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米一 ⊙ 无处安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诗选12首

◎衣米一




◎悲伤

悲伤吧
在遇到悲伤的事情
这或许是唯一选择

悲伤很安全
几乎伤害不了任何人
几乎不占空间
只占一点点时间

悲伤不点燃,只熄灭



◎悲伤

为了阻止继续悲伤
我把你放在悲伤的对立面
鼓动你去干
与悲伤背道而驰的事情。
我还把拉萨的天空放在最蓝的蓝里面
故意忘记它下面的
喇嘛和士兵。



◎对她说

大口吃菜,像一匹用舌头
将青草卷进嘴里的母马那样吃菜
大口喝水
像一头从阳光照耀的田地上回来的母牛那样喝水
叹息,喘息
但不要像病人那样叹息,喘息
应该像一个女人在交配时那样叹息和喘息
生孩子
像一个人那样生下另一个人



◎她

第一只碗的破碎
是无意的
当时
她站在水池边
满手油腻
这只碗落地的声音
吓了她一跳
但很快
她就喜欢上了
这种声音
并接二连三地
让碗
落到地上
摔碗成了她
不接受修改的怪僻



◎她

从镜子的角度
看她
臀部撅得颇高
但没有高过镜面
胸部很挺
可也没能挺到哪里去
比如喜马拉雅山
眼睛
鼻子
嘴巴
像一堆开过了气的花朵
若有所失地
各就各位
看来她累了
这个被你亲口吹大的气球
正面临一触即破的
危险



◎她

坐在抽水马桶上
她低头
看地板上的水迹
有的像羊吃草
有的像马骑云
有的什么都不像
整个排泄过程
她没有找到一只凤凰
也没有找到
一只鸡



◎姐妹
 
我送A片给她
因为她说寂寞,而且从没有体验过快感
我送泪水给她,因为她说明天必须哭,而她的泪水已经不够用
我送刀给她,用于刮骨疗伤
我又送一个男人给她,告诉她这个男人是可以爱的
 
几年后,她将这些一一归还给我
A片,泪水,刀和男人
她说她现在百毒不侵,足以对付整个世界



◎姐妹

她告诉我
整个下午她一个人在家
她试着用自己的方式
解决自己
不是死亡而是
濒临死亡
不是用
刀和枪而是用舌头和手指

北方有雪而南方艳阳高照
外面有人
而房间里有宠物狗

她说,它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仿佛我正在经受生产一个孩子的
激越和痛苦
它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仿佛它要为我端来
剪刀和热水

她说
快感来得很快,而离高潮还有很远



◎女人

看你如何痛失貌美如花
如何用一生来实践
爱人,爱情,爱欲,母性和兽性
看你如何流泪流血
缝缝补补
看你如何练习
与天地相爱
月亮升起,你躺下
你站起,遇上好天气时,阳光普照



◎女人

女人的身体是神秘所在。
有时,那里面有天堂。
有时那里面有地狱。
她们有生殖之痛,养育之苦
欲之本能,爱之印记。

女人的身体是艺术的,也是哲学的。
是动态的,也是静止的。
是丰富的,也是单一的。
是肉欲的,也是意志的。
是更容易被物化的,也是更容易被神化的。

改造和被改造,完整和残缺
时尚和腐朽
永恒和瞬间,真和假
个体和群体
看瓦妮莎•比克罗夫特的作品
就看到了
充满仪式感的女人
在历经一切。你看到这一切。



◎一个女人
 
我的雄性对应物死了,死在壮年,死在夏天,死在深夜
我哭,以头撞时间,以头撞空气,以头撞虚无
我还怀有一个孩子。不知道性别,不知道好坏,没有被命名
我只知道这是他的——我死去的那部分,留在世间仅有的活物
我的体型越来越膨胀
我的未来越来越不可知
人们说,这个女人
她活得悲伤,曲折,象一个真正的女人



◎疯女人

她扒在垃圾桶上
这个疯女人。在榆亚路纸醉金迷的路边
像一粒尘埃

一粒有血有肉的尘埃,一粒知道饥饿的尘埃
在垃圾桶里,奋力地翻找她的
晚餐

在南方或者北方,在某个大家族或者小院落
多年前,她的降生,应该也像一颗星
照亮和惊喜过一些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