妈走了以后
我就 基本上是
躺平的一个状况
(好像 之前也是)
傍晚陪我爸 在小区
遛弯儿 谈一些 她生前
的事儿  然后各自沉默
陷入回忆 这样
直至2022年的
12月 疫情结束
的这一天  …    三年
不止我们这个家庭
独自面对这个
是有太多人 因为各种原因
没扛住 离开了
大学解封 年轻人
冲出校园 
用他(她)们自己的话来说
“其实并不知道
该去哪儿”
(三年前 其实
也  不知道)
我想 这种感受才是真实的吧
活着 茫然无措 活着


◎哈尔滨肿瘤医院

疫情期间
一个病患
只允许有
一个护理  
于是
有了这个故事:
一个病患由其 老婆护理
一个病患由其 老公护理
后来 负责护理的男女 
朝夕共处  日久生情
遗弃他们各自 患癌症的配偶
私奔了 


◎珍惜这人间


嫉妒(承认人性的弱点挺难)
读某大诗人近作 读几句 乐了
想他反体制的苦瓜脸 想他离开这体制活不了
想他做核酸的样子 想他去日本拜谒另一位大师  想《十诫》关于嫉妒 什么罪
想那几个 川端康成 谷川俊太郎到石黑一雄 个中 也是俗人
想 我是个坏家伙 简直太坏了
想 绰号“小混蛋”什么的(又乐了)
想写诗  一些年轻又轻佻的句子折磨我
想我为了喝一杯咖啡穿越辽宁省的四线小城 想它天辽地宁 在这里还不错
拥有低配版的瓦达瓜叉(万达广场)
庆幸啊 我是一个70后的 活蹦乱跳的
写作者(活在自己时空)
拥有不匹配四十八岁的更多自由
(本命年封城 失去至亲 让我对活着这件事儿有了重新认识)——我更珍惜这个人间


◎隐入尘烟


腾讯视频
可以看了
我没点开
我看过
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
看的我挺难受的
年轻时
熬夜看
铁西区
上访村
现在不想了
刚过了48岁生日
一个人
在大连
我最近看
那个《欢乐颂》
早睡早起
我们23号楼
早六点
就核酸


◎聊天


这三个月给我捅的,一首
都没有了
【捂脸】
写啥啊还
羡慕以前瞎胡乱写的日日夜夜
写不出来
我将推出:诗歌就是做核酸
的理论
【呲牙】
比正确
我行啊


◎分布

水浒好汉
有三十八个
山东人
(最有名的是
宋公明)
有十六个
河南人
(最有名的是林冲)
山西七位
(杨志 关胜)
河北十三
(卢俊义 等)
其余遍布
江苏 陕西 甘肃 湖南 湖北 安徽 江西 重庆
天津 北京
海南两位
(难以想象)
——我大东北贡献一人
(我真不想提)
霹雳火秦明
被主子精神控制的
大冤种
奇葩一株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本杰明.巴顿


你还年轻吗
你真的年轻过吗
你现在 是不是成为了
你年轻时厌恶的人

没有

对于年轻这回事
思虑久矣
我最好的时光
是上个世纪
九十年代
(已经是
小说里的年代
年代剧里的年代)
——如果我来拍一部怀旧电影
主角绝不是
刘浩存
易烊千玺
应该还是不可能成功的
失败者
哑巴
文盲
如果重来
——不必会写诗了
想像一个婴儿
戴口罩出生
早老症
逆生长
现在和我一样
处于中年
哈哈
再狠狠
拥抱你
一次
别离


◎雪糕刺客


世界进入
自毁模式
人类情绪失控
躁动又亢奋
我所在的
五线小城
年轻人
对此无感
这并不耽误
他们频繁更换
工作和
对象
他们也没钱
存在
营口银行
营口沿海银行
为庆祝
考研与考公
再次失败
以及世界末日
热天午后
赶紧透支
信用卡
再买两根
“钟薛高”


◎现在


英雄末路
(英雄各走各的末路
不是一路)
狗熊末路
(狗熊各走各的末路
不是一路)
英雄与英雄
狗熊与狗熊
狗熊与英雄
(虽然都做核酸)
但都拉黑彼此
不睬一眼

就这么一个局面
这和海子说的
“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不一样
且已改天换地
倪匡改苏轼
纵情入席不英雄
何妨吟啸且徐行
还有改“星星点灯”的
现在的一片天
是晴朗的一片天


◎问老子


河南人
被山东人
给问烦了
现在
还随时微信
小视频什么的
两千年
搁谁
不烦啊
烦啊
人狠话不多
最后只回复
六个字:
可以活
没未来


◎宿命


老人家建议
不是
是命令
他看看
三国志里的
郭嘉
宋史里的
范晔
老人家
一定
是真喜欢
二十四史
老人家建议
不是
是命令
我们多读书
但是
“读书改变命运”
究竟谁说的
一般
也改变不了啊


◎蜂说


你去诗生活网
找我的
专栏入口
想进一步
了解我
不如闲聊
马斯克的
机器人
和第九版
诊疗方案
(那个地方有一千多个入口
像时代的蜂房)
——聊点什么呢
也不如不聊
哈哈
可以搞艺术
但是没必要
除了写点诗
我也一怂人


◎无限循环


管住嘴
迈开腿
这比每天
打胰岛素
要好
每天睁眼
就开始
在小区走
每天都能遇到
一个精神病
和我打招呼
不愿意
搭理他
还有一个
脑血栓
拾荒的
看他很认真地
翻垃圾箱
我嘟囔:
西西弗啊
老头说
你说啥



◎写吧朋友


很多事
用进废退
勇敢作为
最稀缺的品质
濒临绝迹
送你一句可爱的
东北话吧:
那不行啊这你得
支愣起来
可以脑补一下
这画面
当别人都在安全区而你
已入无人界
写吧
朋友
写诗才是硬道理
勿回首
狂飙末路
任身后历史
全部归零
陷入漫长蛮荒


◎你我


“全世界男人
都活不过女人
女性染色体是X
男性是Y
我缺个腿
我是那个
残缺基因”
这是常识
当你暮年
我早不在
你对我的恨
是否消褪
最好是爱恨
已相抵
两不相欠
不欠多好
我是风
你是否察觉
等你化雨
云雨巫山
风风雨雨
自然而然
好过人间爱无数
太麻烦
好过天长日久
死缠烂打


◎写诗


不仅是
输出认知
还在于小心翼翼
接近一种叫做“诗”
的感觉
一种状态:
——假装在“介入”
其实你最知道
什么能写
什么不能写
——我是说
自我审查
一种“碰瓷”
一种“小撒娇”
其实没意思
不如不写
写和不写
都等于空无一物
我是悲观的乐观主义者
很多人奔着永恒去写徒劳无功
我徒劳无功去写无数次追赶永恒


◎画鸟


亚历克斯.卡茨
善构图
有人以为
其灵感源于
江户时代绘本
许多日本鸟
美国鸟
(不确定哪国鸟)
具体是
鸟的剪影了
一些
黑暗的
斑痕
缄默

大面积留白
相得益彰


◎动物园


俄罗斯哑弹
嵌入
乌克兰皑雪
在三头幸运的
羊驼旁
多数
还是会炸的
我见过
许多极简的
室内设计
来自乌克兰
棒极了
相信很多
都不在了
那些建筑
那些建筑里的人


◎尽头


在两次疫情的
缝隙里
逃离大连
一直向北
入营口收费站
防疫人员敲开车窗
仔细核查
24小时核酸报告
健康码行程码
并确认后排座
无人(在上海周边
听说会使用生命探测仪)
予以放行
黄昏入鲅鱼圈
遇夕阳坠海奇观
翌日过熊岳去杨运
山路渐崎岖
虬枝磐石
有古意了
尽头
群山疏朗
天空如镜
白云浮于
挡风玻璃上
山前停驻
没想好再去哪儿了
——也许去营盘交界处吧
据说
一百年前
那里有龙坠落


◎勘误


李小龙的
《唐山大兄》
意为
“中国大哥”
海外华人
自称唐人
唐人聚集之地
就是唐人街
祖国为唐山
取大唐江山
之意
那个“唐”
说的是
贞观之治
路不拾遗
夜不闭户
的由来
并非我们今天说的
河北省唐山市


◎黥面


于是你穿越到
水泊梁山
于是你看到了
脸上刺了字的
伙计们
当然你不认识
古代宋体啦
于是
你掏出手机
礼貌地
扫了一下
林教头
左脸:配沧州牢城
右脸:携带武器乱入白虎节堂
杨志额头
字就更多些:
迭配北京大名府留守司充军


◎最后的诗意


口罩的原因
小城洗浴
歇业久矣
今又开业
泡池挤满
榜一大哥
汤池如东北平原啊
浮动
映照颗颗光头
气氛奇诡
氤氲蒸腾
但见一位
三百斤大哥
特立独行
池畔端坐
背朝我们
颇具仪式感
逆光中
花背纹
菩萨低眉
很像一摊
肉屏障
正所谓
屏风九叠云锦张
影落明湖青黛光


◎偈语

见僧杀僧
遇佛杀佛
放下屠刀
立地成佛
放下佛经
立地杀人
见我杀你
遇你杀我
放下核弹
立地成佛
平行宇宙
无限循环
鲁迅改得
我亦改得
我糊弄你
你糊弄我
我糊弄你
你糊弄我


◎不可


不可触摸河面
漂浮物
水鸟 
和它们的尸体
不可触摸
流浪狗
它悲怆的
瞳孔
多像我们和
我们的诗人
居家写诗
陶潜的桃花源
楚门的桃花镇
蔬菜和蔬菜包
不可触摸的
词汇
翻腾
折磨
而肉体早起
排队核酸


◎迷惑行为


他同时拥有多个女友
是杰出的时间管理者
他管每个女友都叫宝贝儿
不敢叫其中
任何一个名字
怕叫错
说到时间管理
有个电影叫时间管理局
现在  这也不是科幻
全员检测常态
必须每星期
每72小时
48小时
做一次
续命


◎一种说法


猴子
吃了
大型动物
排泄物中
未及消化的食物
以维生
外太空高等生命智慧
毒株
飘落
以菌类样态生长于其中
被误食
从而改变猴子大脑发育
从而成为人类
人类成也
病毒



◎大卫和哥利亚


怎样评价俄乌之战
首先你得有个立场
越过这个立场
说也
等于白说
可以从更大的格局
来说吗
像马斯克那样
说宇宙存在138亿年
地球大约45亿

你不能
因为你不是马斯克
马斯克
立场明确
——他要拦截核弹



◎乌拉


“谁的副驾驶
还没个小可爱”
——这是抖音的话语
说这些
十八线小城气息
扑面而来
把车停在海边吧
被垃圾污染了的
海边
把你的小区
抛在脑后
大高层
撕毁封条的
单元门
巴氏消毒液浓郁的
电梯间
你凌乱的公寓
你空荡荡的冰箱
(另一个
你中年的
不再期待了的心啊)
都解封了吗
自由了吗
安息了吗
——多像亚速钢铁厂


◎赋予


笔墨当随时代
写作者
静默
总被无情抛去
名篇作古
不值怀念
一切迅猛
来不及掩耳
叉叉
希望这么讲没事
形势逼人
失语正常
人有七情六欲
人非人工智能
隔离日子里
乌克兰顽抗八十余天
而我们必须
相信便当
相信常态化
相信未来
我的爱人
我的朋友
“你是海上的焰火
我是浪花泡沫”
焰火红码
海水绿码
其余黄码
破碎成灰
灰码!


◎大仙说


疫情过去了
是的
我说的
珍惜这一次吧
这是最后的疫情“假期”
别问为什么
问了
我也不说
就是消失了
然后
乌俄战争
偃旗息鼓
然后
新问题
又来了
具体是什么
不说
小老百姓
过好自己生活
得了
然后
马斯克
去了火星
然后
还是没找到
马航370



◎末世情怀


70后
在千禧后
吃到麦当劳的
喝上星巴克
都经历过
供给制
这和俄罗斯人差不多
只是他们要告别
苦日子里
能给人稍许幸福感的
这些个了
还有可口可乐
混战——美欧乌俄
而我在避疫
去山姆
扛一箱无糖可乐
(血糖高啊)
今朝有酒今朝醉
再屯一箱酒吧
哈哈
一杯敬朝阳
一杯敬月光?



◎世事无常


我所到
距乌克兰最近的地方
是布拉格
在那里我看到过
社会主义的
痕迹  在德累斯顿
柏林也有
墙   遗骸
犹太纪念馆
几年前
当地人恐惧
塔利班原教旨主义者
还不是今日
基辅之危
核战阴霾
变化太快
天知道明天会怎样
年轻人说:
青春才几年
疫情占三年
好悲伤哦!



◎近况


最后一次出国
四年前了
最后一次出省
两年前了
没什么展览
没写诗
就上上网课
看看学生论文
再就围观
俄乌之战
疫情公告
再就搞了个抖音号
把我妈做菜的过程
剪成小视频
每天发一条
今天包子
明天饺子
一个月
胖八斤
再就是
看手机
久了
眼睛疼
总流泪


◎梦


铁链栓住树
树就不会再逃了
铁链栓住云
云就停在了
蛮荒的
表面
一动不动
那么
这迟滞的世界
还需预留村庄
给谁呢
建筑它们的那些个
初心的美好
如此破碎
漫天飞舞



◎笑哭了


个体一想到群体
就不那么疼了
是的
大家都疼
就不叫疼了
既然没盼头
为什么还要活
为了经历
各式各样的疼
真搞笑
笑哭了


◎说实话


有些人
白天是人
夜里是鬼
有些东西
蜷曲在
人体内
吸人
的骨血
消磨人的
时光
那些时光
因剧痛
蜷曲
天然绝缘于
平淡美好
如果说
这世界
男人
女人
是镜像
而奇迹
真是不争气啊
奇迹
对应着
人类
奇迹般的绝望


◎新冠发病七日图

第一天  因得知父亲发烧   立刻告知做饭的大姐暂时别来了  立刻去郊外的超市 通过微信转账给店主
看他们把蔬菜 水果 大桶水 扔到车旁落荒而逃 —— 很幸运 之前退烧药抢到了 回来的时候 全城荡涤 大地与天空氤氲 弥漫萧杀之气  想这一年里全部的荒诞与悲伤 不禁泪流满面 
第二天  高烧  咒骂 (从未如此敢言 接近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 寄于亿万高烧者发愿 寄于地狱之神念力 感受到胡言乱语淹没于亿万胡言乱语之中
第三天  体温逼近39摄氏度 想起我妈 这一年 她永远离开我  想最后的日子 转院 她在急救车里突然发烧   发烧即被拒收 闭环运送也不允许  急救车又折腾回去开非新冠证明  想我用吸管喂她水喝  呛到了——想 ICU的门铃声 是萨克斯曲《回家》
第四天  可以爬起来 煮粥 可以用力吞咽 可以喂狗 (看它的眼睛像看到自己爱过的人) 可以浇花(它们也都渴了)好好活着  我想我天然的知道这个道理 
第五天 醒来 凭窗远眺 晨晖美好 我想我是天然会写诗的那一类人  又胡言乱语了  想又至岁末 想这一年 仅被记录下来的诗  未被记录下来的诗 在脑子里翻腾的   是岩浆  冷掉的 是我硬的部分   写的越来越少 但还在写 
第六天 咳出自己黑暗坏死的部分  (想起戈雅的聋人屋) 眼睛在幻觉里不再是眼睛 是流血的洞 是外部世界的镜像 这一天我恢复我的傲慢  
第七天 终究是“混世魔王”的重生之日(打怪升级了的混世美学并可以做到逻辑自洽)送肉体回到肉体狂欢的世界 送精神回到精神沉沦的炼狱  这一天我完成了一头猪变成一头骡子变成一只狗变成一头羊变成一个笑比哭还难看的男人    据说在中非 那里男人很少有活过五十的  我在想 “诗”如果有年龄 应该也很少有活过五十岁的“诗”想想就又笑了  可这不是一个笑话  我写诗随心所欲 视此为男人的福音——这是我的“元宇宙”故事  它们排山倒海进化其实只用了一小会儿


返回专栏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