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雪的默剧便签及其他

◎西厍



初雪的默剧便签

雪的入场总是无声的舞蹈
没有画外音,没有台词
没有独白,也没有与这个世界的对话——

一部喧哗时代的自然默片
酝酿着内在的悲怆,肃穆又静谧
对人世构成轻盈的包裹和披覆
而深邃的象喻与悲悯
是否给人们带来必然的内省
和慰藉

当我停下手中活计抬头看向窗外
这冠疫时代的雪仿佛是一场
为一个人下的雪——每一个生命
都可以在这结晶的舞蹈里
看到自己的镜像——

孩子们看到童话
大人们看到捉摸不透的悲喜
而我正打算从捉襟见肘的审美中抽身
回到对一场初雪的自然观察

雪越下越大透过玻璃都能嗅到
凛冽的气息。我把所剩的时间全部用于
手头所剩的活计
然后在便签里写下初雪
一出初雪的默剧。没有主题


冬雨便签

一场冬雨的寒彻骨
像一件旧衣物经年未弃,重新
披覆衰朽的身体

潮湿与冷冽都没有什么
新意,都是被时间浸渍弥久的
陈旧之物。一场新的冬雨
本质上还是一场无可怀疑的
旧雨,裹挟着旧伤感和
丝丝入扣的穿林打叶声——

一切已成旧物,一切
都不足以陷人于新的沉沦
隔着窗子,只需调动听觉神经
作疏离的听闻而不必沉埋——

一场冬雨,的确仍是故人式的存在
但是除了坐对无声晤谈
它再也不能左右比它更旧
因而也更接近虚无的身体


小雪不以结晶的方式到来

不管下不下雪
总有一个叫小雪的日子会到来

它不以结晶——
视觉,或嗅觉的方式到来
只以日子的方式,敲你的门

没有敲门声
你在心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小雪了!小雪

不以物质的轻而以
时间的轻,轻轻轻轻压下来

你终于感觉有点心慌
这心慌的感觉要到
一场真的小雪下了,才能缓解


一列周一的火车抵达小雪之夜

一列周一的火车
抵达江南小镇一间灯火通明的教室
已经是七天后的周二
孩子们埋头于课业,无暇注意我
从火车上卸下一页又一页的
美。小雪节气,并不冷冽的夜晚和
自习中安静的孩子们,以及一列运送
诗意的绿皮火车——
此刻它正停靠在手边散发着
清新奇异的气息。它将陪伴我到
九点四十五分的铃声响起
小雪之夜,美好是多么具体而微的
事实,一点都不虚无


2022.11
 


返回专栏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