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梨、苦行僧及其他

◎西厍



岁暮的日课

降温的午后到星辰绿地散步
就是以秋天之肉身投奔秋天之万象
就是把身体丢到暖调子的
秋色赋和冷冽秋声赋的感官冲突中
抽象的观念之秋一碰到具象的
草木之秋,冷与暖就具体到一阵风的
触感和一叶鹅掌楸渐变的视觉筵席
——几乎所有树木都在渐变的奏鸣中
榔榆,池杉,落羽杉和无患子
枫树,榉树,柞木和紫薇木
所有落叶树都在用一种低声吟诵的方式
奉献最后的抒情与行将退藏的
集体心境。这看似主题鲜明的和声
有着巨大的包容力,置身其中
成为一叶熟褐或赭石或灰绿的笔触
有一种命运的确认感和莫名安宁
但秋风无法像弹奏木叶一样
弹奏臃肿的身体。浑浊钝感的声音一旦
混入清澈的木叶声,似乎也有了
清澈的可能性。毕竟身体已入秋渐深
这可能的清澈,正使它经历着近似木叶的
轻微颤栗,就此耗去秋日半晌而暂忘
人世的负累。于是试着与落木一起习练
寂冷之术,这岁暮的日课令人着迷


秋月梨

足寒伤神,园庭荒凉/他的晚年急于种梨
——柏桦

这形似满月的好物据说
是从东瀛引种而来。菊与刀
大概也只有月和梨能与之
属对。*没有一种水果的命名
如此自成悖论而又契合
审美与食用的双重需要——
与秋月同圆共时,势必令多愁
善感的人频生联想或附会
而果大、形美、肉细、味甜的
一座丰水清香的微型水库
足以拯救秋燥中颓唐的老旧肺腑
诗人说他的晚年急于种梨
怕正是一种悖论致使
他主动接迎了晚景中的命数
实属勇毅之举——梨之成为日常
的确需要一种勇气面对
与其在园庭的荒凉中伤神
何如种梨?与其在
世界的冷却中足寒,何如种梨?
润肺养神一举而两得的事
总归是划得来的。晚年种梨
在梨的日常中免于惊慌
失措,免于被动接受一切——
其中就包括梨的悖论:秋月,梨

*秋月梨乃日本农林水产省果树试验场杂交而成。


苦行僧

苦海
茫茫
高举的手臂
数十年
如一日
硬生生举成
一截皮包骨的
玄铁
一截灵魂的





它让太多
曾经或正在
宣誓的手臂
成为




血月

血月之谓殊为不祥
它对应着什么,又预兆着什么
人类的想象恐怕无力
超越脚下这颗蓝色的星球
我拒绝想象。尤其拒绝
血的想象。我猜想是月亮
终于把藏在身后的红色翅膀
掏了出来,立了起来
我猜想月亮只是做了一个
振翅欲飞的姿势——
我愿意月亮是童话中的
一只美丽神鸟——我不愿意想象
那是一起遥远却被人类
目睹的血光之灾的镜像


说文解字:石湖荡

作为名词的石湖荡
应该是一个浅浅的湖泊
坐标:江南
换个浪漫的说法——
它在云间摇动了千年
在广阔的平原
荡漾了千年,源远,流长

很显然当你说出它时
它其实是一个动词
千年来灌溉着万亩良田
和绵延至今的人文
而当你想象它
它就变成一个激越的意象
跳荡在一首诗的第一行
黄浦江这首浩浩汤汤的长诗
就始于它不安分的跳荡

当你写下“石湖”
一个困惑横亘在想象中——
没有山,何来石
既无石,又为何偏叫
“石湖荡”?好在历史与传说
给了你有力的解释
——九峰如仁,三泖如智
正是这山骨水肤的相依相偎
造就了物阜文华的根基

当你走近那棵盘根错节的古松
你才明白何以一方山水
养得了这根深叶茂
当你在秋风中重温张季鹰
你方悟得那些泾河港塘
所构成的一张巨大水网
何以让古今游子魂牵、梦绕


2022.11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