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凌 ⊙ 悬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谷山诗章 之二

◎汤凌



谷山诗章(组诗6首)之二

文/汤凌

1、站在谷山眺望

整整一个小时,我们在深隧的树林里行走
光一点点变亮,透过香樟、杉树的枝桠
麻雀和乌鸦时飞时停,清晨露水
在丝茅草锋利锯齿边沿,凝结圆圆的水珠
还没来得及滴下。偶尔传来蝉的叫声:唧——
短促,强劲,像在试探时间的正确性
站在谷山眺望,瓦蓝的弧形天幕下,城市
像细节清晰的沙盘模型,铮亮的小汽车
无声向前行驶,呈现这个时代前行的
速度。十年前,还有许多稀疏的旧街道
二十年前,湘江福元桥还没架起,浏阳河
以北能看到片片豆腐块的稻田;三十年前
观沙岭是杂草丰茂的小渔塘和农家红砖瓦屋
更远以前的老照片里,黑白灰的城市
身着汗衫草鞋的人们,局促地拥挤在石板街
推着独轮鸡公车吆喝前行。如今,城市
在七月的晨曦中散发崭新的时代形制和色泽
方块格式,错落,蓝色玻璃上耸立的白色尖顶
明亮的亚灰墙壁,流线型屋顶,暗红的学校
不远处高大橙色铁手臂显示这个城市
还在以可感知的速度继续生长。如同身边的
香樟和苦棟,它们的味道只有伴生蚁虫
才了然母体规律性,辛辣或苦涩,从而生长
抗体和淘汰制度。晨曦以可见的速度前行
如同城市历史,我们站在谷山,霞光
在城市天际线升腾,进入新一天的想像和秩序


2、谷山石

它隐藏在土层里,一个球体的
布满坑洼和棱角的大石头,在路中央
冒出青色的尖尖的角
纤细流畅的小路藤蔓般向上缠绕
如同谷山的执念,结出突兀的
块状果实,坚硬,不屈于水土
像中年人的孤寂和疤面倔强
它绊倒我,血液从尖痛的脚趾涌出
粘连洁癖症的白袜子——
我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如果够多见识,你一定见过那些
偏见和倔强的人们,将自我
钉在尊严的位置上。更多人绕开它
——会有一台挖掘机,或一把大锤
来平复这孤立于路中央愤怒
再之后,是否还有人记得,谷山路上
这个球状的,布满坑洼和棱角的石头
它曾拥有过不屈于水土的坚硬信念


3、石榴

小小的,干巴巴的褐色球体
藏在浓密的细叶中间,羞涩的丑丫头
失去水份的盛夏营养不良症患者
极度自我的偏见隐士
失去路途的森林迷惘者
它挂在细细的弧线型枝头
撕裂的身体,露出粒粒鲜红的果肉
向世界呈现,母性的暴力和温柔

它遒劲的树干粗糙扭曲,疖疤累累
一定历经很多次虫蛀、水沤,但
它的枝条仍细腻青春, 弹性十足
我已进入易于倦怠的时节,时光灰尘
累积,把身体压低至地面。我越来越
爱上这种倔强韧劲和向外空间伸展的力
摘下石榴,撕开坚硬的木质化褐色皮
里面盛放着鲜红柔软的甜



4、寄生藤

光溜溜的茎,硕大的心形叶片
沿节疤桎木一圈圈盘旋向上
紧紧环抱,攀援,如一条蟒蛇
缠住猎物,勒进腱子肉鼓鼓的树干
你能感受到它的恼怒和抗争
向上探出毛绒绒棱形舌头,柔软的触须
嫩得能掐出水的腰枝在林风里摇摆
它总想抓住什么——当到达桎木顶端
又尝试爬上旁边老樟的枝头——
向上,向上,丛林法则,获取光和水
触须在空中乱抓,却屡屡扑空
最终绝望于枯萎悲情——
你会看到生物本能的残酷
寄生它者身体和领地,永受律法和命运
的惩罚,而它仍不顾一切抓取
向上的枝叶。生存,危机
没有什么比不妥协命运更痛苦
丛林中产生的合理性
个体生命微观小事件,呈现盛夏繁荣


5、酸枣树

偶然,你会看见它
粗壮的,生长在灌林中的酸枣树
紧紧傍着青苔沁湿的大岩石,斜斜地
向山下欹侧,枝桠碎叶一层层,像云

它应该是一位杂而有序的趋光者
顽强的现实主义者,先天的
野生杂木,自生自灭的机会主义者
儿时零嘴的酸溜溜的记忆

那果实酸涩啊,如同蜿蜒而去的时光
终于黄了,在薄薄皮肤里分泌一点甜
掉在灌林杂草里,包裹着硕大的核
引诱动物助它传播,一个肤浅的阳谋

你会看到草丛中成片的小苗,早熟的
硬硬的小树干顶着三五片嫩叶
与周边植物不同,你一眼便能认出
但不必乐观, 鼠啃虫咬少阳水溺
落叶腐朽的泥土, 没有一棵苗能长大

你可以悠闲坐在凹陷的树干里,看云
想像它应该会是溜直的
想像它扭曲躯干避开石崖和灌林
想像它响彻林间的大口喘息


6、紫苏

风中,进入生命的末季
失去水份的紫色身躯高瘦地挑起
在趴伏枯黄色杂草丛中
一面夏天旗帜,根部仅的生命力支撑
干瘪的叶碰撞干瘪的茎,“沙沙”
像活力日渐枯涸的老人对时间抗争
向路人诉说,生命的欢喜与悲剧
可治咳嗽,去腥,提鲜,多功多能的
意义,仅存在于野外的自生灭幻像
有太多秘密藏在体内紫色脉线
再过几天,白霜会覆盖它,会有大风
卷过谷山,它干瘦的身躯将被连根拔起
摔落在石上,或城市的大街上
混同杂草弃于垃圾场,发酵,腐化
但此时,它站在风中,以仅存的力
干枯的阔大紫色叶片相互碰撞,发出
类金属的声音:“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2022.7.-11.  长沙果林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