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草 ⊙ 墓草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两位同志诗人的《牧歌》

◎墓草




牧歌



在一期民间报纸《时代作家》上,S看到了同性恋诗人M的诗,激动了一个晚上,天还没有亮,就给M写一封长信……一直写到上班的时间到了!他才匆忙出门……去单位报道后,把自己的节目设定为重播,然后去邮局寄信。
SP市人民广播电台文艺部的一位资深播音员。
……
MS回了信,答应去P市做一期诗歌节目。那时,S已经有了手机,而M最常用的是IC电话卡。在电话里,M告诉S,他已经定好了从北京到P市的火车票。是早上的火车,因为南方暴雨,火车一直晚点……中午,火车进站的消息还没有,M只好排队去退票,然后再排队买明天的同一列火车票,出了火车站,M找到IC电话厅,和S通了电话……又过了一天,又在同一个IC卡电话厅,M告诉S,因为暴雨,火车还是没有来,他又退了票……买了明天的,另一列没有座位的站票。S在电话里说,他买了很多的熟食肉品,因为没有冰箱,都快要臭了!
三天之后,M终于到了P市。
S看到29岁的M很高兴。
M看到比自己大二十多岁的S时,有些失望!
为了一期诗歌节目,两个人还是有说有笑的走到了一起。
“我租住的院子很大,但是房子简陋,还是安排你去住酒店吧!……我等到你来太难了,给你买的那些熟食都臭了扔掉了……”
M从小在农村长大,他习惯了住院子,也不想让S破费……
M来做诗歌节目,不是广播电台领导的意思,而是S的私情欲望……
M选择和S一起住院子。
“我来之前,已经自选了十首非同志诗歌……”
“不,不朗诵那些不痛也不痒的非同志作品!你已经出柜了,还怕什么?我也不怕,我已经做好了退休的准备!……就朗诵那些有代表性的同性恋诗歌!”
院子里有三间瓦房,院里院外长满了杨树。知了在一大片……一大片的绿荫中欢唱……在露天的有一片阳光的位置,有一口压水井,旁边有一个大水缸,水缸里晒着半缸的水……

MS转过身,走远一点……
S还是忍不住回头偷窥,M脱掉牛仔裤跳进了大水缸……S突然跑回屋,拿着胶卷相机偷拍……
S的房间里很杂乱,床上,沙发上,桌子上,到处是书和衣服……S一边请M坐,一边忙着泡茶叶水……M挪动沙发上的几本书和一条毛毯时,看到一个跳蛋,他按了一下按钮,跳蛋嗡嗡地响着颤抖着……M快速把跳蛋放进自己的内裤感受了十几秒……红着脸拿出来,关掉了按钮,很快,他在一堆杂物中,又找到了一块有洞口的橡胶肉……
“我因为长期缺少性生活,都五十岁了脸上还长青春痘……”
M感觉S又老又丑……但声音很有磁性!他没有过多留意S脸上的红痘痘。他决定,明天上午做完录音后,下午就回北京。
“我没有去过公众浴池,因为我的那个东西长的很大,大得吓人……”
M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中国社会底层访谈录》。
“我喜欢廖亦武著的这本书,我读过他的另一个版本的……”
“我有李银河全套的书,你应该喜欢李银河的作品……我没有去过公众浴池,因为我的那个东西长的很大,大得吓人……”
S老师写诗吗?你喜欢中国当代哪些诗人的作品?”
“不要叫我老师,其实我的心灵还一直停留在童年时期,我写过好多年的诗,后来明白自己是戴着面具写东西,就不想写了……自从读了你的诗,我感觉自己死了二十年后又复活了!我在盼望着你到来的这几天,夜夜失眠!……我写下了一篇又一篇散文诗!我现在就拿给你看……”
M放下手中的书,读S的手稿……
“此时此刻,你知道我是什么感受?”
“谢谢!”M放下手稿,接过S递来的一杯茶叶水,问:“只有一个水杯吗?我用你的水杯,你用什么喝水?”
“我计划让你住酒店的,所以,没有准备水杯……我用碗喝水就行了!”
“此时此刻,你知道我是什么感受?……我感觉自己就是那个又老又丑的魏尔伦,而你就是传说中的兰波!”
“我读兰波的诗很少……我的写作不受他的影响!”
“……我想办理病退,提前退休,和你一起去草原……我为单位付出太多了,十八岁就参加了工作……二十多岁时,出差去做采访出了车祸……我差一点被撞死!我的一张贾宝玉一样的脸被撞的变了型,一只眼睛永远失明了!……我付出的太多了,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孤独一个人到老?!这太不公平了……我要提前退休,和你一起去草原写诗!”
“草原?……我喜欢大海,梦想去海边生活……”
S在一堆信封中找东西,他找到一张黑白照片给M看。
“你看,你看……我没有出车祸之前的脸,是不是很好看?”
“是的……”
“我的脸被撞丑了!不过,别的部位都很好,真的,不信你摸摸……我都不好意思去公众浴池,我的这个东西太大了,大得吓人……”
M没有去摸S
S就主动脱掉自己的裤子,展示自己骄傲的部分……
M笑了,他也脱掉自己的裤子,炫耀自己的东西……
S靠近时,M却快速提上裤子闪开了。
“谁的大?”M问。
“我的比你的粗,你的比我的长!……”       S说,他看着M跑到院子里去洗手了。

很早,很早以前,S还没有出生之前。S的爷爷去北京经商,发了财,在北京买了一个很大的院子,又娶了一个奶奶,S的亲奶奶被爷爷抛弃了,她执意不嫁,带着S的未成年的父亲回到河南乡下生活。S的祖籍在山东。
“北京有一个很可恨的人……”
这是奶奶从小灌输给父亲,父亲又灌输给S的记忆。奶奶坚持不再嫁人,日子很苦也要让S的父亲读书……父亲是个好父亲,他孝敬奶奶,尊重S的母亲,他们生养了S的姐姐,SS的妹妹……他们终于有一个幸福的家。
可是,还没过多久,文化大革命爆发……S的父母被逼的自杀了!苦命的奶奶带着三个可怜的孩子……奶奶去世之前,没有去北京求过爷爷。
从少年时,S就缺少父爱母爱,他坚持自己的信念,再苦再穷……不去北京求爷爷?!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结识了一个干爹,这个干爹资助他读书,还通过各种关系,让他拥有自己最喜欢的工作。
这个干爹把S变成了同志。
S出了车祸,相貌改变后……这个干爹就像爷爷抛弃奶奶那样,无情地离开了……

两个人并排躺在床上,讲故事讲到天亮……
M还在睡,S去了单位,把自己的节目设定为重播。然后,回到住处,两个人继续睡……
一直睡到黄昏,SM去喝啤酒……然后进了广播电台的录音室。S首先介绍了一下M,随后,他朗读了一首M的诗,接下来,由M来朗读自己的诗,这些同性恋题材的作品也只能在酒后才有勇气大声地朗诵……
午夜,两个人回到了住处。
S想听M的故事,M讲自己经历过的故事,一直讲到天亮。
M还在睡,S去了单位,把昨天录制剪辑好的诗歌节目播出了……他沉思了许久,才离开播音室。S虽然一夜没睡,他回到住处,半躺在沙发上,还在胡思乱想……
M睡到下午时,起了床。
“我今天准备回北京。”
“不要走,你的故事我还没有听完……”
“以后还有机会再见。”
“我想听你更多的故事,我准备写一本书,书名就叫《上帝的坏孩子》……你是我的这篇小说的主人翁!”
“……你写出来,你能确定出版社给你出版吗?”
“……出版社不愿意出版,我可以自费出版。”
“如果不批给你书号呢?……”
“……还可以找港台地区的出版社。”          
“好吧!我就留下来给你讲故事……最多一个星期,我还是要回北京的。”
……

在理发店门外。
“……就是这里,我认为他是全城最帅气的理发师!”
“他是GAY吗?”
“我感觉他有这方面的倾向……”
“你为什么不去掰弯他……就像,你的干爹是怎么一点点……一点点把你掰弯的。”
“我没有自信……要不,你帮我把他掰弯之后再回北京吧!”
“我的脸皮不够厚,脸皮厚才能吃个够!”
“你试试他吧!”
“怎么试试他?”
“先让他给你理理发,然后再刮刮胡子……”
两个人进了理发店,店很小,大约只有六平米。理发师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帅小伙,瘦瘦的身材,白净的皮肤,温和又友好的表情……
理发师给M洗头时,S拍了一张照;理发师给M剪发时,S又拍了一张;理发师给M刮胡子的时候,S又拍了一张……
两个人走出了理发店。
“你感觉怎样?”
“被这个理发师触摸着很舒服……”
“人的快感通过肌肤可以传递的……当你舒服的时候,你的快感同时也传递给了他!我感觉这个理发师和平时我一个人来时的表情不太一样?……我感觉这个理发师是可以被你掰弯的!……你没有别的念头吗?有没有想过捏一下他的大腿?”
“我不敢……我怕他用剪刀剪我!”
“……如果我能回到从前,回到那一场车祸之前,我遇上这个理发师,就有勇气向他表达我的真爱!”
“他知道你是播音员吗?”
“不知道,现在喜欢听广播的青年越来越少了!”
“你等一下我……我很快回来。”
M说完,他快速返回了理发店。
S站在理发店附近等M
一会儿,M笑着走出了理发店,理发师也跟着走到店门口,他用闪亮的目光快速搜索到了S,微笑着挥了挥手……

“你对理发师说了什么?”
“我问他平时听不听广播,他说他喜欢听歌曲……我告诉他,你是本市人民广播电台的播音员,你的节目播出的时间!”
“太好了!……有这么一位帅哥听我的节目,我感到欣慰。”

S一次又一次努力地亲近M,都被拒绝了。
“……怎么了?我吃的不舒服吗?”
“……疼!虽然你是播音员,但是你的口活是我遇上的最差的一个!”
“再让我试试……”
“我都疼的阳痿了!”
“……我该怎么办?以前都是干爹给我吃!……我是第一次给别人吃……我的口活不好怎么办?”
“要不就拿根黄瓜训练自己……要不就不做零号,坚持做一号……”
“听起来简单……其实是个难题!”

两个人一起去了动物园。
“你见过狮子笑吗?”
“狮子也会笑?!”
S带着M去看狮子笑。
在栅笼里,一只毛发正在脱落的狮子似乎正在笑……
“它是在嘲笑我们是同性恋吗?!”
“不,它是在嘲笑所有的人类……”

一个星期之后,M还是离开了P城,回到北京的贫民区,居住在六平米的小平房里继续做梦。S送给M一个大信封,里面有他写给M的诗稿,二十多张他给M拍的照片,还有一张自己年少时的黑白照。
“我会给你打电话!”
“好的,再见!”
“我会每天给你打电话!”
“不行,我有时要打工,有时要写东西……你一个月给我打一次就行了。”
“不,我等不了一个月,一个星期都等不了……我至少两天会给你打一次电话!你要准时在IC卡电话厅等我电话!”

自从M走了之后,S不想再录制新的节目,他把M的同志诗歌,重播一次又一次……每天盼着和M约定的时间通电话,可是,M回到北京之后,只接了一次他的电话。
他失落……他不相信一个让他感动得流泪的诗人是无情的……干爹抛弃他的阴影……奶奶被爷爷抛弃的阴影……重重阴影叠压过来,S不停地给M打电话,M不再接电话……最后一期给M做的节目不停地重播……S煎熬了一个星期,为了让自己不再给M打电话,他就摔坏了自己的手机……
S办理了病退。
他宅在院子里一个月,完成了他的长篇小说《上帝的坏孩子》。
S走出院门,上街闲逛时,他遇上了一位女同事,这位女同事很友好地告诉他,单位里有很多他的私人信件。
S领回这些信件,读着,读着就兴奋起来了……他为M的同志诗歌做的一期节目没有白做……吸引来十几位同志听众的来信,这正是他想要的。
“那个帅的不能再帅的理发师会不会给我写信?”
S给每一个同志听众回了信,告诉他们,S已经提前退休……告诉他们,S是单身的GAY!告诉他们,S的住址……告诉他们,S只接受未婚的单身同志……
那个帅的不能再帅的理发师没有出现,前来约会的是一个经验丰富的MB。这个MB已经三十八岁,他谎报自己只有二十五岁,他一声老师,又一声叔叔地叫……他又是蹦又是跳地往S的怀里钻,他甜甜地哼,他丝丝麻麻地叫,他用热乎乎的舌头舔啊舔……左一下,右一下……S一下子就晕了……
S和这个MB同居了一个多月。
这个MB每天都变着花样让S花钱给他买东西……父亲得了什么?什么病需要钱,妹妹考上了什么?什么大学交不起学费!奶奶要过生日……这个MBS身上挤不出油水后,就快速闪退离开了。
S伤心至极……他病倒了,高烧好多天不退,在医院里住了三个多月,他的磁性的声音从此变得沙哑……
那已经是2003年夏季发生的故事了。

2004年的夏季,M又来到了P市,他带着一份2003年下半年完成的长篇小说的打印稿来看S。
S很高兴。
SM的小说,读啊读啊……S不高兴了。
“你知道吗?我写的那一个长篇小说,从头到尾,写的全是你!……而你写的这篇小说,我读了快三分之一了,还看不到我的影子!……难道我在你的记忆中从没有存在过吗?”
“对不起,我一直把你当作一位文友……”
那一天,M只在P城停留了半天。
两个人一起去市场买了菜,但是,两个人没有一起吃晚饭。一个人在家里泡了一桶方便面,另一个人在火车站的候车室泡了一桶方便面。

从此,SM没有再见面。

十年之后,S离开了河南,成为山东某一个教堂的一位牧师。
十年之后,MS写了一首诗,发表在网络和民刊上,后来,把这首诗选入一本诗集,诗集印的很少,只有几十本,M没有S搬家后的地址,诗集一直没有寄出……

二十年之后。
一个人……
或有两个人在回忆同一个场景:

……有两个人一起去了夏季的动物园。
“你见过狮子笑吗?”
“狮子也会笑?!”
穿着黑T恤的男子带着穿白T恤的男子去看狮子笑。
在栅笼里,一只毛发正在脱落的狮子似乎正在笑……
“它是在嘲笑我们是同性恋吗?!”
“不,它是在嘲笑所有的人类……”

墓草202292日龙湖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