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Luna

◎弃子










《Luna》

一些事物没有名字
而它们吸引着你的原因
在于它们之中尚有一些被有次序地
归放在一起。高的置后
矮的在前,材质各异
或冷艳或热情,或缜密或赤裸——
一些在视线中即已离去,而另一些会填充进来。
它们需要着什么,隐匿着什么
如果我们注视它们
就像一次雨后注视着残损的大理石面
上面依然有光斑移动,但它们已非那光斑
(一点信息,吞没在那抹光线中)
遗忘与陈述,在它们中间或等同一物
一如我们试着附加上去的光泽——
真实烛台的冷寂,或世事维艰的眼孔
缺憾的。吝惜的。

2022.11.20



《Luna》

十一月。这一天,提醒我
这是万灵节
理应在这尾声为一个圣名玛利亚的人代祷
或为我的祖母
从离去那一刻起
她已领取了十八个梨形的深秋

死亡或是一种补偿
而我知道她将继续存活着
像善良豆腐坊主手中的
一枚枫叶(或者什么)——
籽实上的赤红色调转为卷曲的微白
从一处霜降过的清晨原野
从始至终,透过一件尚未干透的薄纱

2022.11.2



《Luna》

缓慢地
女人顾自睡着
林地上洒满了午后光线。
而在这难以言喻的病痛康复期
听到外面一阵俏拔的鸣叫——
一只赤红山椒鸟
正以蜂鸟之姿悬停在一串葛藤花前——
我看到紫色花蕊在丰盈的
羽翼下颤抖
像聆听中的西奥多·罗特克
在知觉俯身于小径的郊野中。

2022.11.18



《Luna》

“在这小城度过了大半生,但谈何时光。无非是不断拉长的一个普通的日子……汲干了水分的阳台藓……”——

当他终于摘下防尘面罩。一边说着,一边解下牛筋围裙,并用取下的袖套拍打着身子走向盥洗室。石头的粉尘翻搅在他身后,像时日微明骨骼的粉末。

而他以同样口吻否认自己是一个诗人,并列举如下理由:
要考虑一首诗终将去到哪里;其中隐秘的秩序呈现可能并不深得人心;要在种种迅疾的活着的断言中让它成为一种可能,一个事实……

2022.11.17



《Luna》

房子不知它的主人置身何地
房门紧锁着
只有开花的葛藤漫过院墙
以及相伴而生的龙舌兰。

挂钟在迟滞的表盘上早已停止走动
仿佛失明的钟声
敲响了散去的鸟群——
既而星光
那锚定在银河手背的滞留针。

2022.11.15



《Luna》

往昔。平实之处,冲刷后轻微的
印迹,或耻辱。如同分开镜像。
多数是这些。构成身上可辨的光的这些。
但从未是那所谓的光芒,或光亮。
它几乎是怯懦的,从难以令人信服的
一闪寂灭中接替了年华——

开始于一次对视(然而是什么促使了我们)
并在其中掺杂了一点无端的
奢望,以致再难忘却——
陡然的眼神中突然闯入一阵薄光
像船工已远离了避风港口
当他猛力摇荡着,像在另一种事实中。

2022.11.13



《Luna》

有可能将此割离吗
如果那本是自身之一物
像一种苦涩,避无可避,令人失望的
然而有人却视它为珍馐
为布帛

“就如舍伍德·安德森小说中的章节,
就如它是为了
极力否定自己而存在着……
(一个写作者面对自身写作的事实)

“或许诗无从解释此中苦涩,
如果写诗仅仅是
‘喂马劈柴’。如果
诗人说谎,脱离了语言……
却狂热的沉思着收成……

2022.11.17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