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实 ⊙ 空洞盒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2.7-8诗6首

◎秀实



2022.7-86
/秀实

那人

曾被我加害的那人现在很好
有一所大房子,房子有一座暖炉
抵御北国的大雪

那人爱吃烤肉。那时我曾为他
把一头羊放入烤箱里

每条路上都挤满了行人,那个
保罗萨特说:他人即地狱
L’enfer, c’est les autres

这是我最后的忠告:外出带上
有电子钱包的手机,帽子与我曾经的好

2022.7.11午后6:35尚德购物中心mcdonald。)

无题

我要往没药山和乳香冈去,直到天起凉风、日影飞去的时候回来。(雅歌4.6

通往没药山那里有一条独木桥
两个的我只能朝一个相同的方向走去

通往乳香冈那里的公车已停驶
我只能留在这里,等待明天的日出

在云海上,那个很古老的日
终于慢慢浮出来了

我那时在高岗上,汹涌的云遮盖了
广阔的平原和丰饶的三角洲

天起凉风、日影飞去的时候
我仍未回来,我将不回来

2022.7.199:30君傲湾会所阅览室。)

诗歌语言

我介意诗歌语言的重量,喜欢如锤子的沉重
奋力地把多义、歧义、误读等挤进那笔划支架里 21
沉重之外,我也在意那种倾斜。诗,不宜四平八稳
应如危墙或比萨斜塔般的存在于流动的风景中

佯狂是必要的,因为文字的软弱常怯于现实的丑恶
太多的飞行器在冒充有翅膀的鸟翱翔蓝天
并拥有一样锐利的鹰眼,而鸟的自由它们却没有
在人稠之地我运用鄙俗的字词来示爱

浮夸如一口水,可把一头毛驴说成乌骓驰骋
以换取它背上的行李和浅滩的笑容
华庭盛宴的饮食有着道德的善良,一本搜神记
把所有的牛鬼蛇神放进了表列名单内

诗歌语言之路迂回曲折,荆棘难行
如深宵里檐梁间爬行的蜘蛛,它结着永不完成的
网。因为不眠而独享那檐角之月,那时人世间
仿佛澄明了,万物都有阴暗的影子,都在滋长

2022.7.24午后5:15将军澳宝盈花园fairwood。)

中元夜走过佐敦旧区

与诗人阿民、白凤,和一位诗歌爱好者
相约在佐敦旧区饭聚
这几年岁月不见得从容,然桌上的
一窝椰子鸡的清汤,甘甜注入
芜杂的五脏六腑,这陌生的味道
让风雨中的街巷回复了
半丝记忆中的熟悉

中元夜在一个台风的扫帚后扫了出来
井字型般排列的路灯勾搭着
沟渠旁焚烧着的衣纸
热闹的窄巷内,游魂相互拥挤
我告别了他们一个人穿越冷巷
没看见人,仅一只灰色猫瞪着我
好像说:又一个游魂迷失在阳间

2022.8.1123:30婕楼。)

将军澳月亮

从货架上把月亮取下,放入购物篮中
离开时安检的灯没亮铃声不响
这最后的一枚我带回家了
万籁俱静时偷偷从抽屉拿出来
悬于笔架上。写着孤寂怀人的句子
排遣无边的寥廓,可堪想念的
都在城内,他们继续享乐着
忘却了城外的我

诗句与光阴一样,缓缓而行
合起来不与我对话的书,也在怀人
孤馆内没有浮云,月表如我
初心不変。以一往无悔的思想来
抵抗窗外这氤氲瘴气
掀帘子,一片澄明的光透进
竟也有同样的月挂在楼头,它运行着
房间的暗黑瞬间掩没了我

2022.8.29凌晨1:!5台北城公馆区修齐会馆438。)

C-tea loft

阁楼披一件黑衣,露出了瘦削的肩膊
漠视巨大的权力
用微距的窗看老房子
不知名的花与剥落了水泥的墙
世界这个阁楼在海中飘浮
遇溺的人想爬进去

2022.8.28午间12:15台北城公馆修齐会馆438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