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人

◎东伦



说书人

白发的老人在石墙内,与笼中的小鸟
交流初冬的薄雾和山峰。
柿树的灯笼,照耀瓦盆中的映山红和白菊。

当油灯亮起,穿长衫,
左手捏着惊堂木,右手握着折扇的说书人,
仿佛布道者,来到了人民的中心。

就像多年前的晚上,大雪的羽毛,
一层层地覆盖着小村
黄昏也因硕大的白而变得柔软和羞愧。

有人把带来的烤红薯和炒黄豆,
规矩地放在他灰色的布袋中。
你掸落纸片上的尘埃,泛黄的文字,

凌乱地凑在一起。
他故意调慢语速,把故事低潮的细节,
压缩成大雪怀里的苦孩子——

年轻的女人,带着病态的美,
游荡在荒野的密林和事件的沿途;
悬疑的石洞望着远处的天际线。

现在,我们越过溪流和竹林,
山坳里的茱萸果比柿子小,
但一点也不急着松开低垂的枝条。

2022.11.22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