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2451-2465

◎冯青春



泥沙集2451:衣冠者

 

睡着后。思想消失了

一头无毛动物躺在床上

据说有梦

梦见过丛林吗

梦见过雪白尖利咬住脖颈吗

吮血。吮血

撕肉。撕肉

折腾了一夜。艳阳高照

醒转来。直立穿衣

带着梦境里的记忆在大街上穿梭

 

泥沙集2452:秋墟

 

粮食收走了。秸秆倒在地里

绿色收走了。枯草倒在地里

爱被收走了。我倒在地里

我们都被收走了力气

乱糟糟的倒在一起

 

泥沙集2453:迎着秋风洒长尿

 

泪已流干

无以为洒

迎着秋风洒长尿

以尿当泪

痛哭一场

 

泥沙集2454:花生米油炸术

 

浸湿

低油温

小火

噼啪作响时抄起

这是一个独身男人

泡妞二十年

的经验

其间他炸了

整整二十年花生米

以酒为引

习得此技

 

泥沙集2455:荒野恋人

 

他们离开人群。往荒野里去

没有路。他们拔开芦草往黑越越的树林里去

那里是虫蚁。鸟。和野兽的家园

它们一生都待在那里。生与死。爱与孤单

而这一对年轻的男女

他们只是因为羞怯

他们不会在那里待太长时间
 

泥沙集2456:风水师

 

我们去山上找坟地

给死去的人找一个长眠之所

我们不停地爬上山头。深入腹地

观看山水布局是否聚气

方位星斗是否通透

点穴的时候。我们又躺在穴位上

替死人感受山谷和风

渐渐地。我们已过份地深入了死人世界

我们身上也渐渐萦绕阴气

途中几次遇到放牧的和种地的

他们问我们做什么

他们的声音遥远闪烁

我们说是来游玩的

我们的声音也是幽幽的

 

泥沙集2457:小孩

 

小孩在楼顶上奔跑玩耍

他年纪太小

还有些踉跄

他应该发出了嘻笑声

奔跑时应该发出了脚板声

摔倒时应该发出了哭腔声

但是距离远没有传来

我坐在阴影里

看见阳光均匀安静地洒着他

我感叹。楼顶这么空旷

他居然玩得这么嗨。这么久

 

泥沙集2458:贫僧

 

贫僧每天只吃一顿

不饿

贫僧每天呼呼大睡

不累

贫僧抽烟喝酒

和女施主打情骂俏

不乱

贫僧近日研习风水

给人看手相

加上住庙工资

不贫矣

贫僧目中空空

一眼望出去满地骷髅

贫僧给这些骷髅糊上血肉

让偌大的空寂翩翩起来

另。贫僧炸的花生米不错

贫僧觉得双修不错

其实贫僧不是贫僧是自谦

贫僧忝为这人间大庙的住持

所为皆是为了枯坐

 

泥沙集2459:铁栏杆

 

铁栏杆阻止了我往下跳

它死死摁住我

我头已伸到外面

但是与身子相连无法独自跳下去

十五楼的风呼啸

刮得它生疼。刮出泪来了

———放开我。放开我

不知道它是对铁栏杆喊

还是对身体喊

铁栏杆不可能它是一个执法官

身体则表现出了犹豫

颤抖。后挪

最终瘫软

它们把头扯回来

哭作一团

 

泥沙集2460:超市母子

 

坐到天黑了。伸手不见五指了

我才往回走

从黑暗处走到明亮处

走进超市里

我说买烟。买酒

烟在母亲这一边

酒在儿子那一边

母亲很漂亮。儿子很乖巧

母亲将烟递我。唤儿子拿酒

儿子皱眉不想动

我一阵恍惚。挤过儿子把酒取来

提着烟和酒我走在宽阔的大道上

心中莫名高兴

尤其一阵微风轻拂来

我想起儿子似轻轻拍了拍我屁股

母亲则抬头满含水雾望了我一眼

 

泥沙集2461:很久没有喝茶了

 

茶叶喝完了后

我喝白开水

清冷寂寞的屋里

无色无味的东西取之不尽

 

泥沙集2462:流行病

 

到处都在感染

恰好我没有感染

到处都在封锁

恰好我哪里都不想去

到处都在破产

恰好我无产可破

到处都在焦虑愤怒悲号恐惧

这些我有

但都是因为另外的事情

都是过去的事了

 

泥沙集2463:去神仙洞找那个爱抽烟的陈姓和尚玩。不遇

 

一夜工夫

松针如一场大雪

覆盖了路面

软而且滑

我说小心呀小心呀

结果还是一个不慎

四仰八叉敦敦实实的摔了一跤

 

泥沙集2464:满目松

 

一想到感动的事情

泪花儿就在眼眶里打转

通常是在脆弱的时候

把什么都看作依靠

如今看见漫山青松

竟也产生无限依恋

 

泥沙集2465:晚行

 

走到垭口。风刮得更凶了

我索性停下来。由它刮

对峙了一会又觉得没意思

竖起帽子继续走

十一月的傍晚

大地上已经撤得一干二净

我是惟一还在寒风中滚动之物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