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鸿云 ⊙ 天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微信絮語

◎葛鸿云



三十年后重读史铁生散文名作《我与地坛》,洋洋洒洒一万三千字,道不尽人世苦难。第一次读《我与地坛》,可能是1992年某出版社《1991年中国散文年选》,岁月遥远几不可闻,但记得此文,因为它是年选第一篇文章,是二三十页的超长文章,超越了我对散文篇幅的认知,所以印象深刻。但那时年青,对此文没有感觉。年月渐长,重读《我与地坛》,开始明白《我与地坛》里作者所书写的,都是古老的命题——亲情、生、死、苦难,但年青时不懂。2022年,亦是人类多灾多难之年,战争和瘟疫,影响地球七十多亿人生活,无数人流离失所,也有无数人失去生命,苦难总陪伴我们,活者苟安。记之。(2022.12.30)


足球只看世界杯,看世界杯只为南美森巴而来。但那是多少年以前的事了?自己都记不清。只记得廿八年前看了决赛,还留下一首诗作证。美好的青春,美好的时代。(2022.12.14)

点球
──九四世界杯决赛  

黄金战士从中场缓缓走至禁区
低着头,彷似沉思
廿四载的荣辱,抑或故作镇定
他凸起的胸肌在起伏
成竹在胸﹖心脏
以每秒一百三十六下的频率叩击
血液,在超高的压力下循环
裁判的哨声过
守门员双眸炯炯,躯体一触即发
他轻蔑的眼神一扫描
左右脑以超级计算机的速度分析
该以怎样的速度、角度、力度射门
金色的阳光射着金色的射手
他的风光盖过了美利坚总统
世界的新焦点在凝神,提气
微微地助跑
然后左足支地,双臂张开
如欲飞的鹰翼
右足以零点一秒的时间接触
圆球便在脚下呼然离地
以最优美的弧线
直扑龙门

1994.7.24



神舟七号上天那年,我在深圳教MBA投资课。考试时,给学生出了一道问答题:"二00八年的中国,悲喜交集,一方面奥运成功举办,神七上天,航天员首次在太空行走,激励无数国人之心。另一方面,年初南方数省的大雪灾,和五月的汶川特大地震,使人民生命财产受到重大损失;再加上经济放缓、股市暴跌、楼市下挫,和毒奶粉等的人为灾害,使今年的中国,看上去像个战场归来的英雄,但伤痕累累。试以分散投资为切入点,结合自身的经历,谈谈对投资股市、楼市和个人幸福等的看法。"匆匆十四年过去,中国自己的空间站组建完成,昨夜看神舟十五上天直播,心中有感岁月流逝天上人间,记之。(2022.11.30)


巨蟹座的男子,自幼爱吃蟹,江河湖海里的横行动物,都喜欢。大闸蟹,怕已是十年未吃。2013年秋天去上海教书,住在新锦江,晚上途经旁边长乐路上一小店,热气腾腾的一大笼几十只大闸蟹刚蒸出笼,蟹香飘出大街,我顿时失魂落魄。走去问询可否购买,但时令河鲜,早已被订购一空,吞了一大口口水悻悻然离开。记之。(2022.10.2)


当年初上中学,对贴在教室墙上的对联"书山有路勤为径 学海无涯苦作舟"印象深刻,数十年不忘。重阳日,攀登书山也是向传统致敬。(2022.10.4)


归去来兮,田园荒芜。终于踏上年度省亲之旅。今年心中所想,却是八十年前,祖父如何穿过战火纷飞的岁月,拖着沉重的行李,山一程水一程自香港回奉化老家。回家之路艰难,八十年后依然。记之。(2022.5.27)


清和节,校园里唯一的相思树开花了。年青时,把相思树做浪漫想,近年始觉,此树此花亦含对先人思念之意。
书读至《地图之外》,才知道,原来世界上至少有上百万人居住在墓地群,譬如在埃及开罗,在菲律宾的马尼拉,有些甚至和贫穷无处可住无关,最终形成数万乃至数十万人口的小区。
孔子死后,弟子在其墓地附近结庐而居三年,其后仍有众多弟子不舍离开,就此安居下来,代代守护。从这角度看,今天的曲阜,也是墓地小区。
记之。(2022.4.5)


清明前夕书读至古巴,想起父亲。父亲曾当过二十多年海员,在海上飘流周游列国,半个世纪前,到过古巴。书虽然比祖辈们读得多,但走过的路,和祖父、父亲相比,还是相差甚远。(2022.4.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