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9首)

◎量山



心理学

我们不像雨滴。
望着被乌云封控的天空,
从不区分亲疏。

在心理学的授意里,
“一切都是暂时的”
树枝的闪电对钝刀躲避不及。

她的清辉一一
温湿地缠住他的脖子,
那些禁忌的动作和勒痕。

暴雨来临之前,
鱼儿的隐语,于浑浊中
为低飞的燕子提供了生计。

2022.11.15



语言

小鸡和虫子在相同境遇的反应:
越是弱小,越是沉默。

对于强大者,才会有紧张刺激,
我们只有害怕。

云层里的战斗机不是交响乐;
子弹亲肤的暧昧也非赞美诗。

什么都实名制了,
皮影戏里的人物身份依然可疑。

蚂蚁的哲学在于取消个性,
它们爬满了一颗被丢弃的螺丝钉。

维特根斯坦用语言澄清了语言,
我用灯照亮了灯,而非孩子。

对于铁笼的依赖胜过恐惧,
修辞学也难以理解修辞的意义。

在石漫滩,水溶解于水,
斑头雁的叫声掠过塔顶和山峰。

2022.11.8



书简(23)

知道格桑花凋零的美吗?
想要它的籽粒吗?
你身体的光标注着它燃烧的路径。

2022.10.18



书简(24)

它坐在桌上的书页上,
坐在我爱的那个人的名字上,
蓝宝石的眼睛闪闪发光。
和解救以色列的大卫王不同的是:
它有性感的毛发,会喵喵的叫。

2022.10.18



三条鱼

你在宣纸上画了三条鱼
并告诉我它的名字叫K
像是三个女人微笑着并排往前走
又像是女儿牵着父亲,母亲的手
把两颗愈走愈远的心又拉在一起
没有实证,只有印象
没有哲学,只有纠缠
她们并排走着,逐渐脱离纸张
成为现实的另外一种可能

2022.10.14



困境

绕过滚河大桥
秋风对黄背草的暴动不管不问
仅是拉出一串浪花的聊天记录
并在田岗的水波里隐去野鸭的生存困境
奥菲利亚仍在水中沉浮

静静地坐着,不说话
如果梵高也在
一定会把我们画成黄色
包括捂热的没有规则的石头



回答

桂花散布着民间的故事
它的叙述温暖而严谨
盛世之下,柴禾

呵护着小火苗,抑制
花园衰老的速度
要把格桑花带入病房

许多事情往往猝不及防
铁里寨将尖刺深藏在枝叶间
橘黄的果实面露困惑

——这么多孩子
谁知道,他们是怎样回答
连环画上的人

2022.10.11



短歌

香气散去之后,桂花树
仍旧站在原处。
没有不安,没有抱怨。
你从窗子里看着这一切:
两个亲近的人相继去世,
相互的依托胜过浮云。
每一阵风过,它都微微颤动,
飘落的细小花朵,
也不像陨石,带着失控的火焰。

2022.9.30



投影

它们停留在画布上,
作为盛世的污点,这苍蝇
搓着细长的手,加速着腐朽。

阳光穿过窗户在地上,
画下明亮的方格子一一
不能说谁是谁的投影。

使用暴力还是忍受?
杜泽特选择了厚厚的云层,
弗朗茨堡因为一场旧梦获得了新的月光。

在石漫滩,板栗树已无法保持体重,
偶尔闪现的松鼠,用它月光的尾巴,
抚摩着带针的空壳。

青山拉伸水波,
水幕的电影里,跳皮筋的孩子
把浪花引入小广场。

2022.9.26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