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隔离》等8个

◎边围



隔离

自我居家,或由一段往事里
找见藕孔,深深钻进去……
再哪顾还有无空巢。

那里即是子宫。
对于一个胎儿而言,仰躺
更胜过趴伏,随时可以安睡。

梦是礼物,让失群的人被窝藏
在最缤纷的剧情之中。
(纵然只是配角。)

甘愿被禁闭。
没有窗户,一扇木门
也不能任意开启,像个死囚。

享受空空四壁,让一切的曾经
全数归零,不再困扰脚步。
瞬间更换了新衣。

双耳如失聪般。
屏蔽掉杂音,只余静默
在偌大空间,呼吸也是无声的。

并不因阻隔而失去自由,恰好是
一次难得的休憩,梳整自己。
奇怪嘿!孤独却很惬意。

            2022.10.26.




过往,某个片段

并不总如烟雾。
不须拨开,暗昧处的一丝星光
已足以见证——并非所有梦
都过气了。“好好珍存!”

老照片上的余香
出自陈酿过的岁月。偶然嗅见
也难掩怯笑,销魂多日了。
不堪回首却又时常惦念。

已翻过那页,掀启了
新的篇章,旧书全打烊在箱底。
遗落几颗玉珠,也独具着
自矜的娇贵,径自滚动。

         2022.10.28.




二维码

我被破译——被一只扫码的
小巧的手。从此高冷不再,
低眉以对世界。

我曝光了,在艳阳下
没有任何私密可言。乳头
偷偷胀着,一片羞红。

我伸出舌头,因心灵并不肮脏
而满屏绿码。算是通关了,
排除掉一切嫌疑。

我的领土已解放,身份
也是自由的。“嗨,保安先生
毋须阻拦!”此处绝无窃贼。

我是个好人,身上遍是贴纸的
无辜的笨汉。半生良善,
代码里鲜有劣迹。

我更是个隐形的人,常常
愿化作一缕秋风。不被跟踪
和追捕,恬淡地苟存。

          2022.10.29.




秘语

发自女人之间的
甜蜜的呢哝。男人且回避,
躲向门后……

爱意泛滥,在花枝中。
再无什么禁忌了,
珠链于晃动时脆响。

一个时代业已终结——
猫咪可以作证,
沙发已不分软硬、尊卑。

互相都在倚靠着。
彼此取暖,以各自经历里的
那些神秘的疑团。

香闺被敞露,所有角落
都仿佛曾遭人抚摸过。
肌肤上沁满汗珠。

夜晚因此而媚力十足。
不时努动的唇,完全点燃了
腼腆的笑。渐渐狂热。

间或,天性被释放、
被重启——当意念回转于
一壶暖茶,不复冰冷。

      2022.10.31.




玄秘之塔

垒砌于空地之上的
笔直的高柱。从未敢定睛瞩视。

二十余年了,依然矗立
而不倒——如此神奇的故交。

多少岁月都曾因蒙昧
被荒废掉了。水池里也不见倒影。

经籍已朽坏,爱的学问
却永不过时。还在一寸寸递增。

一本老书从匣子里
掉落塔畔。一个男孩在月下梦遗。

嘘!万物皆有其秘密
故而迷惑不绝。是时候迎接闪电了。

推开那扇羞于偷窥的院门
去探头寻觅。塔身无疑光采耀人。

散发着亮泽的气息
直至呼吸不再急促。阒静下来。

             2022.10.31.




静默时刻

一座城市在哑口了之后
变得乖顺。
没有了车笛声,大街空荡。

如一个流浪者闲游在
银杏树下,被纷纷落叶包围,
满眼涂满着金黄。

人群早已隐匿
于楼丛间,多日不见了喧嚷。
世界难得如此文静。

商店是都关门了
还是酣眠未醒?无人知晓
着急上班的蚂蚁都去了哪里。

地铁站空着
是在休假吧。宠物猫戴上口罩,
更酷似尊贵的旅客了。

            2022.11.2.




体检日

晨起,空腹,抽血八管。

骨密度尚佳。骨气
也从未因年岁渐长而流失。
依旧硬朗,不屈。

血压正常:曾因冲动
而血脉偾张,毕竟年轻过、
失控过——但经受住了考验。

视力变化不大(纵然
平日目光难免短浅,
飞蚊症未愈)。光明总在前方。

心电图在三楼,B超室
向右转弯。排队等待叫号,
所有人都是贵宾,亦是患者。

身体被从上到下抽查
不留任何死角。那精神呢?
是否也要混检,直到再无困惑?

午餐四楼,边吃面包边反思。

             2022.11.9.




生家庭

爱,如萝卜下缘的泥,
紧紧裹挟。

早餐,是鸡蛋饼?
还是面包、牛奶、咖喱鸡?
都是前夜预备好的。

关怀是主题(不是责骂,
更不允许半点独裁)。
蓓蕾总有一天将会成长为大株,
风浪也无可动摇。

蜕下遗传来的影子,
走出困局,用那双叛逆的腿。
不必时常愧疚……

重塑明静的自我。
不染旧尘,萌发愈多新枝。

          2022.11.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