璧碎秦庭罪在我

◎赵原

乌克兰第二交响乐(组诗)

◎赵原



乌克兰第二交响乐(组诗)

       2022年是个多灾多难的年份。瘟疫、战争、疾病、灾害、杀戮、祸患、劫掠、贫困、凌辱、饥寒、暴政、流亡、绝望。凡是你能想到的给人类带来绝大痛苦的事情,一件都没少。没有人能用全知的视觉把人类在这一年所经受的苦难尽收眼底,也没有人能解释,这个世界、这个时代到底怎么啦?人类创造的政治文明和科技文明,不仅没有带领我们抵达先哲们梦想过的普遍世界的真理和光明,反而让世界陷入巨大的恐怖和泥沼中。人类在沉沦。泥浆正在灌进我们的咽喉。
       而在这一切苦难中,乌克兰战争无疑是最使人震惊的。和二战以来的历次地区战争和反恐战争不同,这场战争发生的地方、发生的时间,以及战祸暴起的缘由,都对全球政治文明构成了巨大的挑战。站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看,这是个发展和进步的时代,这不是个打仗的时代,为什么会暴发一场从政治思想到技术手段都极端落后、极其野蛮的战争?地区争霸、大国战略、资源掠夺和资本扩张,也许是战争的催化剂,但无论如何都不能从根本上解析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世界被改变了,历史的天空黑雾沉沉。
       对于所有的人来说,这绝不是一场远方的战争。人类文明行进的速度太快了,产生出的震荡、腐化和黑暗力量,正在反噬人类。魔苟斯、索伦和异鬼,都是真实存在的。现在战争还没有结束,也许要打上很多年。很多无辜的人会悲惨地死去。很多。很多构建人类思想智慧和终极理念的努力都在崩塌。很多。我们“被置入世界中的存在”,是如此脆弱、不堪一击,哈贝马斯说的人类从“孤独主体”向“交互主体”转变的共同命运,突然变成了不值得信赖的谎言。除了忍耐和默默等待,我们一无所知。
       1959年,王云阶先生创作《第二交响乐》,描述中国人民在抗日战争中悲惨的命运和最后取得伟大的胜利。我以此组诗追步前贤,并表达愤慨和思考。


白嘴鸦飞来,悬停在谁的命运中

从赫尔松到第聂伯河
再到顿巴斯
天空只降下一片雪花
便覆盖了大地

冬天似乎从没远去。
那些朝着海岸方向倒下的树木
转眼间又被大地吞噬了。
白嘴鸦飞来  悬停在谁的命运中?

(2022/11/22)

谁把墓碑插满他们的田园

这是没有了烈马的土地  钢铁的蹄印
深深踏进了雪原  而你却毫无怜悯
独自在桦林里徘徊  喃喃自语

从乌云密布的海岸  到火光照亮的岩石花园
积雪越来越薄  连树木的尸体都遮盖不住了
而你却无动于衷  只在庭院中修补器具

此刻谁在黑夜中呜咽?埋进树坑里的死人
拥有了不必交还的生命  而谁能让他再死一次?

你呀  从来不肯比命运更早一点到来
也不会在布满荆棘的路口备下热水和面包
你为生者生  却把墓碑插满他们的田园

(2022/12/4)

乌克兰第二交响乐

轰隆隆的T-64BV主战坦克
和BMP-64重型履带式步兵战车
犁开了雪原  露出大地的黑脊背

远处的桦林多么平静——
像乐池中默默反射出微光的竖琴
等待着命运的手指

士兵们在泥浆中逶迤前行  这沉默的队伍
似乎总也走不完。钢铁的乐句在前方延伸辙印
谁让他们涉足于此?他们去往何处?

而谁能放弃他们?除了这雪原。
谁在他们身后转换昼夜?他们带来了什么?
除了这雪原  谁能让死亡弯曲?


伴随着士兵们拍打坦克的重低音
大地的冷酷也被碾碎了。从盛开过马铃薯花的村庄
到海岸地带的城市  流淌的血正在汇聚

你已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你没有选择。
拉开枪栓  子弹沿着滚烫的弹道射出去
弹壳落在雪地上。很久之后竖琴会发出一声共鸣

只有雪在无声地降落。
自然的节律无动于衷。雪落在桦林中。
雪落在血液里。雪落在雪上。

音乐向远处伸展。音乐的力量如此深沉
而谁能逃离? 远处的桦林像蓄满风的池塘
你只能把命运给你的,都握在手中

(2022/12/4)


无人机掠过金色的葵花地

你知道这片葵花地从来都藏不住什么
但孤独的小兽和偷欢的情侣还是会隐身其中
你知道生命从来不曾被祝福
远山隆起大地的嘲讽和恶意 

阳光是残忍的。马的血呼应着
低飞的乌云。你知道那挥舞镰刀的人已经到来
秋天在鹰隼不对称的翅膀上最后停留
但你无处可去。收割机和坦克行驶在同一条路上

(2022/12/5)

战壕穿过已成废墟的村庄

士兵们躬着身体  向前跑
只能向前。子弹从侧面射来
射进泥土中  很多年后会被泥土分解

偶尔有人摔倒  被树根缠住
战壕挖得这样深  已深达地狱的屋顶了
但他们只能向前、向前

雪落在大地上  转眼就融化了。
但一定有一场原始的雪  一定有一场
没有怜悯的雪  填满战壕

他们只能向前。很多年后
坦克会在杂树林子里朽烂  战机会降落在另一时空
而他们只能向前  去赢取各自的墓碑

(2022/12/5)

巴赫穆特进行曲

战争朝着最血腥、最艰苦
和最困难的方向前进。来吧!
乐队已奏响安魂曲

来吧!巴赫穆特
不要阻止他们  也不要
跳过明天和顿涅茨克

就在这里  安魂曲已奏响
天空如此低  伸手就可触摸
但血是冷的

来吧!卡秋莎
用集体死亡对抗钢铁的疲惫
用反物质  托起正在降落的雪


来吧!这是最后的合唱
请不要阻止他们  不要让雪太早降下
在必定的钟点  死神会准时到达

(2022/12/6)

地狱里的围栏确实需要修补和粉刷了
——给乌克兰战争中的老兵

围栏已朽烂得不能再修了。泥土
腐蚀了根部  雷电反复击打
一阵金属的狂风又把它吹得七零八落

春天  你在这里精确测量过
它和房屋之间的距离。你的女人离开了
她用过的修理箱现在已长出杂草

好好算一算吧  生活了这么久
你把围栏扩展了多少?这具在昼夜交错中
一无所获的肉体  每天都在死掉一部分

你还没有往围栏里搬运过石头
那些坚硬的大家伙  经历过侏罗纪
被时光打磨  诠释了沉重是不对称的

你种过什么植物?最后都死掉了
有的只是枯萎  似乎浇点汤还能对付着活起来
干脆就这样荒着吧  园丁鸟会来收拾残局

从这里到河边有一条砾石小路
国王的木拖鞋走在上面会被磨穿  有一天你看到
深陷路面的石子都松动了  远处的桦林像动荡的水池

你回到屋子里最后一次检查屋顶  喝上一杯淡酒
是否应当给“生活的继承者”留下一封长长的信?
但墨水却冻住了。哦,这个冬天真的很冷

乌云在山岗上聚集。不能再等了
大雪即将封门。离开前你像老狗突然不再色盲
你喝下白色油漆  地狱里的围栏确实需要修补和粉刷了

(2022/12/7)

“死亡是花,只开放一次”
——保罗 策兰

突击进行曲
在钢铁和肉体之间传导
“这是对和平的强制”

战机一次次飞临城市
集束弹药爆出炫目的烟花
你有年青的脸  和残酷的眼神

但你看不见其他人。战争使你的视网膜
充血、肿胀  你朝任何活物开枪
你朝自己的影子倾泄子弹

你死了  但仍活着。
“死亡是花,只开放一次“
你朝自己开枪  子弹上刻着你的名字

(2022/12/9)
 


返回专栏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