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刚 ⊙ 在自己的那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语言密室:少数是可耻的

◎横






《罗马到底有多大》

罗马
按照它当时的
城市体量
不过是
我们汨罗市
那样大小
甚至比不上我们
汨罗市
雅典吧可能
和罗江镇
差不多
所以
客观的看
罗马罗马加雅典
约等于罗江镇
加汨罗镇
也就

一个五线城市
的乡镇
那么一个
规模






《品味》


吃东西
很少
就品个味






《少数是可耻的》

你想过没有
为什么
觉得孤独
那是
你身边没有

大多数
以及需要
你尊重的人民





《雨前》

还是那个样子。
她站在那里
甚至
比以前还要沉稳。





《做了红色标记的索尔》

索尔的耳边
从一开始
就充斥着含混
的低语

在那个画面
当中
焚烧着的火光
映照在对面
的墙壁上

摄像机
镜头看上去
很不稳定

能感觉到空气
的潮湿里的
阴森的
部分

索尔是那个
戴着鸭舌帽的
男的现在

只能
看到他衣服
背后那个
大大的
红叉标记那个
似乎代表着
索尔是个
匈牙利人的身份





《1942·波兰》

那个时候
波兰有一片森林
一条流经平原
的大河
森林是清淤
河流灰色
那个时候没有
波兰
波兰是另一个名字
有一条河流流经
平原的那片
森林
森林清淤
河流是灰色的
天空清澈地
在沉默
注视着没有人的
大地





《火箭筒》

APG看上去
像一支
长矛
引申一下

是大雨前大秦
军队前阵里
的弓弩手
很黑
黑压压一片





《我把垃圾甩了》

我把
攒了一晚上

垃圾甩
掉了。
房间像
身体一样
变得
轻松。我站在
空旷的
地方。我
看着远
处。远处
真的

阔。慢慢
收敛起来的
幕布
后面是
另一场戏剧的
开始。





《抹布就是抹布》

一块碎花布的抹布
也是抹布。被
清洗过的碎花布的抹布
还是抹布不能再
明显了。
即便在那样温暖了的
阳光下面挂在
那里。
它散发出洗涤剂
的香气。
即便
那么鲜亮温暖。
也就是一片
阳光下的抹布啊。





《圈回来》

我没有
哥哥
哥哥抱我的时候

什么感觉

我也没有姐姐
姐姐抱我的
时候是
什么感觉


没有
兄弟兄弟你
抱我的
感觉我也不知道

我没有妹妹我
妹妹
抱我的感觉

也不知道

圈回来

感觉
似乎类似
安全和
温暖


我没有








《新疆棉》

那是个棉花

非得的轻
和温暖


新的棉花
除了
新温暖
还有摸着我的感觉。





《高领毛线衣》

你发现没有
毛线衣会发生
温暖的
变化
那气味是
化学的
那手感和感觉也是





《白色非常的脏》

白色
非常的脏
。一种
不正常的色调
。过于明显。
拖沓如同
那一只
翅膀受伤的
鸟。
在草丛里
行走。
草是枯萎的草。
那声音是易折的
枯树枝。





《房子》

我母亲对房子的事一直
耿耿于怀。一套是她
父亲的房子。一套
是我父亲死后她继承下来
的房子。
她父亲的那套房子在她
父亲死后被我满舅
继承她是没有指望了。
她自己的那套
从我父亲那里继承的她
也没有指望。现在我
母亲住在养老院的灰色地带
她也不再会
想起这些不愉快。





《女的》

女的
变成女人之后
就成为了
另一种
生物


这一端
走到了那一端


一条线是
一条纤细的
蜘蛛丝
线

敏感而脆弱

轻飘
若有若无





《高领毛线衣》

我喜欢
银灰色高领
的毛线衣
像一副
盔甲

穿上是的
气味也不错
我喜欢
穿着

风正出(吹)过来的
感觉好像能
感觉到
寒冷不同





《西直门》

堆砌起来的
青灰色砖头比
马路好看

暮色

马路上
是一层浅浅的
灰尘
那种淡黄色

西直门
好看





《旗袍腿》

那不是一条腿
那是从旗袍里露出的

是旗袍腿
想像里
没有的哪一条腿
非常的明亮
足以
打败任何想象
里面的
腿的灰暗和隐忍的
苦痛





《梦里见》

以后和
不爱见的
人说
再见时就不用

再见了
我们改一下
就说
在梦里见





《髋骨》

髋骨。
像。
一把铲子。
刚刚好。


帖。

类似阴
天里

彼此

念。和。依赖。

那么的好。

和刚
刚好。好到。
无需要试探。






《好人都是坏蛋》

好人非常低

(的)慢。
好人
之所以
成为好人

因为
好。
人处理的
事情
过于的
琐屑。

人总是


慢地

在。路上走
着。
也会
经常地

下来。


看。
感觉一下。





《保尔你好》

小路的
尽头

在向右

。我
走到了
那里
。听见有

在喊。

尔。
保尔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