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红尘里的偷渡(组诗)

◎阳阳




◎偷渡,和一只鸟
 
船行江心
尘土已在千里之外
趁劫难之余挂上马灯
 
蓦然的一只鸟停在船沿
我惊叹于她偷渡的技艺,高我许多
 
彼此互为知己
 
我一杯杯敬上月光
她一遍遍献上舞蹈
身子比空气还轻
所谓的日子、飞翔与漂泊
此刻渐显醉意
 
但这是只陆地之鸟,而非海鸟
我必须得审视这样一个问题:
关于她向后的生命
结论唯一:我们绝无可能
长生,那就长……吧
2022、11、24
 
◎天上的刀豆
 
天上有三颗刀豆
悬浮。无土无根。有风有雨
置身冬天
我看不出它们的危机与忧愁
依然碧绿,向外派送春意
那些迷一样的诗词
将人间带入无碍之道
 
天上的刀豆属于天上
此刻,日子风和日丽
我在唯一的村庄逐水而居
岁月无常也好
尘世多艰也罢
独有的风霜
引领一面向远之旗
2022.11.8

◎烟雾
 
早餐后抽完第四支烟
踱了830步
时针指向8:55
我开始斟酌:是否要抽第五支
恰好吻合上班的准点
和一只手掌手指的总距离
 
打窗口直望
一栋楼安了几十个家
旧的,新的,半新旧的
高的,低的,不高不低的
眼前的一户有人开窗
晾晒出婴儿的衣物,还有一床被单
我稍稍目测了一下,那儿
离我的烟雾还远
2022、11、4
 
 ◎一个人的球场
 
此时球场容纳了所以的虚空
我去时终于形成一个怀抱
与我呼应的是冬天的一只鸟
她带来太阳最新的动态
 
我花三十分钟
在三分线外投了100次
最终命中57
回想十多年前的青春
命中率下降至少10%
头顶上的观众扇了一下双翅
点赞?鼓励?亦或慰籍
无晴无雨
 
五点了,一阵大风
将全部的疫情与时光
提走
2022.11.12晚

◎ 一个人的泳道
 
深入冬天
即便时空被冰封千里
这条河也不会有纵横的老泪
她总是提着两岸的红叶
轻轻抚摸我自由的肉身
加以一番别样的安慰,每早准时为我
捧上一杯幸福的甜点——
 
这是我一个人的泳道
往前吧,一味往前,就足矣
绸缎样的流水不贩卖悲伤
亦来不及记起久别的故人
左抬头,就对视了狗狼寨
这个我异常欢爱的邻居
身披黄草绿树,养育虫兽飞鸟
手托河的腰身,此时
与腰上冬泳的我心意相通
右岸的芦苇敞开包子铺,周遭氤氲弥漫
娇羞的女子你追我赶,柔软
让人怀想爱情,或莲藕
 
一个人的泳道
存活于低处村庄的低处
像劫后余生的一匹马
2022.11.19

◎乡间的野猫
 
随意出没于下水道、草丛、垃圾箱、菜地
乡间无处不是家园 ,野猫
无处不在,难以考证生平
它们的独立,自由、安全与幸福
世人无从体会
 
不搞破坏,不互殴,不结伙
所有跟乡土有关的事物
都是它们亲近的原点
以此辐射天下
 
这几日蜗居乡间
与野猫遇见是一种常态
只是今早的碰面颇有意思
山坡下,我竖起耳朵,行仰视礼
上头的那只野猫
着黄色披风,有秋草味
对我嘟囔一句就倏地跑开
似乎告诉我
另一片消失的天空
2022.11.20

 ◎今日小雪
 
今日小雪
极目天空
探听不到丁点讯息,关于雪花
与隐身内心的枯草毫无二致
难以打开一个人孤独的胃
 
开瓶酒吧,烈的,堪比殷红的炉
刻一支梅花的名片在胃上
一个人
畅饮
2022.11.22

◎秒想十月
 
在十一月的树梢刚过两天日子
就想起了十月。但也只能是停留在想
苏州街,继续落叶的树欲语还休
在搜寻十月的整体与碎片中
打印了我对菜籽的牵挂
 
这晚田野饭庄跟往常一样
放慢了脚步,等我来
和一杯高粱
 
十月只下过一场微雨
但大地上有浪潮涌动
浪潮裹着三十多次掌声,像鱼跃龙门
这些掌声值得于砖瓦间贮存,保鲜
待我对事物产生倦怠的时刻
就取出来提神
 
十月最好的依然是阳光
阳光记录了一场恋情的元年
和天命里一个父亲的祝愿
就像当年这个父亲的父亲
祝愿他儿子一样的心情
其实每个父亲都是量子
儿女们只要在时光里搅动一下
父亲那边,就一定生出回响
 
时光无法倒流
我秒想十月就如同
上了年纪的人总会念着过去
一些美好的事情
2022.11.2

◎冬日呓语
 
除了梦和残存的旧照片
我的手再也无法触摸母亲的脸庞
即便每个手指挂满铃铛
也难以收集到来自母亲的风声
这种悲怮无以复加
尤以寒冬围炉时为甚
一杯老酒细饮慢咽
每一滴流入血液
都会招来母亲的怪嗔
“少吃滴酒哇!”
这正是我当下最大的饥渴
并以此周而复始
将时光的辣椒
碾压成屑……
2022.11.30

◎寒露贴
 
一大早
河水就张开热气腾腾的双手
接住了我们投入的诗句
并将其推文至狗狼寨之巅,从此
群山与我们这帮泳者心心相印
水鸥再次露头时
窗前的桂花落了一地
秋天的黄被新婚的人儿带去远方
妞妞摘下最后泛红的无花果
抱紧平板和作业本回家
妻子上身加了件长衣
放几朵菊花到酒杯里
说:“喝完就锄地去吧,该种菜了!”
2022.10.8
◎那怕一场微雨也是好的
 
那怕一场微雨也是好的
最后一朵花从木槿树梢一跃而下
动作轻盈,像只小鸟
心底流淌汩汩的欢呼
一声红,一声紫,一声白
从四面八方
唤醒九十多个旱热的日子
外加十几度的微风
十月,秋天走回了原处
 
那怕一场微雨也是好的
小雪摇着尾巴,在草地兜圈
问题是:自己的影子去了哪里?
草上复活的露珠
是秋天甜蜜的泪水吗?
和女人一早撑雨伞出门
滋味如初恋,嘴含闭紧的双目
2022.10.9
 
◎ 霜降种菜
 
霜降不见霜
气温依然凉热不均
偶尔突破三十度
天空每日拽着白云,四处游荡
 
不能再等了。我们狠心
将种子扎进菜地的血管
香菜。苦菊。大蒜
期待这些清火消炎的点滴
能治愈土壤焦渴的胃疾
 
妻子忙碌了一整天
沾满泥土的套鞋
记录下这场伟大的劳动
秋风里,她每一次弯腰
都写下柔软的诗行,蜿蜒着
我的目光和心……
2022、10、31
 
 ◎在爱情里生长
 
前些日子
女儿拿出一个好消息让我猜
循着她的语气,我一猜就中:恋爱了
说是从一束带字的鲜花开始
 
我异常高兴,替她,也替我
从此女儿成了爱情里生长的一棵花树
但我无法预测是片刻还是长久
因为生长的周期因人而异
 
爱情是每个人的山水
比如我,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
就从一株幼苗长至一棵落叶松
在爱情里生活了三十多年
还要继续活下去,和家
2022、10、26
 
◎ 为什么我一再提起山口岩
 
为什么我一再提起山口岩
因为这儿遍野乱串的负离子
怀着流水、清风、泥土、树木、鸟儿……
的如醉如痴,让我反复叭咂叭咂
玩味孩童时用牙膏壳换来的一块糖
天命之年和故园之梦已远
就用这些活泼的负离子
再造一个故乡吧,从异地的一垛墙
一扇窗、一个菜园、一粒稻米……开始
直至死去的亲人轮回着走入家门
 
我不想说城市的喧嚣,世间的尘埃,生命
的脆弱。不想说战争、疫情、死亡……
我只是一再提起山口岩和有限的时光
在一首首诗里吮吸负离子,吮吸
吹过许多事物后终于吹到门前的每一阵风
将它们引进屋里,对着月光、鸟虫之类呼朋唤友
然后大摆筵席,推杯换盏,向夜晚互诉衷肠
2022、10、12
 
 ◎如果尘埃与落叶搅和一起
 
整个秋日依旧干旱无雨
竹箫上大漠孤烟
难以窥见天边蜿蜒的水迹
几树落叶,轮流于空中兜售泪花
尘埃如鸡毛,飞起一阵,落下一阵
 
如果尘埃与落叶搅和一起
两种命运是否有着同样的体重?
 
秋已深,花在落
狱中人满为患,人间尘土飞扬
一棵枯木的冰心
如何安放是好?
2022、10、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