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选虹 ⊙ 追赶光阴的鸟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画色添翼》(组诗10首)

◎张选虹



·库宁

伊莲娜并不是索命的剧毒
但颜料的动力学总欲罢不能

有谁洞悉黑瓷漆奔泻的真理
谁知潮水不止拒绝腐败的身躯

绝不妥协的线条和色块
拒绝秩序和物质性,画比人坚决

重力的笔触像中国耕地的铁犁
整个画面堆叠翻新的动荡泥土

刮刀刮去多余的颜料如华佗
刮骨疗伤,内心无止水及界限

粉红色天使名字写在水上
纵横暴走的线条仿真中国书法

螃蟹般的人影和张着鱼嘴的脚
与黑白玻璃互相咬噬侵吞又和解

抽象的形体都能在大自然中
找到宿主,我们都可在画里存活

2022.9.30


《波洛克》

除了画面和颜料
路过的风与光都是喷射状的
置留的白昼与黑夜经得起粉碎
滴灌型的肉体及神经
镂空的酒,反复对折的目光
发明了悬空流泻的他
创造了凝固空气的一万种方法
他留下的一块块彩田后人无法耕耘
笔和田毫无触接
棍子、石、砾、铁钉和碎玻璃
都是命定泼洒的笔
指甲、平头针、钮扣或硬币
均是虚空的刷子
它们从未落到画上,更未
落进时间里,只陪同时间滑翔
不仅仅是肉身,从岩石或黑铁中
他都能抽出不计其数的线条
翻坠的车是他最后用过的笔
飞升的血是他临终喷溅的油漆
他的画像天空般没中心

2022.9.26


《最后的弗里达》

伤口是一曲能折射的探戈
我要脚做什么
如果有能够飞翔的翅膀

躺得够久了,比时间还漫长
火化我
看看还剩下多少弗里达

医生,现在如果你让我
喝这杯龙舌兰
在我的葬礼上我保证不会喝

2022.9.22


《高更》

穿行在无罪森林中的一枚钉子
在地球的一块飞地上画少女
曾与凡高的影子重叠过三个月
往后他只与自己重叠
所有的阴影都是镶金的黑色遗嘱
向日葵是他们一生共同的誓言和镜子
象征的颜料迈过宗教和伦理
码头的光太重了,受伤的纷飞心脏
已背不动一物一色
太穷了!好在还拥有天空和大海
两块取不尽颜料的画布
批评的人早不在了,唯有他的夏娃
一直活到现在,还将活向未来
她皮肤金黄,双手像扑腾的
画里的精灵和鬼,不要让他们
走到尘世来受苦,不要给他们情欲
心脏坏了,但大脑还在运行
否则早就被他轰掉了,他还想
以身体喂养野兽,让自己更野蛮

2022.9.27



《拼贴毕加索》

我从天空借用的线条与大地一样多
与正方、椭圆和三角形色块做爱
而获得大海之布,沙漠之金

谢谢上苍创造我,制造几何形万物
做条鱼吃吧,我要让美人受冻
冻住吉他、匕首、琴、箭,木牛流马

我画画是为了盲人的晚餐,洗礼
上帝的耳朵和眼睛
每幅画无主角,但均有一万个女主人

我吞过落日和繁星,向人间吐火吹冰
给每朵白云送一只黑猫,给猫雕人心
不要吵醒红狗,它正醉梦波洛克

我的手从未看见过我的大脑
画中伽玛线,红外线,泪线绝不超现实
公牛,报纸,五线谱均为时间的盾牌

擅长线和网的迷魂术与脱逃术
但千万不要把我说成5G网络的创始人
我并不是拼贴的政治家

朗西丝是唯一抛弃我的女人。我要
在北极新建一个豹身人头的理想国
在南极建一个企鹅飞天入地的模特队

2022.9.28


《对莫迪里阿尼的提问》

你为何不画出她的瞳孔
因为星空到处都是瞳孔

你的画里怎么从没天空和大地
因为脸就是天,躯体就是地

颜料,酒精和毒品谁更毒
孤独,绝望和女人毒性更椭圆

为什么你的画里除了人,还是人
因为我想找出他们体内的野兽与寒冰

何以他们的脖子像长颈鹿被无限拔高
因为画框外有东张西望迷乱的裸警

为什么与你的画对视会目盲甚至耳聋
为我总在与黄红色的死亡和解

为何100年后人们仍说你是彗星
因为毕加索也是,其彗尾像珍妮无骨

你知道珍妮和肚里的孩子跳楼了吗
知道!我就是那被污名的孩子

2022.9.27


《与塞尚席地谈》

前进的颜料,后退的野心
你隆起的苹果如山峰
深色酒瓶倾成斑驳的塔
桌面担当,悬垂千年冰瀑

你没给中国女人画过一笔
也从未用汉语签名
我还玩着你幽暗的纸牌
被碎玻璃般的硬币反复击中

一个半世纪后,仍有人
潜在你的画框外偷偷哭泣
沐浴的幽灵还在野外沐浴
天与地在这里找到圆形平衡

“谁叫你动?苹果能动吗?”
对不起,我不是透明的模特儿
凹凸的风景没逃出一滴时间
与左拉断交是最大的幻象

学你,我用黑线勾出命的轮廓
给空气、奔流和云雾镶边
你的口袋里还有多少情欲和光
没装进胆怯的画布?

2022.9.29



《雷诺阿电影台词摘要》

苍老的他在电影里说——
有吓着你吗?让我看看你的双手
我要画活生生的东西
痛苦,绝望,死亡
都不是我想画的。战争?更不想
有关悲剧,别人比我更胜任
我还要再进步,不用黑色作画
当不能用手时
我会用我屁股来画画
飘起来,弯曲,悬浮大地之上
我一辈子都试着像小孩一样画画
你想过我想自杀嘛,这年纪?
别和命运过不去
做你想做的,我不会阻止你
太晚了!太晚了
即便提香也会爱上她的
她的胸部和膝盖,有型又坚硬
细致的皱纹,像闪耀的金光
她开启了我的生命

2022.9.21

备注:本首诗除第一句外,其它每行诗全部从导演“吉尔布尔多”拍摄的电影《雷诺阿》(2012)中主角雷诺阿的台词摘要拼接而成。


《对康定斯基的颜料分析》

被薄刷,厚涂,喷洒或滴溅到
画布的颜料相互挤压,埋没
又互相成全,像炉堂中各种干柴
共同燃烧完成火
各色颜料燃烧共同创造人与物
宇和宙。它们是幸运的
但又因被囚在画中有一万个
缄默、抽象、变形
要与其它热色,冷色,快慢色
以及亮色和暗色友好相处
倍感晦涩,孤独,决绝
没有参与到油画中的点线面
仿佛极为不幸,像私生子
飞踢到上衣和裤上的颜料因为
自由溅洒成就一幅幅超现实主义
绘画,可无人赞赏或收藏
溅到脸上,脖子,手上的颜料
饱含画家的体温和脉动
这些画昙花般自由绽开且反现实
有幸扑到镜面的颜料
能看见自己几何的真蝶
一不小心击中舌尖的黄红蓝
会提升情欲和心脏的成色
侥幸溅到眼球的颜料未立即
化成斑斓淤泥,瞬间草创一座
点线与线面纠缠的棋盘星空
坠落于地的颜料和被洗掉
冲走的并非不幸
先于大师投身尘埃和流水

2022.9.30


《题凡高自画像》

反光前额由一片有色天空拼成
唯有两只绿眼仿真繁星
往后耕耘的头发可成就一万种秋天
再也听不见被烈酒犁过的咳嗽
上下唇如两岸夹一悬河,暗礁不存
恒定的光阴让人沮丧
他否定我们的时间,用肉身
置换一个封闭又敞开的无声宇宙
不屑于停留在我们的空间
呼吸?呼吸和心跳从未停止过
你只能看到他的上半身,双手亦不见
他绝不正视世界,有一百万种光速
在画里图腾,均在冻僵的左耳形成涡轮
而右耳提前拒绝了红尘
橙红胡须已修炼为粗硬的原血
从中你可任意拆解天命与灵魂的结构
他落笔就知道:所有的自画像
都将活成百变幽灵。他以
着火的颜料对一生的丑、穷和抑郁
进行复仇,与他对视
我们都是他的隐喻和象征

2022.6.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