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孤鸣颂(杂诗七首)

◎余笑忠




         两棵柿子树


我见过两棵柿子树,不是在山上
是在我们的小区的平地上
三年前见过一棵小的,欣喜之余
却发现,为了打下柿子
不知是哪个莽汉,居然不惜折断树枝
后来,它结的果实越来越小
像让步于野蛮的事实,恨不得隐去自己
甘愿只是一棵树,而不再是果树

今天,三年后,意外地发现了另一棵
在一处屋角,藏身于两棵香樟树之间
高过两层楼,果实累累,可望不可即
偶尔停在枝头上的灰喜鹊也熟视无睹
太好了,那就意味着这棵柿子树上
没有一个柿子是软的,没有多少柿子
会成为柿饼。我可以画饼
但不配吃这树上的柿子,也许
野猫才配

我随手记下这些,不在乎
这是不是一首诗
愿它如果实,不论大小
不论早熟与晚熟,不是伤疤就好
更不是祭品

2022.11.2


         玻璃珠


在空空的车厢里有一个玻璃珠
随着疾驰的车子滚来滚去
从这头滚到那头,迎头一撞
又回到这头,如此往复,时快时慢
就像那车厢处处都是它的地盘
处处又都不是
它越来越脏,没有人顾得上拣它
当车子停下才像熬到头了,终于稳当
就像那一路颠簸的车子
终于到达目的地

我不记得是从哪部电影里看到这一幕
不记得是从哪个少年的口袋里
掉出来的那一颗玻璃珠
它不是明珠投暗,也不是玻璃心的写照
我只是蓦然想起很多人,很多人
他们撞到某个对角时,再也没有
如此幸运

2022.11.8



         无 题


救火失败的消防车
也会抬不起头来

一次次,我们如此沉默

一个三岁的小孩,最后一个月
吃的全是胡萝卜

一次次,我们如此沉默

无雨、无雪的日子
从天幕上巨大的空无,我们知道
笼罩在头顶的是何等糟糕的空气

一次次,我们如此沉默
以至于
在长久沉默之后
我们听到有人喊死者拿药

一次次,我们如此沉默
我们不知道,祭品和药品
哪一种会首先耗尽

2022.11.28



         探泸州老窖纯阳洞


洞中酒坛如俑。太安静了
默不作声的都显得神秘
集体的沉默……更神秘
大大小小的坛子,长满了酒苔
旧苔如尘泥,新苔如霜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东西
可以生长
空气中静电过剩,处处都是
看不见的针尖,以维护
出世的缄默,宗教般的净化
这里不允许余怒未消,不允许
跌跌撞撞
但允许轻微的失衡
酒香如此诱人,你甘愿
像一个考古学家,俯身、跪地
但这又辜负了美酒
和一方山水的本意

2022.11.20,改自旧作



         归 途


和朋友们欢饮之后,坐在出租车上
跟司机确认过住址,不一会儿
就倦意袭来,沉沉入睡
而每当即将从大道拐入
住处所在的小巷,人就醒来了
每次醒来都故作镇定
司机自是见多识广,但我还是为自己
一路瘫坐在后座上,无声无息
完全不像个活人而心怀歉意
付款下车,礼貌道别
到家了,有时给朋友报个平安

终究不明白,麻木的神经何以定点醒来
我只知道,这便是我的一生
浑浑噩噩,默默无闻
然而,最后的时刻必是清醒的
那时会对自己说:到家了,到家了
无需照明,钥匙会对准锁孔,轻轻一转

2022.11.29



         高寿的母亲


有位同事母亲生大病,发高烧
说自己活了一百二十岁
那不是夸海口,那是幻觉
让她跨过了一道鸿沟
她刚过六十而已
大病让她感觉自己老得不能再老了
像世界的孤儿,举目无亲

我们祝她早日康复
病愈后,她不会记得高烧中的谵语
我们宽慰年轻的同事
将谵语看作吉言
高寿的母亲会替他
遮风挡雨

2022.12.3



    ◎孤鸣颂


十月的一个清晨,在故乡
被一阵鸟鸣声吸引
一会儿像雏鸟乞食,一会儿
像恫吓、呵斥,一会儿又像
一问一答……听得出
那是同一只鸟儿
善变的假声,由于无法意会
而像神秘的预言,让我更加怀疑
自己的愚钝

从纪录片里听到过,一头美洲母狮
为寻找走失的幼崽而呼唤
发出的声音,竟然像一只
哀告的小鸟
而当它与一头雄狮舍命搏斗
一声声嘶吼
才显现出猛兽的身形
嘴角的血迹,更像是
平添了拼死一搏的决绝

远处,斑鸠依然像平和的开导者
在穿越田垄的电线上,眼前的这只鸣禽
仿佛走台般不时移步。那边厢
巧舌如簧的八哥默不作声
直到后来我才确认,那是一只伯劳
我们的文字中,少有的音译的鸟名
忘我的啼叫有如孤鸣

而我是无声无息的
感谢上帝,物种间有永恒的隔绝
我无须向鸟儿证明什么
只是有时,我必须自证
何以生而为人

2022.10.7-12.7


余笑忠 : 诗二十六首(刊发于《诗收获》2022年春季卷)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https://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art&id=85358&str=1281

余笑忠 : 梦中流出的眼泪(诗九首,刊发于刊发于《长江文艺》2022年第7期)
https://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art&id=85312&str=128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